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英雄相惜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史称“志霸大陆”。它与地球相仿,同受宇宙眷顾。

    所谓的诸国,不过是志霸大陆一个时代的名称而已。

    这里原本是个妖兽横行的星球,人类因儒弱无法崛起。然彗星陨落,辟荒芜为良田、化废丘为神域。儒弱的人类,像是得到了神的眷顾,在这片妖兽横行的星球得到了立足之地。

    这片土地,被后人称之为起源之地。强大凶猛的妖兽畏惧神对于这片土地的庇佑,莫名不敢近。而最早的人类,也为了生存从四面八方涌来这里。

    儒弱的人类在这里开始学会耕种、养殖,慢慢从群居开始崛起、发展。历经千百万年,终于从最初的群居发展为了部落。如同地球人类的发迹史一样,他们也逐渐拥有了自己的文明。智慧,让他们在岁月的历练中,拥有了与强大魔兽相庭抗礼的能力。

    诸国时代的第一个王朝,名字也叫夏。然而它的形成,却和地球人类文明的崛起略有不同。

    关于诸国的古书之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东兴有一农户,生一子取名为矶。矶身长九尺,天生神力。时年九岁,便拥有能与成年人相互摔跤的实力。待到成年之时,便可轻松手格猛兽。因为颇具影响力,二十岁的时候矶子便被该部落之中的长老们推举成为了该部落之中的首领。

    根据古书之中的记载,起源之地最初并不是很大。

    因地处山峦环抱之地,绝佳的地势让早期的人类拥有了足以抵挡强大妖兽的能力。然而起源之地毕竟身居偏隅、地势狭小,人类想要得到更大规模的发展,便需要更加辽阔的土地。而除了早期人类赖以生存的这片起源之地,整个志霸大陆的其他地方都在强大妖兽的统治之下。

    “我们人类想要发展,早晚注定要离开这片我们赖以生存的起源之地并且走向更加广阔的大陆才可以。然而走出起源,肆虐纵横的强大妖兽便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不将他们彻底击溃,我们必将永无宁日。”

    部落长老的议会上,年轻的首领矶子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要走出去,不走出去我们早晚会被彻底的困死在这里。”

    年轻的矶子,拥有着非同凡人的胆魄。然而面对他这样的想法,族中的长老却全都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矶子虽然年轻,但却清楚的了解他们心中的担忧。

    这么多年,人类和魔兽的较量从未停止。而面对强大的魔兽,儒弱的人类之所以能够守住这片赖以生存的地方,主要还是依仗着地势的天险。一旦走出起源,那么便注定要弃守为攻。没有了地势的优势,面对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兽,儒弱的人类便如孩童般不堪一击。

    矶子虽然是部落中最勇猛的战士,但也因此而踌躇了。

    夜晚下的星空,一轮皎洁的苍月照耀着这片地域有限的土地。矶子彻夜难眠,却在帐外的灯火中感觉到了一道徘徊的身影。他出帐去看,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身材伟岸的年轻人就站在帐外的营地上。

    火光照亮着他年轻但却充满坚毅的脸,一双目光如电更是让矶子感觉到他整个人别样般的神采。

    “你是谁?这么晚了,你在我的大帐外做什么?”

    面对矶子的询问,那人坚毅的脸上掠过一抹浅然般不乏自信似的笑容。

    “这么晚了,首领不是也没有睡吗?莫非与我相同,心中正为同一件事而烦恼吗?”

    “哦……”

    矶子听出年轻人的话里有话,又见他神采奕奕分明就是有备而来。矶子聪慧,知道这个人并非等闲。反正自己心中烦闷,如今也睡不着。索性微然一笑,大度的请这年轻人到自己的大帐中叙谈。

    既到大帐之内,矶子便询问这年轻人的姓名。原来这看似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是和自己同族一位长老的儿子,名叫伯牙。今年正和自己的年龄也恰好一致,刚满二十岁。

    两个同龄的年轻人坐在一起,自是有了不少的话题。

    “我看兄弟晚上在我帐外站着,看样子倒似乎是有意在等待着我啊。我知道你有话要说,如今不妨直言。”

    矶子性格爽朗,伯牙更是开张不公。

    “今日部落长老大会,我父亲回去之后已经对我诉说了一切。”

    “这样啊。”矶子点头:“莫非兄弟这么晚来找我,是为了今日部落中我谈到的事情吗?我的提议如何,兄弟不妨直说。”

    “从大局来说,恰到其份。只是细节不足,难以支撑。诸位长老所以不语,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闻听伯牙所言,矶子不禁一声叹息。

    “魔兽肆虐强大,我起源有山川地势之险。一旦走出去,确实要面临太多的困难啊。”

    “呵呵,首领所说倒是不错。不过以我来看,相比于魔兽之患,更加重要的还是人心啊。”

    “哦?这话怎么讲?”

