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空,當太軒的氣勢在此時再度瘋狂暴漲的時候,面對着這一幕,就連郗菁這等不曾心懷畏懼的人,一時間都是生出了一絲無力的感覺。

她自然是看得出來,這太軒的力量不僅是汲取了這片戰場中無數人的血氣,同時也來自於聖族的那些頂尖法域強者。

這些力量匯聚於一身,自然是形成了一種恐怖存在。

只是讓得郗菁等人有些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家伙的身軀怎麼能夠承受這種級別的力量...按照常理來說,就算是法域第三境,也不至於能夠擁有如此的力量。

他們的目光看向了太軒眉心的聖瞳,聖瞳暗紅,深邃幽暗,猶如是惡魔之眼一般,散髮着無盡恐怖。

這一切,應該都是源自於這家伙的聖瞳之力...

在那諸多驚駭的目光中,太軒伸了個懶腰,似是舒展了一下身軀,他面帶笑意的註視着諸天這邊的法域第三境們,笑道:“接下來準備好迎接什麼叫做恐懼了嗎?”

沒有人回話,但每個人的臉色都是有些陰沉,顯然都是明白如今局面對他們來說極為的不利。

太軒面帶笑意,只見得有光芒自他的天靈蓋升起,宛如是化為了一朵慶雲,而慶雲之中,光芒凝聚間,竟是形成了一面六角光鏡,光鏡閃爍間,似是無邊恐怖散髮。

“此為,歸虛聖光...”

伴隨着太軒漫不經心的低語聲,只見得那六角光鏡猛的一顫,這方天地間的源氣滾動沸騰,直接是在頃刻間就被吞入鏡內,下一個霎那,浩瀚源氣被封鎖的壓縮,繼而猛然噴發!

咻!

一道肉眼難以企及的光束暴射而出,這道光束,法域第三境以下甚至都難以看見,可唯有郗菁這些人此時渾身汗毛倒豎,感覺到了致命危機籠罩而來。

那道光束的毀滅力,連他們都感覺到心驚肉跳。

此時太軒的力量,太過恐怖!

所以郗菁,徐北衍等諸多法域第三境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催動法域之寶,傾盡全力的迎上。

轟!

兩股足以貫穿星河的洪流相撞,源氣氣浪肆虐十萬里,掃蕩穹蒼。

噗嗤!

然而碰撞的瞬間,諸天這邊便是有着數位法域第三境一口鮮血噴出,那是法域之寶直接是在這種級別的衝擊中被震碎,而他們自身也是受到了牽連。

待得衝擊波散去,諸天這邊的法域第三境強者們皆是面色難看,顯然這一次的交鋒,那太軒竟然是以一人之力,生生的壓住了他們所有人!

如此恐怖!

而那遠處大撤退的諸天大軍望着這一幕,更是齊齊失語,眼中的惶然難以遮掩。

徐北衍深吸一口氣,目光轉向郗菁,沉聲道:“眼下你還打算硬拼嗎?那隻不過是在白白送死而已!”

郗菁雙手緊握,白皙的手背上有着青筋浮現,銀牙緊咬,顯露着內心的不甘。

而其他此前跟隨着郗菁衝鋒的法域第三境們也是沉默下來,此前的太軒雖強,但卻並非不可敵,可此時的後者實力再度暴漲,就算他們所有人聯手,都已經不再具備優勢。

若是繼續鬥下去,他們這邊的傷亡只會更大。

“那太軒眼下以聖瞳增幅了自身實力,雖說其能力詭異,但我料想這種增幅應該也是有着時間限制,我們不可再莽撞,眼下退回防禦結界,憑藉著結界拖延時間,若是能夠拖到他的增幅結束,到時候才是我們反撲的機會!”徐北衍迅速的說道。

其他的法域第三境們聞言微微點頭,徐北衍此說,倒的確是有些道理,他們先前纏住太軒,應該能為大軍的撤退爭取到一些時間。

郗菁這一次也沒有再反對,只能輕嘆了一口氣,望着遠處虛空中太軒的眼中充滿着殺意與不甘。

徐北衍見狀,面色微松,下一刻,所有人法域第三境身影都是化為流光破空而回。

諸天大軍見狀,也明白這些法域第三境都是頂不住了,於是只能倉惶的加快了撤退速度。

“一群喪家之犬。”

