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元祖后裔

    正在仲夷与长荣各执一词,矶子犹豫难决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众人目光不自觉的聚焦,最终全都落在一个逐渐走出人群的老者身上。

    这老者手杵拐杖,看样子年近七旬。虽然须发皆白,但却生得碧目童颜。对于这个老者,矶子也是第一次见过。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错,这个老者虽然年长,但却并非任何部落之中的首领或者长老。

    一个不是长老也不是首领、智者般名不经传的人物,面对两个人族各部落中的佼佼者,此时却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谬论”这样的词汇。众人全都面面相觑,虽然无声却认为这老人是对待尊者莫大的不恭。身为大王的矶子更是眉头微蹙,脸上露出难以掩盖的不悦之色。

    “敢问尊驾姓名。”

    尽管心中十分的不高兴,但出于对待长者的礼节,矶子还是克制了自己此时不悦的情绪。而面对矶子的询问,手杵拐杖的老者却也只是微然一笑。

    “不敢当,我乃起苏氏部落后裔绉布是也。”

    “什么?!?起苏氏部落?!?”

    听到起“起苏氏部落”这五个字,各部落的众人中不禁传来一声惊语。

    矶子也是为之一震,但很快他的眉宇便深锁得更紧。看着此时迎面走来的这位自称起苏氏部落后裔名叫绉布的老者,矶子目光略过的那一抹惊讶很快就被难以形容般的质疑与阴沉取代了。

    说起起苏氏部落,很多晚生或许并不知道。但一些年长的长老、智者、圣贤们来说,对于这个部落无疑还是有很深的印象的。这个部落,其实是早期人类最早发迹的几大部落之一。他们是人族崛起入驻起源之地的先驱提倡与带领者,曾经也在各部落中享誉着非凡的地位和盛名。

    “起苏氏……”

    “怎么?大王没有听说过我们吗?”

    “不,我听说过。”

    面对老者的询问,矶子的态度变得莫名恭维了下来。他凝视着老者的一双越陷深沉般的眼睛,阴沉的目光仍旧透出些许的难以置信。

    “起苏氏,是曾经最早带着我们的族人和提出在起源之地发展的发起、倡导者。这个部落,充满着拥有高明见识的早期智者。如果不是他们发起最早的‘尊长论’,恐怕现在我们的族群中不会有这些备受我们现在尊崇的智者、贤者们了。只不过……”

    “只不过在众人的眼中,我们起苏氏大概早就一百多年之前就已经灭亡了吧。”老者目光深沉,语气倒显得十分平缓:“因为当年那一场‘尊长论’的发起所导致的变革,致使我们人族的内部发生了大规模的内斗战争。我们提出‘以智者、长者为尊的理念’,但在当时却被各部落误认为是想要总览大权的逆臣。几大起源部落群起抗击,最终覆灭了我们是也不是?”

    “这个……”

    矶子无语,目光更加显得深沉。

    不得不承认,绉布说得一点都没错。矶子也是在成为部落首长之后,在人类发迹的古籍中了解到百年之前发生在他们人族内部的那一场大规模战役的。

    因为起苏氏部落贤明般的智者最多,故此在他们提出‘以长为尊’理念的开始,这样的举措并不被其他几个部落所认同。

    当时的其他几个部落,怀疑起苏氏存在想要彻底统治和并吞人族的野心。因此他们暗中谋划、联合,最终合力将提出这个理念的起苏氏部落彻底覆灭了。不过经过历时的演变,后世的人证明了起苏氏最早提出的这个理念是正确的。故而起苏氏部落虽然覆灭,但他们提出的‘以长为尊’的理念却保留了下来并且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历史的经验,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会给后世的人民、统治者以警醒和启迪。虽然起苏氏在当时付出了血的代价并且覆灭了,但他们的牺牲却使得人类的部落文明迈向了更高一层的阶梯。

    他们被矶子所处时代的人族,誉为‘智慧的元祖与始创者’。就像如今人族所崇敬的彗星神一样,备受如今不少尊者、智者们的尊崇。

    “起苏氏不是已经覆灭了吗?为什么如今还有传人?!?”

    “这个老头儿撒谎,起苏氏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各部落的众人之中,质疑之声瞬间跌宕起伏。名为绉布的老者却目光淡漠,别样的冷静,使得身为大王的矶子也不禁为之动摇。

    “您说您是起苏氏的后裔,试问有何凭证?”

    “要说证明,这根拐杖就能证明。”

    “拐杖?!?”

    矶子的心一震,忍不住上下打量。

    人族崛起的古书中有所记载,那就是被誉为‘智之元祖’的起苏氏拥有一根手杖。手掌所采用的材料,是已经灭绝的神木‘灌林’。

    据说这种树木,只有一根。所以世间能够生长出万物,其错综复杂的盘根错节都是起源于最早的那一株堪称神木的‘灌林’。它以万物之主滋养万物,虽然最终倾倒,却拥有千年不朽的能力。

    矶子清楚的记得,在人族崛起的古书中除了对于堪称‘智之元祖’的起苏氏部落有着明确的记载之外,对于那堪为‘万物元祖’的灌林神木也有着相同的记述。

    “虽然倾倒,但却拥有这千年不朽的神木,莫非就是您手上的这一只吗?”

    矶子忍不住这样询问,而众人也在目光聚焦到老者绉布手中这一根拐杖的时候,不禁响起浅然般的讥笑之声。因为距离很近,各部落的众人也都看得十分清楚。如今绉布手中的这一只拐杖,看似和寻常的手杖除了略微高大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手杖蜡黄,如今早已形如枯槁。和古书中关于那拥有着千年不朽的神木杖的记载,根本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这难道就是古书中所提到的拥有着千年不朽的神木杖吗?简直是笑话。”

    人群之中,不觉在此时传来唏嘘之声。而面对众人的讥讽,自称起苏氏部落后裔的绉布却忍不住放声大笑。矶子没有随和众人,反而面对此时大笑的老者绉布,目光透出更甚般的深沉。

    “为何发笑?”

    “我非笑旁人,只笑历经百年发展,如今愚人仍旧甚多。”

    绉布一语出口,顷刻引起众怒。其中一些偏激者,更是不堪受辱,挺身而出对绉布加以刀斧相向。他们高声呐喊,各亮刀枪。情况急转直下,绉布眼看便有性命之危。

    这正是“先有自诩惹人议,如今癫狂祸招身”。预知绉布生死怎样,后事情形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