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淵泉殞命的那一刻,這第七十七戰區的錨點之爭,基本就算是有了結果。

而那結果,無疑是大出人意料。

誰都沒想到,這在聖族之內有着不低聲名的金甲淵泉,竟然會栽在這裡...原本以他們這支隊伍的整體實力,就算是要去爭奪那些熱門戰區,都算是有着不小勝算的。

可惜,他卻陰溝里翻船了。

隨着吞吞殺出破碎的法域,將淵泉殞命的消息傳出時,那些聖族強者皆是驚駭欲絕,士氣幾乎是瞬間崩塌下去,戰意全無。

於是,當吞吞踏空咆哮而來時,聖族的隊伍盡數的潰敗,然後開始亡命逃竄。

而艾糰子,武瑤,蘇幼微,趙牧神等人望着這一幕,則是有點恍惚,先前的他們正與對方苦戰,那個時候他們的內心也充斥着擔憂,因為他們很清楚那淵泉的強大,法域第三境,足以橫壓在場所有人。

一旦周元與吞吞無法抵擋住那淵泉,那麼今日他們這裡,必然將會面臨一場屠殺。

可誰能想到,正當他們心中忐忑的時候,吞吞卻是帶來了一個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

“淵泉竟然被殺了,怎麼可能呢...”艾糰子抹去臉頰上的血跡,怔怔出聲。

那可是法域第三境的頂尖強者啊,周元與吞吞,一個源嬰境,一個初入八品,正常來說,雙方的戰力應該並不在一個等級上...就算周元以往有越級而勝的戰績,但誰敢把這種事按在淵泉的頭上?

類似淵泉這種級別的強者,就算是在聖族中,都不是什麼小角色啊!

“殿下有無敵之姿。”蘇幼微嫣然輕笑,白皙清麗的臉頰上流轉着光澤,旁人對於這個結果感到很是不可思議,但她卻是接受得最快,因為對於周元,她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

一旁的趙牧神最不喜歡蘇幼微對周元這種無腦吹捧,條件反射般的就要反懟回去,不過當他一想到那殞命的淵泉時,嘴中的話卻是有些難以吐出去了。

他同樣能夠算得上是天驕,所以才更明白這之間的難度,周元此次的戰績,一旦傳出去,必然會讓得諸天都嘩然。

畢竟此次他斬殺的可不是什麼小貓小狗,而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法域第三境,這是最臨近聖者的層次。

“這混蛋,越來越變態了。”最終,趙牧神只能悶哼一聲,明明在那當初九域大會上,這周元想要勝他,都得傾盡全力方纔險勝,可如今,雙方的差距已經開始拉開。

不過趙牧神卻並未因此就生出什麼絕望頹廢的情緒,反而目光灼灼,眼有信念:“我不會認輸的,如今諸天與聖族摩擦越來越多,這必然是萬千載未有之局,其中自有大機緣而生,若能抓獲,我趙牧神也將有望聖者,到時自然不虛他!”

武瑤偏過頭,鳳目望着遠處法域消散的地方,那裡之前有法域籠罩,他們無法察覺到其中爆發了何種級別的大戰,但能夠想象得出來,那必然是極為的慘烈。

兩支隊伍的爭鬥,最為重要的一處,就是周元與淵泉。

不論誰敗,都將會帶來致命的結果。

周元應該也明白他所承擔的重任,但他最終依舊是抗了起來,那個人,有着超乎人想象的堅韌,而這種堅韌,或許就是從當年他那聖龍之氣被她的父皇生生抽出那一刻所開始培養出來的。

“父皇,雖然你做了許多愚蠢的事情,但或許也在無意間造就了一位真正的聖龍...說起來,也是真的可笑。”

武瑤鳳目微垂,眼帘中有着複雜的情緒。

...

石龍秘境外,諸天聖者所在。

而此時眾位聖者有點安靜,他們的目光,都是帶着一點驚愕的望着一處光幕上,那光幕中的影像,正是周元斬殺淵泉的那一幕。

“好凌厲的一道赤梭...”一道有些贊嘆的笑聲響起,打破了安靜。

眾聖看去,只見得金羅古尊含笑頷首。

“這道赤梭上,我感應到了一些曾經熟悉的波動,應該是源自蒼玄天吧...蒼玄天那一位,倒是可惜了。”金羅古尊緩緩道。

眾聖神色皆是一動,蒼玄天在諸天中是實打實的吊車尾,實力也算是最弱,其中所出的聖者也是數量最少,不過其中最為出名的,自然要數那位蒼玄老祖。

對於這位蒼玄老祖,在場這些聖者,也是心有敬佩之意。

蒼玄天所出的聖者雖說數量最少,但卻並非就真的只有蒼玄老祖一位,只是以往那些聖者,最終都是脫離了蒼玄天,這倒不是他們忘本,而是不得已而為之。

蒼玄天在那遠古時期,就被聖族侵蝕嚴重,其中有諸多隱患,這種隱患對於法域都沒任何的影響,可若是踏足聖者的話,則會受到影響侵蝕,造成自身精進緩慢。

而蒼玄天以往那些聖者,為了不受此拖累,只能離開蒼玄天。

可如此一來,那所造成的影響就是因為沒有聖者坐鎮,聖族在這座天域中的侵蝕越來越嚴重,在那遠古時期,聖族甚至可引雷劫降臨,直接將一些對聖族不敬的宗門勢力生生毀滅,視蒼玄天生靈如芻狗。

那時整個蒼玄天都是將要落入聖族的掌控,而其他四天,則被聖族牽制,難以援助。

而在這種危難時刻,蒼玄老祖破聖,他未曾選擇離開蒼玄天,反而是停留於蒼玄天,並且獲得了蒼玄聖印的認可,晉為蒼玄天天主,這才讓得蒼玄天得以自聖族掌控中脫離。

不過蒼玄老祖也為此付出了代價,最終甚至...聖隕。

在場的眾聖面色肅穆,他們對於蒼玄老祖的這種選擇抱有最大的敬意。

金羅古尊望着光幕中那道年輕的身影,然後對着蒼淵一笑,道:“蒼淵,你這弟子,或許將會是蒼玄天自蒼玄老祖後,第二位所出的聖者。”

眾聖也是有些感嘆,如果周元真能入聖的話,那蒼淵這一脈,豈不是一脈三聖?這可真是前所未見。

蒼淵聞言,蒼老的面龐上有着欣慰笑意浮現,然後他瞥了一眼一旁的綠柳,後者面無表情,眼睛也未曾看向周元所在的那道光幕,猶如是個睜眼瞎子一般。

蒼淵卻不打算這麼輕易的放過他,淡笑道:“綠柳聖者,周元這般表現可還入眼?”

綠柳眼角抽搐了一下,他如何聽不出蒼淵言語間的意思,不過周元此次的戰績連金羅古尊都稱贊,他就算心中膈應,又能挑出什麼刺來,所以最後只能勉強應聲道:“還算不錯,不過應該也到極限了,後面的爭奪,還是得看前面那些。”

見到這老東西現在都還要強自嘴硬,蒼淵也只是微微一笑,不與他再做爭辯。

而他這般態度,則讓得綠柳更為惱怒,只能在心中悶哼一聲。

“老東西,得意個什麼勁,打個前十的法域第三境就這麼困難,那最後的爭奪,還不是得看北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