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十章 坑爹?

    程鸿怀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回去睡觉了,做梦都是被砍来砍去,第二天起床开始收拾行头,准备出发。

    毕竟路是自己选的,哭着也得走完,关键穿越这玩意儿没返程车票啊,走吧!咋整长安也得走一遭啊!长叹一声随军而行。

    这一路上程鸿蔫了不止八度,除了程咬金以外每天李绩必到,明面上不遗余力的推销着他家三女但是程鸿老觉得他藏着什么。

    唐俭来过两次,拿走了三字经如获至宝,李靖来了一次,赶上程鸿正在讲三国,把程鸿批了个体无完肤,说什么司马懿傻吗?

    看城门大开大兵不派派二百先锋进去不就得了!不学无术!又问:“这是谁给你讲的?”

    程鸿脑筋急转:“哦!小时候师傅怕我年岁太小忘了故乡就给我讲历史什么的,历史枯燥无味师傅就把历史当话剧给我讲,加了点夸张和艺术的成分。”

    李靖喝了个彩:“大才!以演义之名讲兵家之事,奇谋妙计层出不穷,你师父绝对是兵法大家,憾未与之一见!你这臭小子好福气!”

    程鸿:……我讲就不学无术,我师傅讲就大才,这玩意还分年龄?不是说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吗?

    程咬金在一旁说:“别有脾气,李总管也是为了保护你,你才多大?大把的时光让你出头,现在你还太年轻,你那个什么经最好也推到你师傅身上。”

    程鸿:“知道了,程伯伯。”这时候李绩接了一句:“哎!鸿小子敢问你师傅名讳?”程鸿随口答到:“家师姓裴……”

    没等说完被程咬金推了出去“说什么说,以后离这牛鼻子远点,他没有好事!”程鸿无奈的摇了摇头回自己帐篷去了……。

    此时李绩还坐在程咬金帐里愣着,程咬金叫到:“怎么着?还要在我这蹭一顿?”

    李绩诡异的看了一眼程咬金,呵呵!“知节,你不觉得程鸿眉眼之间很像一个人吗?”

    程咬金:“怎么着?像谁?像我啊?没准啊!都姓程听说那小子还是俺同乡。”

    说完哈哈大笑,李绩就那么看着他,看的程咬金笑声渐小,程咬金挠了挠头:“牛鼻子别开玩笑,这笑话可不好笑。”

    李绩瞟了他一眼,又打量了程咬金一下点了点头:“嗯!有点!但不太像,更像另一个人,这人与你我关系匪浅,哎?你知道程鸿师傅叫裴什么吗?”

    程咬金说到:“好像叫什么元武吧?”李绩心里合计:“元武,元武,武,五!原五!是了,我说呢,这就对了。”

    程咬金大叫:“我说牛鼻子打什么哑谜?什么是了?”李绩哈哈一笑,拱了拱手:“恭喜程兄!”程咬金急了:“什么就恭喜啊?你什么意思?”

    李绩说到:“程兄莫急,敢问程小子兵器除了他那杆镗以外是不是还有俩亮银锤?”程咬金疑惑道:“是啊!”“锤法如何?”

    程咬金摸了摸脑袋:“好!”“只是好?”“很好!但好像他对自己的锤法不太满意!”

    李绩又点了点头:“那就是了,他师傅姓裴名元武,敢问行俨兄家里排行第几?”

    程咬金:“第五,你是说他是行俨的后人?”李绩摇了摇头:“是晚辈但不是后人,虽然他眉眼间挺像的,但是有句老话你听过没有~外甥肖舅!”

    程咬金红着眼睛抓着李绩:“懋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自从我知道和翠翠一起死那孩子是管家换下来的我找了十五年了音讯皆无怎么可能……”

    说着坐了下来,然后又猛的抬头:“鸿小子十八我那孩儿十六,是不是……”说完抬头看着李绩,怕他否定,又怕他肯定,李绩笑着摇了摇头。

    程咬金目光渐渐黯淡,李绩说到:“岁数,可是可以谎报的,你看程鸿除了学识光看身亭面孔哪点像十八?再说我就不信你连你自己的长子身上有什么记号都不知!”

    程咬金一想:对呀!光注意程鸿的妖孽让人忽略了他的长相,尤其程鸿还老是一副办事成熟老练的样子。

    于是立马起身大叫:“程恭!程恭!死哪去了?赶紧把我给鸿小子叫来,等等,他应该在哪?咱俩分头找,算了,算了,我在帐内等着,你们几个,分头去找,哪怕鸿小子在出恭你们也连他带桶一齐抬来!”

    说完回到帐里来回走动,李绩说到:“知节坐下坐下,你晃的我头都晕了!”程咬金猛的一抬头:“懋功,若是他不是怎么办?”

    “我看是的面大,哪有那么多巧事赶一起,除了岁数以外**不离十!”“若是,若是孩子不认我怎么办?”

    “他敢?天地君亲师,连阿耶都不认看我不斩了他!”程咬金牛眼一瞪:“你敢?”

    过了一会儿,程咬金又问:“那孩子跟我要阿娘怎么办?”李绩捏了捏鼻梁,看着慌里慌张的程咬金。

    说到:“知节镇静,我还有事要不我先回去?”程咬金立马拽住李绩:“别!你心眼多,万一孩子死心不认你帮我劝劝。”

    一会程咬金又掀帐帘看看:“怎么还没来!是不是跑了!他那马可快一般人追不上啊!”

    李绩……

    程鸿正在马圈里和马头说话:“你说哈,这年头人混的不如牲口,买不起房,种不起地,说卖点东西吧,还没人敢买,卖的杀头买的也杀头,这古代也太没人权了,我现代买什么卖什么的只要不是违禁品也没有逮住杀头的,我严重怀疑古代人认为人脑袋和韭菜似的割了还能长,要不怎么动不动就杀头。”

    这两天程鸿正和程财程安他们打听大唐法律和风俗,把程鸿的人生观毁了七七八八,这年头如果老爹杀了人当儿子的敢举报先杀的居然是儿子。

    隐瞒起来居然是无罪的,杀牛居然得偿命,勋贵杀人只赔钱,如果是奴籍打死报备就行,小妾居然可以互相赠送说什么后院争宠那根本不可能,正妻如果抽死小妾居然没罪!

    争宠?你敢!敢多说一句抽死你!所以说这里根本不存在小三上位什么的,敢瞎闹明天就卷着席子扔乱葬岗喂狗。

    还有就是娶媳妇居然和新郎没关系,双方爹娘一合计拍板就行。程鸿一边和马头嘀咕一边给马头梳理鬃毛。

    梳完以后拍了拍马脑袋道:“幸亏我没爹啊,要是有爹那真坑爹了。”

    这时候远远的听见程恭在喊:“程千牛!鸿老弟,将军叫你到大帐去,说有急事找你,赶紧去吧!”

    程鸿应了一声:“哦!马上去!”说着放下手里的梳子揉了揉马脑袋向大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