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神兵天降

    却说仲夷当着矶子的面放出惊人之语,矶子震惊之余便想再问的更加详细一些,但仲夷却不再多说什么。矶子无奈,只得一面对于自己心中的疑惑暂且作罢,另一面按照仲夷的安排行事。

    三天之后,各部落的首领带着数万之众来到前线。

    仲夷迎接了他们,并且对他们的部署做出了安排。就像他之前对矶子说的,此时他将各部落人马细分并安排在自己设置于荒丘沙城附近的每一处陷阱处,使得每一处陷阱都至少有一队部落分支出的军马负责。见到设计在高地的每一处陷阱,各部落长老和首领没有人相信仲夷的话。

    “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眼看着三个月的期限也快到了吧。”

    “是啊,听说到时候还会有天兵下凡呢。这算什么,真是笑话。”

    站在高地的陷阱旁边,各个部落的首领长老都不禁对仲夷的安排表示嘲弄和讥笑。矶子身为大王,此时和仲夷站在一起。这两天的天气,和之前一样都是阴雨连绵的不断。尽管矶子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对于仲夷是否能够真的拿下妖兽聚集的荒丘之地,心中还是抱着一个大大的问号的。

    “现在你要的,我都已经帮你办到了。如今,也到了你对我们实现你最初承诺的时候了吧?”

    “不错,今天我们就一举拿下荒丘。”

    “一举拿下荒丘?!?”

    矶子疑惑的看着仲夷,同时也充满怀疑的看着站在他身后的三百人马。

    “我记得你最初的时候,向我索要的人马不是六百人吗?你挖陷阱耗时三个月,而如今你的身后也只有这三百左右的人马而已。另外的三百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在帮我借兵啊。”

    “借兵?!?”

    “是啊。”仲夷淡然含笑:“我记得我承诺过大王,届时会有天兵十万、鲸吞荒丘的。”

    看着仲夷一脸泰然自若般的样子,矶子点了点头,但却仍旧目光阴沉。

    “好,我信你。但是现在,也应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十万天兵了吧。”

    “是,我现在就让大王和诸位首领以及长老们见到。”

    仲夷一语出口,也朝着身边的一名士卒使了个眼色。此时阴雨渐停,而那士卒也手持火把将身边早已准备好的干草点燃。甘草发出“吱吱”般的声响,很快便冒出阵阵的黑烟直冲阴云仍旧不散的悠悠苍穹。

    “呵呵,这算什么?”

    “别这么说,这或许是在向我们的神明发信号呢。也许不一会儿,彗星神就真的派遣使者来帮助我们荡平这片妖兽聚集的荒丘之地了。”

    站在矶子和仲夷身边的及各部落首领挑弄着仲夷,仲夷却完全不予理会。他仍旧一副泰然自若般的样子,而站在他身边的矶子却已经是一副紧张的模样。

    “仲夷啊,你真的能够借来天兵吗?”

    面对矶子充满担忧般的询问,仲夷忍不住会心一笑。

    “微臣不才,如今敢问大王。如果届时微臣若是借不来天兵,大王能够保微臣无恙吗?”

    “这……”矶子被仲夷这么一问,心中的怒气和心酸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不仅一声叹息,埋怨道:“你这小兔崽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若是当初不当众立下誓言还好,现如今已经历时三个月。如若不成,就算我不和你计较,恐怕这各部落的首领、长老们也容不下你了。”

    矶子连连叹息,却忽听得远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之声。矶子心中一震,各路人马也都变得不安起来。那“轰隆隆”的巨响由远及近,转瞬之间声音已经变得振聋发聩起来。

    那一刻,山河涌动。众人虽然身处高地之上,却也能够感觉到脚下的山脉仿若崩塌一般。

    “怎,怎么了?!?”

    众人之中有人惊呼,刚刚还一脸的嘲讽,如今已经彻底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造成的惊恐所取代。

    “这,这是……”

    “看,那边!!!”

    其中一人惊呼出口,使得众人的目光瞬间指向发出巨大轰鸣之声的东方。令人难以想象,一股巨浪居然翻天而来。众人为之愕然的同时,也眼睁睁的看着那滔天般袭来的巨浪瞬间就将聚集了数千妖兽的荒丘之地吞没殆尽。

    荒丘沙城内的巨虫、恶龙,因为巨浪的席卷骤然发出阵阵哀鸣般的嘶吼。矶子与各部落首领、长老居高临下看得清楚,此时也已经被这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所彻底震惊了。众人充满惊惧的瞪大了眼睛,有些甚至因为滔天的巨浪而不禁惊倒在了地上。

    然而莫名掀起翻涌而来的巨浪,就像是被人赋予了生命一般。

    它的威力能够将聚集了数千妖兽的荒丘之地在瞬间吞没,但却在即将就要到达众人聚集的山头高地的时候,瞬间又彻底没有了之前鲸吞一切的威力。潮水翻涌,冠绝沙城。聚集于此的数千巨虫、恶龙,因为咆哮的巨浪而被冲死、淹死的不计其数。

