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妖龙现世

    “这,这又是怎么了?!?”

    刚刚还欢呼的人们,伴随着大地的又一次撼动而瞬间再度陷入了恐慌。

    矶子充满不解的看向仲夷,以为这也是仲夷的设计。但当他看到仲夷同样为之骇然、阴沉的表情之后,矶子立即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这不是你的设计吗?”

    “我的设计不过是滔天的巨浪,为得就是省去我们的人力而将这妖兽聚集的荒丘沙城彻底吞没。如今是何缘故,我也实在不知。”

    “既如此,这变故却是因为什么呢?”

    两人正在疑惑,却忽听得一声震天动地的崩裂之声。大地撼动,高地群山也为之三摇。身处高地的各部落人士惊恐难定,而位于被巨浪吞噬的沙城为之居然猛地从裂开的水面赫然钻出一条怪龙来。

    那龙相貌狰狞,全身鳞甲。身长十余丈,咆哮之声足有撕破天际之力。众人见了无不惊慌,而那怪龙身为妖兽居然还能说人话。

    “无知小卒、仓惶鼠辈,怎敢大胆吞吾荒丘沙城之地。此为上古神迹所在,吾乃苍龙圣主。奉天命守护于此,已有千年。今圣地竟被尔等毁去,是何缘故?尔等晚辈触怒天威,想遭灭族之祸吗?”

    其声如雷,天地撼动。

    人族众人畏惧,纷纷不约而同的拜服于地。眼看数万臣民臣服,矶子心中不悦。身边大贤长者长荣手拉矶子衣袖,矶子却一把将他甩开。

    苍龙孤身傲立,见人族都跪在地上,唯有矶子立而不跪。不由得狰狞尽露,怒目横眉。

    “鼠族小子见本尊不拜,莫非有意逆天吗?”

    “我非鼠族,乃人族后裔。”面对苍龙质问,矶子并不畏惧,慷慨而答:“人族起兴,困守起源。我为人族首领,便要担负起一族兴亡之大事。如今水漫荒丘,实在无意冒犯神明。只因妖兽之患袭扰边境,这才不得不予以铲除。”

    闻听矶子所言,苍龙大笑。

    “志霸各族起兴,皆在天命。小子逆天而行、又毁神迹,岂非自绝后路之道?正所谓天道轮回,尔等不识天时、独逞凶逆。是要与天抗衡,自取灭亡吗?”

    “呸!”矶子大怒,喝到:“论及我人族起源,都是靠着我们自己的智慧和勇武。自从上古开始,妖兽便既肆虐横行。我人族先知夹缝求生,方给后世留下了我们如今的这些血脉。若不与天斗、与命争,何以能够有了我人族今日的辉煌?后彗星神眷顾,开辟荒芜为良田是为起源之地。而我人族先祖到此发展,历经数百年都同心协力的抗击妖兽,这才使得直至今日的宗庙得以保全。你受命于天,却传我无为之道。更兼我人族崛起,功劳当属彗星神。故而我祖先乃至后辈历代朝拜、敬畏有加,却与你老天有甚关联?今你大放厥词,反为妖祸请命。不懂尊重,更视我族人为老鼠。你这样所谓的神主,纵有仙明,也不值得受到我们的尊崇。”

    苍龙大怒,一声长啸。刹那之间苍穹无光,大地震裂。人族众民虽然身处高地,却也遭到波及。眼看族人受苦,矶子愤然而起。

    “妖龙肆虐,妄称天数。如今想要灭我族人,与那妖兽又有何异?今我人族至此,就是为了崛起。我既受天命、众望所归,定不容你伤我族人。”

    矶子一语出口,身边仲夷也赫然站起。

    “大王所言甚是,我虽不才,愿随大王诛杀妖龙。”

    言毕伸手掀开不远处的青布幔子,下面是早已制造好的十几只木筏。这些木筏,本来是仲夷早已准备好借着大水进攻荒丘所用的,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眼看着人族众人尚且举棋不定、犹豫不决的目光,仲夷随即发动众人。

    “妖龙现世,意在助妖兽灭我族人。我们坐以待毙只有死路一条,如今唯有拼死向前诛杀了妖龙尚有一线生机。荒丘妖兽纵然可怕,也都被咱们一具歼灭,何况一条妖龙?今愿意跟随我们的,便来。”

    二人振臂一呼,倒是让众人中响起不少的应和之声。

    其中二十几名人族勇士也都愤然而起,众人合力推十几只木筏下了波涛。手中各持兵刃,便朝着那荒丘巨浪中崛起的苍龙而去。苍龙怒吼,利用巨大的身躯掀起滚滚巨浪。人族勇士不惧,纷纷驾舟破浪而行。但见苍龙,纷纷将手中长矛投掷而出。然而妖龙身兼麟甲,坚硬无比。长矛所向,不能伤它分毫。

    妖龙大笑。

    “量尔等萤火之光,安敢与皓月争辉?”

    一声咆哮之间,巨大的身躯也赫然而动。它潜入水中,猛地从水中翻涌而出。仅仅一个翻身,便令七八只木筏打得粉碎。岸上众人见了,无不愕然。心中畏惧,更加不敢上前。

    乘舟族人纷纷落水,仲夷心中也有惶遽之意。

    “我一心只为拿下荒丘,却不想此处尚有这般妖物。”他由此感叹,不禁对矶子道:“妖龙力大,恐不能力敌。不若我们暂且先退,共同商量对付他的主意才是上策啊。”

    矶子摇头,目光带着坚定与沉稳。

    “不,断不能如此。此时若退,恐伤亡惨重无可估量。更何况这妖物恨我们毁了荒丘沙城,定然不会轻易与我们干休的。如今我族众人惧怕妖龙之威,已经兵无战心。一旦后撤,必然再没有决战的心思了。与其退守求得自保,不若拼死向前舍命一战。”

    “嗯,大王之言有理。只是妖龙周身麟甲,刀剑伤他不入。似此这般,我们便是一往无前又如何能够胜得了它?”

    “此事我自有主张,你且驾舟只管向前罢了。”

    矶子心意已决,仲夷只得以令而行。

    两个人因此一个驾着舟,另一个傲然站立在船头。面对妖龙暴威,此番不退反进。高地上的人族众人看到,都不禁为之惊愕。苍龙咆哮,一通翻江倒海,引得无数巨浪掀起。矶子傲立于船头,手持长矛击打巨浪。后面仲夷负责摆渡,小舟虽几经波折,倒也依旧没有翻船。

    矶子大笑,言道:“妖龙本领,不过如此。”

    苍龙大怒,一声咆哮之间,巨大的身形也再度潜入水中。仲夷心中一惊,呼道:“不好,小舟恐有危险。不若就此退去,再迟恐怕悔之晚矣。”

    矶子坚定道:“前路凶险,你且先退。”

    仲夷大惊,呼道:“你为大王,我为臣下。臣下甘为大王死,岂有王不退而微臣先退自保之理?”

    矶子见仲夷执着,也不答话。他一只手擎住长矛,另一只手却猛地抓住了仲夷的腰带。仲夷大惊,呼道:“大王,你这是为何?!?”矶子道:“我令你先退,你便先退。岂有王出令,而臣下不尊之理?”

    言毕不等仲夷回应,甩手一把便将他直接抛了出去。

    这正是“臣以君纲誓同死,君却弃臣独捐躯”。毕竟仲夷、矶子二人性命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