设置

关灯

一千五百零一章狡猾的程知节

    李二看着面前的几个人,狠狠的瞪着慕容伏允~都是你,要不然他怎么敢行这种事!

    想了半天,李二也没想好怎么处理,颓然的坐了回去,挥了挥手:“长孙涣,慕容伏允押送到大理寺,李治送到宗人府!

    朕累了,想休息一下!你们都回去吧!”

    李承乾看着暮气沉沉的李二,轻轻摇了摇头,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其余人看李承乾走了,也都退了下去,长孙无忌看了一眼长孙涣,转身走了,只不过脚步有些踉跄!

    ……

    宫里的女眷和王爷们都出来了!一部分去了女人街,王爷们都去渭县找李泰,长孙皇后则带着小兕子和李阙去了程鸿家中!

    用长孙皇后的话说:想外孙!来看看!

    这是明显让程鸿想办法保住李治啊!程鸿哪有办法?那可是造反!这留与不留,还要看李二和满朝文武的意思!

    不杀?不杀的话,长孙涣杀不杀?岑文本杀不杀?刘洎杀不杀?至于慕容伏允~千刀万剐没商量!

    这不杀也可以,以后造反怎么办?都不杀是不是谁都可以造一下反……

    决定好下,可是这后果难以预测!

    而且~留下李治,会不会后患无穷?要知道,打着李建成名义的,前几年才算销声匿迹!

    这世界上永远不缺打着伟大的旗号,行自己私欲的人!

    而且这次死的人也不少!连李二的情报头子~张元礼都死了!再加上去了半条命的人李君羡,被打散的禁卫,受伤的房俊……

    哪一个不需要一个交代?

    难道就因为李治是你的儿子,就可以幸免吗?

    ……

    晚上的时候,程知节带着风尘仆仆的左武卫先回来了!

    “快走!快走!没看见长安城里的狼烟吗?肯定是出大事了!快走!”

    长安城里出狼烟有不少人看见了,可是谁都没想到这长安城居然被攻打了!

    扯呢?整个大唐最近的非本国之人就是薛延陀!

    曾经被柴令武吓的如同孙子一样的柴令武!就这,他敢不敢来攻打两说着,就算是他敢来,这一路上的军民又不是瞎子!

    所以对于程知节这事,他们倒是没怎么在意,到了城门以后,见到人们依旧进进出出,没什么事,程知节这心才放下了一些!

    不对~自己虽然得到了调令,可是却没有得到调回的令,自己这算私自调动啊!不行!自己得去皇宫一趟!

    ……

    到了宫门,看宫里还未熄灭的烟火,再加上斑斑的血迹,以及正在往外运送的死人,程知节莫名的舒了一口气!

    接着这心又提了起来!自己孙子和儿媳妇可是还在皇宫之中呢!

    ……

    “陛下,外面卢国公程知节求见!”

    “进来吧!”李二正头疼呢,正好程知节来了,也好和他说说!

    “诺!”

    ……

    “陛下,臣救驾来迟,还请陛下赎罪!”程知节偷眼看向李二,虽然心绪不定,可是这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势,心中稍稍安稳!

    “起来吧!怎么回来了?”

    “臣看见了长安方向的狼烟!恐有不测!”

    一阵沉默以后,李二说到:“李治伙同慕容伏允叛了,伪造圣旨调走了你们,埋伏承乾,德义还有房家老二!差点儿攻下了皇宫!

    幸亏德义带着万玛的五百亲卫先解救了承乾,又伙同秦怀玉和驿卒解了皇宫之围……”

    “哎呀!万幸!万幸!臣见陛下无事,臣心幸甚!大唐幸甚!民众幸甚!

    可臣思念家中孙子,心似火烧,恕臣失礼了!”

    说完程知节拱了拱手,扭头就跑了……

    李二看着逃跑的程知节,心中一片凌乱……

    这老货,跑了?

    “程知节,你个老匹夫……”李二怒不可竭!

    程知节跑出去以后,擦了一把汗:“不跑?不跑是棒槌!这事儿谁搅合里谁没好!赶紧跑才对!

    不行!我得去吾儿那里看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也好有个准备!”

    ……

    “吾儿!吾儿!这皇宫究竟怎么了?打了个乱七八糟,连狼烟都点着了!我见势不妙先偷溜了,你和阿耶说……

    臣参见皇后娘娘……”

    “哎!卢国公免礼!”

    程知节:你坑爹啊,皇后在这里,你怎么不拦着一下?

    程鸿:我想拦,可是你进门就喊,我也没法拦啊!

    程知节:现在怎么办?

    程鸿:凉拌!我也没办法!

    ……

    程鸿和程知节这爷俩眼神交流一阵,没办法!程鸿只能硬着头皮~

    “哇,哇哇哇!”

    “母后,富贵可能是想你了!这孩子谁都不粘,就粘母后!”

    “哎!那我去看看吧!”长孙皇后去了,回头又看了程鸿一眼!

    程鸿这里刚舒一口气,程知节拉着他就走!

    “皇后怎么在这里?”

    程鸿摇了摇头:“皇宫里杀的血流成河!若是不收拾好了,还能住人吗?现在所有人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去了女人街,一部分去了渭县别苑!

    皇后带着晋阳公主和衡山郡公主来了咱们家!”

    “究竟什么回事?”

    “这不是嘛,李治这货伙同慕容伏允还有长孙涣造反,听说刘洎和岑文本规劝无果,被捆在了晋王府!

    慕容伏允一共五千多的兵马,打了陛下一个措手不及,包括太子殿下在内,若不是我救援及时,这次都危险了!

    可是这李治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他走到这一步,完全就是陛下逼迫的!

    所以对于他,陛下还真下不去手!而太子殿下都性格和身份,这事他只能劝陛下刀下留人,不可能下这个决定!

    本来长孙无忌倒是可以说几句,可是长孙涣参与其中了,注定长孙无忌没法开口!

    至于满朝的文武~文官们肯定借着这次机会大义凛然的说什么维护律法,想着的却是史书以后写自己不畏强权什么的!

    至于武将~十六卫和阿耶都被他以假圣旨骗走了!不管是回来还是不回来,已经是罪过了!也没办法说得上话去!

    所以说李治是自己把路给走绝了!皇后自然是手心手背都是肉,舍不得!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