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斗杀苍龙

    却说矶子不忍仲夷陪着自己自寻死路,最后关头直接将仲夷抛了出去。

    试想矶子力能掘碑,一双手臂多大的力?这一丢不要紧,便仿若扔个沙包一般直接将仲夷丢上了不远处的一处高地。幸得高地上的人族臣民搭了把手,就此接住这才确保了仲夷无恙。而就在仲夷的瞬间,小舟已经被再度从水里窜出的苍龙撞碎。但听得“轰隆”般的一声巨响,当即泛起大片的水花。

    仲夷愕然,疾呼众人准备去救矶子。众人未等行动,便听得苍龙一声凄厉般的哀嚎咆哮。众人震惊,仔细观瞧,但见波涛汹涌起伏支出,矶子只身立于苍龙头顶。而他手中的长矛,也狠狠地刺入了那巨大苍龙的右眼之中。

    “对啊,妖龙身上虽然有麟甲护卫刀剑不能伤害,但它的眼睛始终暴露在外面的。怪不得大王刚刚让我继续向前,原来心中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只是此乃舍命之道,不得已而用啊。”

    仲夷感叹,而此时的矶子却已经在苍龙的头上占得先机。

    妖龙身形虽然巨大,却不似人类般有手有脚。此时矶子站在他的头顶,用手中的长矛狠狠地刺入了他的眼睛。这样的距离,让苍龙根本就抓不到矶子。苍龙哀鸣攒动,矶子则以手中长矛为标杆稳住身形。

    人族众人身在高地,也看得清楚。但见矶子一面站住脚步,另一面双臂用力,尽可能的将刺入苍龙眼睛里的长矛一深再深。

    矛深一分,便对苍龙多了一分撕心裂肺般的痛处。

    这样的痛处,即便是身为妖兽的苍龙也无法忍受。它几近疯狂般的嘶吼,巨大的咆哮之声好似拥有撕裂天地的洪荒之力。为了摆脱矶子,它数次入水。无论如何折磨,矶子都强行忍耐。苍龙痛彻心扉,失去理性的同时也越发疯狂。数次入水翻江不说,居然最后不惜以头颅撞碎山石。矶子舍命相陪,最终奋起全身之力竟硬生生的将足有将近一丈的长矛全部戳进苍龙的右眼伤口之中。

    长矛刺伤之深,伤及苍龙脑髓。苍龙再度一声咆哮,终于将矶子甩了出去。矶子武艺了得,顺势抓住粗壮的树枝保住性命。他攀岩而上,随即又上了江水所不能淹没的高地。

    “大王,你无恙吗?”

    “放心,没事儿的。”

    见仲夷一脸惊慌的前来询问,矶子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众人见矶子果然无恙,心中惊叹。本欲看看矶子身上是否有什么伤,却听到苍龙的再度咆哮之声。

    “鼠辈小儿,今日吾便是难免一死,也势必要带着尔等一起去下地狱。”

    它一声怒吼,也以巨大的身躯朝着众人所在的高地直冲了过来。高地不过一处矮山,虽然坚固却也经不住这巨大身躯的妖龙奋力一撞。就在众人自觉性命难保的时刻,矶子却再度挺身向前。

    众人为之愕然,不知道矶子到底要做什么。

    “大王,您……”

    “所有的人都尽量的往后退,到时候别伤到了你们。”

    “什,什么……”

    众人为之惊愕,不知道矶子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矶子独身立于高地边缘,面对撞向高地的苍龙赫然伸出自己的一双手臂。苍龙的一双龙角被他赫然抓住,巨大的力量也迫使矶子在抵挡苍龙撞击的同时一连后退二十余步。

    苍龙的冲击力道惊人,却最终还是被矶子硬生生的卸去。众人身处后方看得清楚,此时的矶子居然以只身之力将身形巨大的妖龙彻底格挡。他与苍龙较力,居然不分伯仲。

    “力量能与妖兽抗衡,大王真天神下凡啊。”

    面对矶子过人的勇力,身处在后方的众人无不叹为观止。

    矶子一声怒吼,其声如雷动。又似长风动地,云居山河。苍龙纵然身形巨大,此时也再无后劲之力。矶子倾尽全身之力,竟将着巨大的妖龙硬生生的按在了地上。山河撼动、巨浪翻涌之间,妖龙终于丧失了最后抵抗的能力。面对此时也已经精疲力尽的矶子,妖龙终于忍不住一声叹息。

    “此辈在世,莫非黄天助他族人统治志霸大陆吗?”

    闻听妖龙所言,矶子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俯看向它。

    “星神佑我人族,才有今日之辉煌。我今为大王,上受天命、既得永昌。”

    言毕,不等妖龙再说。一拳暴威之下,便将它巨大的头颅击碎。妖龙一声咆哮,就此身死。人族众人无不惊惧骇然,纷纷跪倒朝拜矶子,从此将矶子奉若真天神。

    妖龙身死,大水不多时也便退去了。

    曾经妖兽聚集横行了数百年的荒丘沙城,此时已经彻底被人族占领。人族众人朝拜矶子的同时,也无不为此巨大的胜利感到欢快。仲夷见时机成熟,再度上前拜倒在矶子面前。

    “荒丘之地已破,附近百余里的妖兽便再也没有了依仗,此时正是进攻和扫清它们的大好时机。若等待它们反应过来,到时候便又变得难以根除了。我人族如今既然大胜,理当乘胜追击、彻底覆灭远近大小妖物。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解决掉我们起源边陲之地足足困顿了我们百余年的妖兽之患啊。”

    闻听仲夷所言,贤者长荣急忙上前也跪倒在了矶子的面前。

    “大王请恕微臣直言,仲夷所见,微臣以为万万不可。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我人族历经大战,早已疲惫。今已然大胜,当以休养为上才是大计啊。故臣请大王班师,先回起源休养,再做计较。”

    “不,此事万万不可。”仲夷急忙阻止,再度拜倒谏言道:“休养虽为大计,实行断然不能是在此时。如今大敌已除,只剩残余。我族人上下齐心,何谓此微弱劳苦?妖兽之患,如不乘势剪除,恐如荒草。如今不将它们连根拔起,来日定然又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想得荒丘沙城便是如此,因为日积月累,这才有了百年之患。现在如果我们不将它们一举而下,怕是日后又会有像是荒丘这样的又一处地方出现啊。”

    仲夷言辞果决,长荣却代表了各部落民众的心声。两人各执一词,矶子踌躇,由此不能决断。正值此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

    “进攻也好、自守也罢,皆为谬论。今微臣有一言,还请大王垂听。”

    这正是“方存困扰难决断,便有高人再出头”。预知所言诳语者是谁,后事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