    干涸了数百年的荒丘,骤然化作一片汪洋。集聚于此的妖兽死伤惨重,很多巨大的身躯漂浮出荡漾的水面。还有一些生命力顽强的,此时就像蜂拥的潮水一般朝着各处潮水覆盖不到的高地涌了上来。

    “看什么各位,干活儿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仍旧一副泰然自若的仲夷高声断喝。

    身处在各个高地陷阱处的各部落人马,也伴随着他一声高呼般的提醒,这才如梦方醒般的反应过来。其实都不用众人动手,预先设计好的陷阱几乎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它们将数百只死里逃生的妖兽困住,而手持长矛利刃的各部族人或许就只需要负责将落入陷阱中奄奄一息的妖兽处死。

    这些死里逃生的妖兽,早就已经因为巨浪的吞噬而没有了抵抗的能力。加上仲夷早已准备好的陷阱,使得原本在儒弱的人类面前无比强大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和人族勇士对抗的能力。

    “好一场大水!!!”

    站在高地上的各部长老、首领,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嘲弄。此时的他们,都对于仲夷这个年轻的统帅投来了惊惧和充满敬畏的目光。

    “大王,这一场大水,堪比十万天兵吗?”

    仲夷含笑,不禁询问身边的矶子。矶子站在他的身边,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目瞪口呆了。

    “莫非真的有神明帮助我们吗?”

    他身体微微颤抖,不知所措的看着身边的仲夷。

    “哪里有什么神助,不过事在人为罢了。”面对矶子的感叹与众人充满惊惧、诧异的目光,此时的仲夷坦然而笑:“我仲夷此番做得,不过借势而已。就像大家在战前分析的那样,如果只是依仗我们自己人的力量。想要拿下数以千计妖兽聚集下的荒丘之地,莫说六百,便是将我们所有的人都派去了恐怕也未必能够取胜。”

    “那此滔天的巨浪,你又是从哪里弄来的?难道说,真的是你刚刚点燃的那一把火,向上天借来的吗?”

    “哪里有这样的事情?”仲夷大笑,言道:“时值秋日,连日阴雨连绵,导致荒丘不远天河之水暴涨。我借此天时,提前命人在上游修筑堤坝阻绝潮水。又利用这有限的三个月时间,分兵将潮水引流的甬道铸成。只待时机成熟之日,便点燃篝火以青烟发出信号。上游我方人马见到信号,便就此砸开堤坝。积蓄狂潮一涌而出,顺着甬道奔涌而下便仿若天河之水巨浪翻天。想荒丘沙城地处低洼,而聚集于此的妖兽又全都喜欢干旱的生存环境。如今偶然以此秋潮灌绝荒城,其势之凶猛便犹如巨石压卵。纵使那妖兽再强,焉能抵挡?至于各个高地上陷阱的设置,也是我提前安排好的。狂潮水位具体涨到哪里,我大体心中也有个算计。故而将大家提前都安排在这里,就是为了确保彻底消灭这数千妖兽、不留遗患的同时,还能保证各位的安全啊。”

    仲夷一语道破天机,在场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矶子充满惊讶的看着仲夷,此时目光中的怀疑之色已经完全被深深地敬畏所取代。他点了点头,忍不住一声感慨般的叹息。

    “怪不得我那兄弟伯牙在临去时的时候向我极力的推荐你,如今看来,仲夷你虽然年轻,胸中的确有经天纬地之才、神鬼莫测之术啊。这三个月你利用六百军士,又是挖陷阱、又是崛甬道、筑堤坝。如今说起来容易,其实每一件事都需要超乎常人的智慧啊。哪怕是漏算或者有了一点的差错,恐怕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啊。”

    矶子叹服仲夷的智慧和才干,而同样高地的各部落首领、长老们也对仲夷这个年仅只有十八岁的年轻人投来了无比敬服的目光。

    “智者、大贤,哦不……应该说是鬼才。”

    众人连连的赞许之词,使得之前备受争议了数月的仲夷,如今得到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最大限度的满足感。他一脸笑容,不禁坦然面对众人。

    “仲夷能够拥有今日的成就,全都仰仗大王的天威以及诸位的支持。如今妖兽已除,只待秋潮退去,荒丘便一股可下。妖兽虽然强大,但在我们的智慧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如今的荒丘只是一个开始,而整片志霸大陆也应该由我们的族人来统治才对啊。”

    仲夷一语出口,各部落瞬间响起一片欢呼之声。然而欢呼之声刚刚起荡,之前因为巨浪狂潮的平息而恢复了宁静的大地,此时居然又充满激烈的颤抖了起来。那颤抖比之前巨浪袭来的时候更加凶猛,一瞬间使得众人深处的高地也有近乎崩塌的危险。

    众人惊惧,不知所谓。

    这正是“天水方将荒丘下,惊魂又起入梦来”。预知此番惊扰何起、动荡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