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9章 技压漠北

    却说婉儿来到北雍出使,以一人之力化解烧身之火,赢得了龙骜对于她的敬畏。可即便如此,诸将却并不认同婉儿提出的见解。谢崇宝身为龙骜谋士,同时也是龙骜身边的第一智将,以此与婉儿舌战。婉儿早知他的威名,便以言辞率先激怒众将,并寻找机会再续明谋。

    “北雍是不是想要真正看到天下的安定,我在来的时候其实是很确定的,但眼下我却不能明断了。”婉儿一声叹息,坦言道:“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北雍曾经提出的和平协定是真的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为了自己这一边的。”

    “尊使怎么能够这么说呢?”

    谢崇宝眉头微蹙,不觉便有怒意。婉儿也不慌乱,微然之间又是一笑。

    “中原战事如火,虽然争锋从未操起兵戈,但吕氏和武都之间的纷争无疑早就已经开始了。邕侯与崇宝老将军虽然远在漠北,但对于中原这两家的明争暗斗,应该也是心中明白的吧?您二位都是婉儿的前辈,婉儿都能有的见识,我不相信您两位前辈没有一点儿的知晓。明明知道,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如今还要大义凛然的说要惩办挑起战乱的人,那婉儿倒是想问问。曾经雍侯殿下提出的和平协定,到底是为自己赢得一个正义般的名号,还是想要真正实现天下万民的安定呢?”

    “这……”

    面对婉儿的一番言论与询问,谢崇宝居然不知如何回答。

    对于中原武都、吕氏两家纷争之事,就像婉儿说的那样,无论是谢崇宝还是龙骜都有了解。他们之间的争衡,早在明争暗斗之中悄然开始。虽然没有操动兵戈,但没有锋刃的利剑却早就彼此出鞘。程纵不善政略,故而受制于吕氏。如今操动兵戈,也是迫于无奈。

    婉儿直言不讳的一语中的,使得谢崇宝根本就没有申辩的机会。

    “很多事情,天下人全都明了。北雍却故作闭塞不知,不是沽名钓誉又是什么?如今吕氏与武都争衡,利用政治手段彻底压制武都,以此迫使武都不得不操动兵戈。雍侯若是在此时借助义旗出兵,试问如何塞住天下悠悠之口?既欺瞒不住自己人,天下试问又有谁能够骗得了呢?”

    婉儿言语,字字如针。龙骜、谢崇宝听了,全都不

    禁为之色变。婉儿见势,又在言语中不禁加上了一把火。

    “天下谁都知道,吕氏和北军同气连枝。龙将军此番率领带甲出兵,自是可以借助覆灭战乱者挑起义旗来。但在天下人的心中,试问又是什么模样?众人不免会因为北军与吕氏的关系,说雍侯有意借故偏袒吕氏。而这无疑还是好的,不好的甚至还会说吕氏对于武都的打压原本就是出自北雍这边的授意,试问北雍的颜面又当夫复何存?”

    婉儿泰然举谏,引得龙骜和谢崇宝甚至完全没有了申辩的能力。

    龙骜眉头深锁,不觉也有静思。虽然婉儿的话说的很不客气,但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自己本来的想法就是建立和平协议使得天下安定,却没想到此番反而成为了吕氏借故施展手段的筹码。

    如果自己还是按照既定不变的策略行事,非但让自己的名誉受损不说,无疑还成为了吕氏手中被操控的利剑。曾经在中原的时候,自己因为大举屠杀士族,已经声名狼藉。如今又岂能重蹈覆辙,再掀波澜的成为他人阴谋诡计下挥动起的屠刀呢?

    他沉吟多时,不觉轻轻点头。

    “是啊,尊使所言,的确是道理所在。但怎么说程纵也是主动挑起兵戈的人,就算我不举兵,至少也要有个说辞。毕竟曾经的和平协定都已经传于天下,更兼吕氏怎么说也都是和我北军的连理关系。想要妥善的处理此事,只怕不那么容易的啊。”

    闻听龙骜所言,婉儿自知龙骜出战的意志已经动摇了。她微然一笑,随即也将自己的计划推进了下去。

    “我家君侯,早就知道雍侯您会有这样的顾虑。之所以一面在西境举兵、一面遣使而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的。”

    “嗯,你具体说说看。”

    龙骜眉头微蹙,态度也变得和善了许多。谢崇宝也在此时选择了沉默,在场所有人全都把期待般的目光投注在了婉儿的身上。

    “程纵的武都,与吕氏可谓势成水火。中原他们明争暗斗,我相信雍侯殿下和崇宝老将军也早有了然。他们两家之间,就算受到和平协议的限定,也是早晚都要彼此一战的。此战不出,天下难安。故而以我愚见之论,与其让他们在筑建完成

    中原之后再起战火,倒不如早一步决出胜负来。大局如此,绝不是我新朝和北雍的将士们选择参战与否就能予以解决的。此等认知,不知雍侯是否能够理解?”

    “嗯,可以理解。”

    龙骜点头,对此表示认同。婉儿见势已成,随即也将自己接下来的话继续了下去。

    “雍侯如今担忧的,不过是两点。其一是不起兵,对不起与吕氏同气连枝的情谊;第二就是曾经已经放出了和平协议的豪言,势必严惩主动挑起战乱者。如今战乱者一出,北雍却按兵不动,实在不足以安抚天下而已。然而这两件担忧,岂非如今都被我家君侯所解决了吗?他在西境集结重兵,以此造出响应程纵、佯攻漠北的态势。雍侯大可以此作为契机,固守北地边关不动。和平协议上说得清楚,是北雍严惩主动挑起战端的作乱者。至于是否主谋,协定之中并没有写明。我新朝借故响应程纵,自然也可以被北雍称之为挑起战乱的人。雍侯借故守住北地,也和我们佯装成彼此制衡的态势,岂不也是一种遵循和平协定的手段吗?至于吕氏那边,便自有更好的交代了。尽可明言北地危机,可以对程纵武都的盟友也就是我们做出牵制。既可以避免战乱引发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又可以借助契机安抚吕氏、维持彼此之间的关系。如此一举两得,雍侯殿下还有什么值得疑惑的呢?”

    婉儿直言不讳,使得龙骜连连点头。他转首看向谢崇宝,谢崇宝却并没有因此表态。龙骜心中了然,便再度看向婉儿并且脸上露出淡然且充满赞许般的笑容来。

    “婉儿特使,当真好一张利口、好一副机辩般的头脑啊。此等大事,毕竟干系重大。尊使还请暂退,容我君臣商议一番再做决断若何?”

    面对婉儿,龙骜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婉儿含笑,对于龙骜的决断也能理解。她拱手施礼,便在诸将众目睽睽的簇拥下昂首而去。

    龙骜起身,目光深邃的望着婉儿离去的背影。他沉吟片刻,不禁感慨般的一声叹息。

    “新侯得人,新侯得人啊。”

    这正是“心中明眸藏机辩,舌战群雄又如何”。预知龙骜举动怎样,中原吕氏、武都争衡又将发展若何?且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