    矶子疑惑,不禁询问伯牙。伯牙坦然一笑,不答反问。

    “诉说我人族崛起,来起源之地已经有多少年了,首领可知道?”

    “你我不过二十岁,但族中长老那边却都有传闻。我人族来到起源之地,如今已经有十几代了。我们在此繁衍生息,这才有了如今的规模。若说多少年了,怕是上百年也不算多吧。”

    “不错。”伯牙点头,又问道:“那我人类种族之兴起有多少年了,您可曾知道吗?”

    “这个……”

    矶子踌躇了。他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伯牙,不知道伯牙这样询问是何用意。想他们人族来到起源都已经历经十几代,若是论起最初人类的起兴,怕是还要往上推算几百上千年。莫说他一个部落首领不知道,怕是部落中的大长老们或者其他部落之中的智者、贤士也没有几个能回答出这样的问题。

    面对矶子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伯牙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溯的意思。他喝了一口水,抬起头再度面对矶子。

    “我人族在起源之地,如今历经十余代。但论及我人族的崛起,莫说你我,便是族群中的长老们也未必知晓。那么我敢问首领,若论及我人族的文明,最为强盛的时期是在哪里?”

    “这还用问,自是处于当下。”

    “正是。”伯牙点头,正色道:“我人族初兴之时,族人散落。若论文明,远远不及如今。而妖兽之残暴,与今日相比却没有什么两样。那时候我们的族人,没有今天我们先进的武器、更没有所谓的起源天险。然而面对和今天近乎相同肆虐残暴的妖兽,我们不仍旧还是走到了今天了吗?故而妖兽并不可怕,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能够团结一心。曾经我们的先祖,所以能够在夹缝中生存并且有了今天的辉煌,全都是他们拼死一搏的结果。而今天的我们,所以不敢走出这里,是因为习惯了这里的安逸、没有了曾经的危机感所导致的啊。”

    一番言论,矶子恍然大悟。

    “兄弟这番话,的确很有道理。照这么说来,我们真的有望走出这片山脉奔向更广阔的土地吗?”

    “当然有望,而且这也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就像您说的,我们不走出去,早晚会困死在这里。既然魔兽和我们人族的战争早晚都要打响,为什么我们不选在此时呢?”

    “嗯,言之有理。”

    矶子听了伯牙的言论,原本灰冷的内心再度得到了振奋。他凑近伯牙,亲自充满恭敬的给他倒了杯酒。

    “如何走出去,还希望兄弟能够不吝赐教才是。”

    “团结一心,非举我人族全族之力而不能胜。”伯牙态度决绝:“如首领所言,也和我刚刚说的一样。我们的族人想要发展,就需要更辽阔的土地。然而走出这里,必然会开启我们人族与魔兽之间的一场大战。这样大规模的战争,没有上下同心的力量是绝对不能成功的。毕竟道理虽然如同我们分析的,但魔兽的强大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的部落真的是太小了,人力匮乏。而想要彻底打赢和魔兽展开的这场战争,没有所有部落以及所有部落勇士们绝对的支持是没有可能成功的。”

    “嗯,人心。你说的不错,如今最大的问题还是人心啊……”

    矶子想到了之前伯牙分析到的核心,此时才发自内心的深有感触。

    不得不承认,年轻的伯牙将局势分析的鞭辟入里。只是一句人心说出来虽然容易,但想要得到却势必登天。如今别说得到所有部落首领以及整个人族的支持,即便是矶子所统帅的部落内部都没有人甘愿去冒这样的风险。魔兽凶悍依旧,人心却早已没有了曾经命悬一线般的危机感。

    矶子心中虽然明白,却完全没有了主意。

    他眉头深锁,却忽然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伯牙仍旧一副泰然自若般的样子。矶子心中惊讶,心想:“他深夜特来寻我,分析的局势更是头头是道、鞭辟入里。莫非面对如今的人心困境,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什么良策了吗?”

    这正是“欲解心中困惑事,须听身边智士谋”。预知伯牙心中主意、计策如何?且看下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