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祭祀大典

    却说伯牙一副胸有成竹般的样子,已经让矶子感觉到了他的不同凡响。

    矶子起身,充满恭敬的对伯牙深施一礼。伯牙惊慌,急忙起身将矶子双手搀扶而起。

    “首领这是做什么,真是折杀我了。”

    “不不不,兄弟当受。”矶子被伯牙扶起,仍旧一脸恭敬:“适才帐外相见,已知兄弟绝非一般人。今和你一番畅谈,更加了解到兄弟虽然年轻,却是个能够成就大事的人。如今心中既然早有计谋,还请兄弟不吝赐教才是。”

    矶子一番谦恭,使得伯牙心中感动。

    少时,两人再度归坐。伯牙面对矶子,也毫不隐晦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想法。

    “我们想要走出起源之地,就势必要有与整个志霸大陆上的妖兽一决生死的决心。妖兽肆虐强大,非聚集我整个人类各个部落的勇士大家同心同德不可。”

    “兄弟的意思是……”

    “内部统一,一志向前。”

    “嗯,言之有理。”矶子点头,眉宇间却露出踌躇之色:“兄弟之意,我已知晓。不过想让所有部落同心同德的一致对外,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今日我们部落内部的会议,长老们已经产生分歧。如你所言,我人族在起源之地偏安一隅,早已没有了元祖前辈那样的危机感。如今想要做到让我们内部一统、一致对外,恐怕并非朝夕之功啊。”

    “这一点,不用首领说我也知道。不过对于此,我却早有计谋。此计若成,内部统一只在朝夕,不用废一刀一枪。”

    伯牙一语出口,矶子内心震惊。急忙询问计谋,伯牙却微然一笑。

    “首领大人,可记得咱们一月一度的盛会吗?”

    “这如何不记得?”

    矶子不知道伯牙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件事情。

    志霸大陆的人族,那个时代每个月都是有祭天活动的。因起源之地为上天馈赠,故此整个人族部落对于神明的恩赐深信不疑。他们不奉上天,只尊自己心中的神明。因为彗星陨落铸就起源,故而每月一次都会对彗星神有大型的祭天活动。

    当时的起源之地,部落共有八支。虽然有大小强弱之分,但对于彗星神明的信奉却都是一样的。无论部落中有天大的事情、部落与部落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祭祀的当天所有的人类都会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从而共同前往起源之地位于中心地带的大祭坛展开大规模的祭祀活动。

    祭祀活动要持续整整一天,这一天所有部落都要墨守成规、不动兵戈。人族在起源之地繁衍百余年,这是对于所有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要遵守的规矩。这样的规矩,不要说身为一个部落首领的矶子知道。即便是整个人族,也没有一个人不晓得的事情。

    “一月一度的祭祀盛会,兄弟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面对矶子充满疑惑的询问,伯牙只是淡然一笑。

    “首领,我们的大业之计,便取决于此次盛会。如果您能够信得过我,就请您分拨一队人马给我。这队人马之中的每一个人,必须都是您最值得信任的人。您将他们所有人都交给我来调遣,而这件事绝对不能让除了我们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即便是我们部落之中最有声望的长老、贤者,也绝对不行。”

    “哦?这是为何?!?”

    矶子心中好奇,忍不住询问。

    “具体事宜,我现在还不能说。如果您能够信得过我,就请按照我的话给予相应的安排和支持。”

    伯牙目光坚定,眼神透出果决。矶子沉吟片刻,不禁点了点头。

    “兄弟为我族人崛起,我又如何能够信不过你。你极不方便说,我也便不再多问。一切如你所愿,我全力支持。”

    言毕举杯,二人欢饮。

    次日,矶子便有动作。按照伯牙所说,分拨了二十几个自己部落中最信任的壮年给了伯牙。伯牙暗中带人离开了部落,具体去了哪里,没有任何人知晓。

    之后的一连七天,伯牙和他带走的人,都没有任何的消息。时值深夜,矶子心中担忧不能入睡。算算日期,距离每月一次的各部落集结祭祀如今不过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这个伯牙,到底去了哪里了?”

