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八章 恭喜发财四季平安

    按先前定下的规矩下一项要演攻防了,程鸿在等着,程安在那可怜巴巴的望着台上的程咬金,众将们还在议论。

    别说众将让个人来也知道如果演攻防程安肯定输,而且是惨妈开门迎惨爹~惨到家!

    那种,不说别的就这军容敢说稳胜的十六卫里是难找,玄甲军凭着盔甲和悍勇还能搏上一搏,要知道玄甲军可是陛下亲军,灭王世充,杀窦建德,渭水河边敢和二十万颉利大军举槊并且杀个来回的牛人。细一打听,好嘛!

    这二百多人和那边那二百多人原先是一伙的,并且一样,三个月就拉开这么大差距,现在谁还有心看你演攻防啊,都看程鸿了,而且眼睛都冒绿光了。这家伙!

    会作诗,有急智,武艺高强,还会练兵!程安讲话~这上哪说理去!程咬金看了一眼程安,程安正在那一副奶狗讨食的样子,心里一阵腻歪。

    挥了挥手:“滚!滚!滚!惫懒的怂货,看见你就烦,五十军棍记着等回去再打。”

    程安一听,看样这关算是熬过去了,幸亏注意力都在程鸿那,感激的看了一眼程鸿,挤了挤眼睛,屁颠屁颠的跑了。程鸿刚要下令回营,这时候将军们开始发话了。

    柴绍说:“嘁!那小子还没让你回去,跟你说点事儿,那小子来我军中做个郎将可好?”

    李绩在旁边敲边鼓:“正是!正是!你小子当千牛卫屈才了,来我军中做我副手可好?并且老夫三女还未婚配……”

    李道宗接话:“李绩匹夫好不要脸,那小子不要听他的,吾乃任城郡王,圣上是我阿兄来我军中本王罩着你,保证你以后在大唐横着走!”

    程咬金一听急了:“一群老匹夫气煞我也!灭了个突厥俺老程一仗没捞着好不容易捡了个千牛卫你们还要抢走,要不要脸?不给仗打也就算了,连我捡来的人你都抢,欺负俺老程马槊不利乎?

    还有你,鸿小子!赶紧滚回大营,本将军要关你禁闭,一直到长安,不许出军中一步,更不能和坏人接触,尤其是这群老匹夫。”

    程鸿抱拳得令,和兵士快步走向军营,老远还听见那里争吵。

    程鸿跑远暗自抹了一把汗,这群老流氓,幸亏跑的快,这段时间还是避避风头吧,太吓人了,以前还以为就程咬金见不得好东西呢,原来整个大唐的将军都这样,恨不得所有好东西都是自家的。

    怪不得李二当政时候那么爱主动打仗呢,武将系统里整个就一土匪窝,看周边有点好东西都惦记着抢来,能不打仗吗?

    现在要是有人告诉程鸿兵部门前对联是~抢金抢银抢地盘,抢东抢西抢娘们!程鸿一点都不觉得突兀。

    这时候程安在角落里向程鸿招手,程鸿到了跟前程安一把拉过他往里走,一会儿到了程安的帐前程安拉着程鸿进到帐内,看帐内小桌上放着一坛酒,程财正鼓捣着桌上的小鼎。

    鼎里炖着肉三副碗筷放在桌上,程财抬头一看:“来了!快坐!下边刚弄来一条大黄狗,炖了一上午了现在刚刚好!”

    程安把程鸿按在桌边:“今天多谢程千牛给俺解围,你练兵就是这个!”程安竖了竖大拇指“俺甘拜下风,莫说俺,就是十六卫你都找不出二百个稳胜你那一伙人的!

    这里条件有限,你先凑合一顿意思意思,等到了长安胭脂楼俺请。”

    程鸿连忙摆手:“阿兄言重了,要是各位看得起我程鸿就叫一声弟,兄弟之间水不嫌淡,只要是咱兄弟在一起哪吃都是豪宴,至于胭脂楼就算了,让阿兄破费小弟也不好意思,兄弟贵在交心,就这样小酌几杯挺好的。”

    程财接到:“看见没?还是郎君说话顺耳,到底是读过书的人,比俺们强,以后有出息,就冲你这翻话你这兄弟我们认了!”

    仨人在一起喝酒吃肉,程安说一些道听途说的家长里短,什么窦家驸马被关门外了,什么房家妇人挠了房相脸害得房相不敢上朝了……。

    程财就不一样了,说的都是一些坊市里的事:什么东市里谁家盘了个酒楼了,西市胡商卖琉璃给高价没卖回头被骆驼踢碎了……。

    程鸿听着偶尔穿插两句现代笑话,不知道这哥俩是笑点低还是故意捧场往往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正谈的热烈,帐帘一掀程咬金从外面走了进来:“好小子,原来在这呢!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仨人连忙站起,打着招呼。程咬金拿解手刀挑起一块狗肉塞到嘴里,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还不错!程财炖这狗肉,地道!”

    程财连忙摆手,程安在一旁溜溜的站在帐边,一副一言不合就开溜的样子,关键今天丢人啊,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一样二百多人程鸿那二百多算府兵精锐的话他那二百多顶天算民兵。程咬金喝了一口酒顺下狗肉:“鸿小子,等到了长安就在俺府上住下,哪也别去,我算看明白了,这群老匹夫就见不得人有好东西!见啥抢啥!”

    程鸿:……。你在说你自己吗?程鸿连忙拱手:“那就谢过程伯伯了。”程咬金挥了挥手:“不用那么客气,等到了程府你就和到了家一样,一笔写不出俩出俩程字,但是剩下的那一半亲兵到长安你的重新训练一下。

    都是程家庄的庄户,农闲时候除了打架喝酒屁事没有,还不如好好训练训练,省的上战场被人把脑袋摘去,留下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啊!”

    程鸿抱拳应:“是,伯伯说的对,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等安定了只要各位同僚愿意来我绝不藏私!”

    程咬金欣慰的点了点头:“哎?对了!等到长安让我家那俩小子也跟你学学,省着一天天就知道喝酒打架。俩不争气的东西,学到你十之一二俺老程就欣慰了。”

    程鸿摆手:“两位小公爷愿意和我玩我当然求之不得,说什么学不学的,互相学习,互相学习!”程咬金眼睛一瞪:“什么小公爷!就俩混账,你若认我当伯伯就是自家人,管着他们,要是不听话就狠狠抽他们,在敢不听告诉我,老子不把他们屎揍出来算他们屁门紧!”

    程财连忙打圆场:“归唐当然是自家人,俺已经认下了归唐这个兄弟,现在他是俺们的小老九。”

    程鸿:什么情况?一下子咋贬值这么多?认你俩当兄长了咋就变老九了?程咬金哈哈大笑:“好!好!”又看了看一脸懵逼的程鸿笑道:“他们都是俺老程家将的后代,当年在王世充那里没他们的父辈俺老程就回不来了,所以他们的父辈就是俺老程的兄弟!”

    程鸿问旁边的程安:“几个?”程安回答:“不多!就八个,名字也好记!”指了指程财和自己“他们那边是恭喜发财,我们这边是四季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