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孤舟泛江

    却说矶子昏厥于地,众人为之震惊。

    急忙抢救了矶子到大帐之中,又请医官加以诊治。医官号脉诊断,却始终不得病因所在。只说矶子脉象虚弱,开了药为他服用也不见效果。各部首领、长老闻讯,纷纷也到大帐中予以看望。但见矶子双目紧闭,始终昏迷不醒。偶尔口中说些胡话,众人都不由得心急如焚。

    绉布身为矶子义父,最为担忧,询问负责锻造兵器的人:“自从发现异状开始,如今多久的时间了?期间是否还有类似大王的人,也有遭此劫难的吗?”

    负责人跪倒于地,回应道:“自从发现异状开始,已经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期间每一次尝试,似乎都能听到妖龙咆哮之声。我们的人不少也在现场,只觉得那声音使人意乱神迷,却还没有一个类似大王这样直接昏倒而不醒的。”

    “这样啊,那便奇了。大王身体,素来健硕、硬朗。一般寻常的人都未有如此症状,如今大王却如何害了这样的怪病?”

    “大王横遭此劫,难道先生也不能揣摩一二吗?”

    闻听身边仲夷焦急询问,绉布只是轻轻摇头,看样子也没有半点儿的办法。正在众人为此心烦意乱、六神无主之时,帐外一军校随即慌忙跑进大帐。但见绉布、仲夷和各部落的首领、长老,急忙跪倒在地。见得军士慌忙之相,绉布感觉又有事情发生了,急忙询问:“外面又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军卒回应道:“适才营帐之外、洛水之滨,忽见一叶扁舟若隐若现。我们出于警惕,正要派人去探个虚实的时候,那一叶扁舟却又忽的不见了。如今大江之上忽然起雾,不知是何征兆,故特地前来报告。”

    “大江起雾?!?”绉布一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好儿的天气,江上怎么起了雾的呢?你且带路,引我去看。”

    军卒应是,就此带着绉布出了大营。

    各部落首领、长老也觉得奇怪。众人好奇,也随着仲夷紧随其后。一行人便这样一路走来,转眼之间已至营外江边。但见大江之上,无风而起波涛。更兼浓雾弥漫,却是如同梦境一般。

    众人面面相觑,正自疑惑之时,猛然听到江上浓雾之处一人朗声而歌。歌声不大,却显得浑然有力。既让人感觉近在眼前,又似远在千里之外。

    “这是怎么回事儿?”

    “莫非又有灾难要降临了吗?”

    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狐疑不定。正此时,带路军卒猛然手指江面。

    “大家看,就是那一艘船。”

    一语出口,众人举目观瞧。但见大江浓雾起处,确然能够看到飘飘然般的一叶扁舟。舟头一人傲然站立,此时朗声而歌。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刚刚听到的歌声,便是此人唱出来的。

    歌声悦耳,似有立传千里、动破穹苍之能。

    众人惊异之间,只见得那一叶扁舟在浓雾的大江上飘忽不定。一会儿显得很清楚,似乎近在眼前;一会儿感觉马上就能触手可了及,却转眼间又不见了踪影。便既如此荡漾、反复循环,却也不知是何缘故。

    “此事恐有诡异啊。”

    “哦?何以见得?!?”

    众人议论,其中一长老手指扁舟言道:“小舟若隐若现,但舟上却只有船头一人。那人既不操船桨,手中也没有任何的撑船之物。然而便是这般,那小舟却仍旧可以自由向前、左右自如行进。似若如此,不是怪事又是什么?”

    众人皆惊,细看的确如此。

    璋滁大怒,言道:“大王忽然生得怪病,怕是定有妖人作祟。此人诡异,既不前来也不退去,分明居心极为叵测。似此妖孽,定然不能留他。”

    言毕,拈弓搭箭准备射杀小舟上的那人。刚刚搭上了箭,却被绉布伸手拦阻了住。

    “先生,此妖冶留不得。”

    “谁说他是妖冶,我看却是世外高人。”

    众人大惊,问道:“妖冶高人,先生如何得知?”

    “听其音,辩其人。若是妖物,所歌必然带了邪气。这人歌声胸藏高艺、虚怀若谷一般,绝非奸邪可比。”

    “身怀高艺?我怎么听不出?”

    璋滁眉头紧锁,绉布却轻轻摇头:“听~似山间小溪、清可见底,为心广神怡之世外高人不能作为。歌如琴音,洞悉而变。心乱则音燥,心静则音纯;心慌则音误,心态则音清。今听此人所歌,如观其肺腑。更兼大王已然遭遇劫难,如今我等众人完全束手无策。此人若为妖物,与我无损。若是救星,杀了岂不误了大王的性命吗?”

    众人觉得所言有理,绉布随即拱手深施一礼。对着江中小舟之人,朗声道:“仙尊莅临,未施远迎,还请当面赎罪。”

    众人见绉布礼敬,也学着他的样子对那江面一叶扁舟上的人拱手施礼。

    但听得歌声骤止,舟上人朗声大笑道:“久闻人族对待贤士素来礼敬,不枉我到此一趟。”

    一语言毕,江上大雾渐散。一叶扁舟由远及近,最终便真的靠上了岸来。

    舟既靠岸,众人也这才看清那小舟上的人。但见那人长发飘飘、一副道骨仙风般的模样。虽然鬓发有些花白,但一张清秀的脸却如同孩童一般的稚嫩。绉布一见,就知道这人来历不凡。急忙上前拱手一礼,未曾说话,那人便已率先开了口。

    “久闻人族之中多有奇能异士,不想曾经起苏氏后裔如今尚存世间啊。”

    绉布尚未开口,那道人便直接说出了绉布的来历。绉布有些惊讶,众人也都是一副面面相觑般的样子。说起绉布的身世,倒也不足为奇。毕竟人族之中,他的身份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只是这人看穿着并不似人族内某一个部落里的臣民,但论及相貌却又无疑属于人类。既如此,这人到底又是从哪里来的?众人心中好奇,却不知道如何询问。眼看着众人傻呆呆的样子,那仙风般的道人也不客气:“怎么,不欢迎我这样的不速之客吗?还是说,你们已经有了拯救你们大王的办法了吗?”

    道人这一出口,这才真的惊住了众人。

    这正是“大王遭难臣无主,救星自驾扁舟来”。预知此仙家是谁,以何妙法是否当真救得了矶子的性命?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