    他心中正在寻思,忽听得帐外响起熟悉的口哨。矶子心上一震,立即穿上衣服走出大帐。大帐的外面,伯牙不知何时已经带着二十几个人回来了。再度见到伯牙,矶子心中又惊又喜。

    他踱步上前,站在最前面的伯牙已经拱手施礼。

    “事情已经办妥了,伯牙特来向首领交令。伯牙所带二十一人,如今全部带回。”

    “哎呀,兄弟真想死我了,好不让我担心啊。”

    矶子拉住伯牙的手,直接将他带进自己的大帐。

    既入帐中,矶子便请伯牙上座。伯牙不肯,最后硬是被矶子按着坐了下来。

    “兄弟这几天去了哪里?真是让我担心死了。”

    “首领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今敬请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的妥当了。只待祭祀当天、各部落汇聚之日,便可看到成果。”

    矶子闻言,既惊讶、不解,又心中莫名的欢喜。他点了点头,再度亲自斟酒致敬伯牙。

    “我虽然不知道兄弟到底去干了什么,也不管你心中的大事是否能够真的成就。如今都要以此酒,致敬兄弟多日的劳苦。”

    矶子恭敬,伯牙心中感动。起身双手接过酒杯,抬手将杯中酒尽饮下肚。

    既饮酒毕,伯牙面对矶子躬身一礼。

    “夜已深沉,首领请放心休息。今万事俱备,只要等待结果就好。我不便久留,暂且告退了。”

    “嗯,辛苦兄弟了。”

    矶子心中感动,亲自送伯牙出帐离去。

    三天的时间,转眼间也就过去了。眼看每月一次的祭祀大典日期临近,各个部落里的人全都汇集到起源之地中心地带的彗星神祭坛。这一日,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各部落首领、长老、贤者们,都带着自己部落的臣民齐聚一处。他们奉上对于彗星神的祭品,用特殊的祭祀礼仪和舞蹈祈祷着接下来的日子能够继续得到神明的庇佑。

    千万人共同围着祭坛跳舞,舞蹈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的时候,猛然天雷一声巨响,使得多少人不禁闻声惊倒。犀利的电光照亮悠悠的苍穹,而众人原本汇聚在祭坛上的目光也一下子全都瞪得老大了起来。

    祭坛上的土地崩开,居然骤现出半截硕大的石碑。此变故一出,不禁令所有参加祭祀的人全都跪倒。

    “彗星神,彗星神显灵了。”

    祭坛下的人群中,不禁响起了不知哪里人这样的呼声。跪倒的众人纷纷叩首,表现出对于彗星神名最为虔诚般的信奉与敬仰。

    “看,石碑,那石碑上似乎还有字的。”

    “有字,什么字?!?”

    伴随着祭坛下忽然又起的呼声,原本静寂的众人开始了骚动。

    所有人似乎都充满了好奇,但面对这样不知凶吉的变故,却没有人敢踏上祭坛一步。

    “真的有字吗?”

    “哦,似乎是真的有啊。”

    “字还不小呢,就是不算太能看得清楚。”

    有人大胆地抬起头,同时也看了个模糊。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既心中畏惧,又充满着难以形容般的好奇。

    “彗星神真的显灵了吗?那石碑上的文字,莫非就是神明的旨意吗?”

    “哦,伟大的彗星神。历经百年,它终于又降临到我们起源这片土地了……”

    人们纷纷仰慕,激动的声音带着颤抖。矶子也在祭坛下,此时也和部落中的众人一样充满敬畏的跪倒在地上。在他的身边,正好就是伯牙。

    “这是怎么回事儿?”

    矶子心中不解,回首偷眼去看,却看到伯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然般的笑容。矶子心中一震,却也猜到了十之**。

    从伯牙表现出的神态来看,矶子基本能够想到这件事应该和伯牙七天的行动有着莫大的关系。

    “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事发当时,祭坛上的石碑明明没有任何人在。而那石碑,也是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从地底下钻出来的。难道是这石碑长了腿的,要不然就是伯牙兄弟本身就会什么不为人知的法术吗?还有,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矶子心中不解,却莫名对伯牙的能力和智慧更加敬畏了。

    这正是“曾经旧问不得解,为今惊疑又上心”。预知后事怎样、碑文若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