太軒望着這一幕,笑着搖了搖頭。

只是那眼眸中,卻是沒有半點笑意,反而充斥着冷漠與無情。

他身影一動,虛空上有殘影浮現,其身影如瞬移般閃爍而出,直接對着撤退的諸天大軍追擊而去。

龍首戰區中,滑稽的一幕出現了,諸天大軍氣勢磅礴的在前逃,而在那後面,太軒一人追擊,遠遠看去,仿佛是虎豹於草原上閑庭信步的圍獵着羊群...

郗菁等諸多頂尖強者心中都滿是憋屈,他們能夠達到如今的地步,自然也算是諸天中的天驕,這些年來歷經了無數戰鬥,可卻從未像今日這樣,所有人被一個人攆着跑。

想必此時那石龍秘境外觀戰的諸天聖者,恐怕也是一般無二的心境。

這般追擊,持續了片刻,後方那防禦結界已是在望。

處於大軍最前方的人,已經開始接近。

徐北衍見狀,催動了掌心間操控結界的權限,頓時那層結界光罩自中間裂開,形成了一個口子。

“所有人,速速退進結界!”郗菁的叱喝聲,也是隨之響起。

大軍亂騰騰的,不斷的蜂擁而進。

轟!

不過此時,在那大軍的後方,突有浩瀚洪流從天而降,直接就將那一片區域的諸天人馬瞬間融化,化為滾滾血氣升空而起。

顯然,那太軒追上來了。

大軍的撤退更為的混亂了。

後方遠處,太軒踏空而行,袖中不斷的有一道道恐怖光流呼嘯而出,他嘴角帶着笑意,不斷的在血洗着一**諸天人馬,特別是在聽到那些絕望的哭嚎時,他嘴角笑意變得更為的濃郁了。

郗菁等法域第三境的強者看着眼目赤紅,可他們的防禦範圍也是有着限制,只能夠庇護處於這個範圍內的大軍,而若是還要再擴大範圍,就會進入到太軒的攻擊範圍。

徐北衍則是沉聲道:“諸位,眼下護持更多的人退進結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小不忍則亂大謀!”

於是他們只能強行的轉開目光。

而此時,在那大軍的後方一處。

武瑤,蘇幼薇,趙牧神等原本屬於周元那個隊伍的人,都是在迅速的撤退,他們此時的面色也是極為不好看,畢竟誰都沒想到,諸天會崩盤得這麼快。

“這一次簡直比當年古源天之爭還要艱難。”武瑤秀眉緊鎖,銀牙緊緊的咬着,她性格本就強勢,可在這裡,她卻只能跟着大軍逃竄。

旁邊的趙牧神,蘇幼薇皆是沉默着,那名為太軒的人實力太過的恐怖,他們懷疑那家伙,恐怕都是達到了法域境的極限,距離入聖,都只有一步之遙了。

那種層次的力量,也難怪諸天這邊眾多法域第三境都擋不住。

“加快速度吧,那瘋子在到處清掃大軍尾部,他應該是想要殺人奪取血氣!看樣子恐怕快要輪到我們這邊了。”趙牧神悶聲道。

轟!

而就在他聲音剛落的那一瞬,一道蘊含著讓人恐懼力量的光流從天而降,直接是將不遠處一片區域的人盡數的抹殺。

這邊的隊伍頓時一靜,有點頭皮發麻。

趙牧神嘴角也是抽了抽,道:“快,下次說不定就到我們頭上了!”

武瑤,蘇幼薇等人齊齊怒視而來:“你閉嘴!”

不過他們的怒喝聲尚未完全的落下,他們面色猛然劇變,因為他們見到頭頂虛空陡然破碎,一道毀滅光流如天瀑般的降臨而下。

而那光流,直指而來。

那一瞬,所有人臉龐上都是有着恐懼之色浮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