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窺視,反饋而回的畫面,讓得周元本體都是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目。

在神魂窺探視角下,他看見了那是一片處於黑暗中的空間,空間極為的龐大,而俯視而下,則是在那空間中央的位置,看見了一道巨大的光膜,光膜無邊無際,仿佛沒有盡頭。

而如今,在光膜之外,有無數聖族強者懸浮,他們仿佛是組成了某種大陣,運轉着恐怖的力量,不斷的撼動着那道光膜。

在聖族這種舉動下,那神秘光膜則是有着漣漪自錶面蔓延出來。

當漣漪涌動時,光膜內部的景象,似乎也是變得有些若隱若現了起來。

而周元則是借助着這霎那間窺視,看見了其內之物...

那似乎是一頭無比巨大的石龍,石龍斑駁,充滿着時光沖刷的印記,而且那石龍散髮着一種極為原始,古老的氣息,仿佛天地初開時所誕生的一般,讓人心生敬畏。

石龍之巨大,即便只是一枚龍鱗,若是放在其他地方,恐怕就是一處萬里之地,由此可見,其全身是何等廣袤,雄偉。

這完全是一座石龍大陸。

龐大到看不見盡頭的石龍盤踞於黑暗空間深處,被神秘光膜所包裹,而在石龍的身軀上,周元似乎又隱約見到了一些光點閃爍,光點內,仿佛有人影盤坐,只是在這些人影身上,他感受不到半點的生機,如此更是給人一種詭異之感。

短短一瞬的畫面,就讓得周元內心泛起驚濤駭浪,那空間深處的石龍所散髮的氣息,他並不陌生,那赫然是祖龍殘魂所化,這與龍靈洞天祖魂山內的祖龍殘魂如出一轍。

只是這裡的祖龍殘魂顯然是更為的龐大,乃至於甚至都凝煉成了一座石龍之形,遠非祖魂山內的可比。

這聖族隱匿於此,這般的興師動眾,是要破開那光膜,奪取石龍嗎?

周元感覺,他似乎是在無意間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嗯?!”

不過也就是在周元心中震撼時,這黑暗空間中,突然有一道冷哼聲響徹而起,震蕩星空。

一道蘊含著偉力的目光猛然投射而來,直接是鎖定了剛剛進入空間的四名聖族法域強者,緊接着,一道如九天驚雷般的怒喝炸響:“螻蟻竟敢窺探我聖族之秘?!”

那怒喝炸響傳開,周元神魂震顫,他幾乎是毫不猶豫間,直接自我磨滅了這道神魂印記,免得被聖者抓住,追蹤本體所在。

混沌虛空中,迷霧小島上。

周元眼睛陡然睜開,臉龐上有駭色浮現,他根本來不及有絲毫的解釋,袖袍一揮,源氣便是將面前驚疑的蘇幼微三人裹挾,道:“惹禍了,快跑!”

雖說及時磨滅了神魂印記,但他顯然已經被聖族聖者所察覺,此時再不跑,恐怕小命難保。

他將速度施展到極致,破開混沌虛空,瘋狂逃竄。

不過,他顯然還是小瞧了聖者的手段。

就在周元帶人瘋狂逃竄的那一刻,混沌虛空劇烈的震蕩起來,下一刻,混沌被撕裂,有一隻冰冷的巨大眼目浮現出來,直接是鎖定了逃竄的周元一行人。

“卑賤螻蟻,既然來了,還想走?”

隨着音落,混沌攪動,只見得有混沌風暴匯聚而來,直接是化為一隻混沌巨手,遮天蔽日的直接對着周元拍去。

周元見狀,頓時駭得頭皮發麻,這聖者當真是霸道,竟然連混沌虛空中的混沌風暴都能隨意的驅使,掌控,要知道這等風暴,就算是法域強者落入其中,都是凶多吉少。

而如今被聖者驅使,威能更是恐怖,只要是沾染上絲毫,必是死無葬身之地。

武瑤,蘇幼微見到這一幕,也是俏臉發白。

趙牧神更是忍不住的罵道:“你究竟幹了什麼?!怎麼會引來聖族聖者追殺?!”

此時的他實在是鬱悶萬分,他們在這混沌虛空混跡兩年,都未曾遭遇過聖族聖者,可如今只是跟着周元出來了一趟,結果先是被聖族法域狂轟猛炸,緊接着又招來了聖者親自追殺,這連番刺激,直接是讓得素來桀驁,冷鶩的他,都是有點心態爆炸。

不過周元此時哪有心情理會他的爆炸心態,只是拼了命的催動源氣,亡命逃竄。

但不論他如何的施展速度,那風暴大手都是在迅速的鎮落,那模樣,仿佛是無視一切的空間,根本無從躲避。

周元面色凝重,心思急轉着逃命之法。

而此時,吞吞出現在其頭頂,弓着身軀,對着那鎮落的風暴巨獸發出低沉吼聲,獸瞳中有凶光閃現,顯然是打算危急關頭衝出抗衡,為周元博得一絲逃命機會。

“吞吞,不要妄動!”

周元急忙提醒了一聲,雖說如今吞吞已是晉入八品,但要與聖者抗衡還是差得太遠。

吞吞發出低吼聲,利齒間黑芒閃爍跳躍。

而也就是在這瞬息間,風暴巨手覆蓋而來。

吞吞再也忍耐不住,身軀一躍,陡然膨脹起來,化為威風凜凜的戰鬥形態。

不過就在它將要與那風暴巨手硬抗的時候,上方虛空陡然扭曲,光芒大盛間,有一朵巨大無比的聖蓮徐徐的綻放開來,聖蓮迎上了風暴巨手,兩股偉力碰撞,但卻並沒有引發什麼驚天動地波瀾,反而是在碰撞間,互相無聲無息的湮滅。

“呵呵,堂堂聖者,追殺一個源嬰小輩,聖族聖者,當真是不知曉臉皮為何物嗎?”

隨着兩股偉力的湮滅,一道讓得周元熟悉的蒼老笑聲也是在這虛空中響起,緊接着虛空波盪間,蒼淵的身影便是浮現出來。

混沌虛空上,那聖族聖者冰冷巨目盯着蒼淵,然後又帶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寒意掃了周元一眼,最終這位聖族聖者沒有與蒼淵半句廢話,混沌震動間,那巨目也是漸漸的消散。

雖然不甘,但那聖族聖者也知曉,既然諸天聖者及時趕來,那他這裡是暫時奈何不得了。

而且眼下秘境可能暴露,他也必須立刻傳信於族內,接下來,恐怕將會有一場極大的爭端了。

周元等人見到那聖者退去,頓時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蒼淵來到周元一行人面前,有些無奈的道:“你這小子,也太能招禍了,怎麼會引來聖族聖者的?若非在你離開諸天城時,我在你身上暗中下了烙印,恐怕還真是趕不及。”

周元則是憨笑一下,然後面色肅然起來,他沒有多解釋什麼,只是眉心神魂之光一閃,便是有一道神魂之力包裹着此前他所窺見的畫面,直接傳給了蒼淵。

蒼淵眼帶疑惑的接收過來,而當他在見到那畫面中的黑暗空間以及石龍時,素來輕風雲淡的臉龐也是猛然間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