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族與聖宮的隊伍狼狽退去的時候,天淵域與蒼玄天的人馬也並未追擊,他們望着前者那諸多的狼狽身影,一時間有些感慨。

誰能想到,這以往在他們心中神秘莫測的聖族,竟然也有着如此狼狽的時刻。

大峽谷內,一片安靜,一道道目光投射於立於最前方那道年輕身影上面,那些目光中,皆是帶着濃濃的感激與敬畏。

蒼玄天的各方勢力都明白,今日若是周元沒有出現的話,恐怕此時他們必然是在劫難逃。

於是,大峽谷內,蒼玄天各方勢力在微微沉默後,皆是對着周元所在的方向,抱拳彎身。

周元望着眾人,很多人的臉龐上都帶着一些悲傷,雖說聖族隊伍被打退,但蒼玄天依舊是有着不小的損失,不少同門師兄弟,皆是在此前的大戰中所喪命。

這些蒼玄天的勢力,可謂是承受了生離死別。

他輕輕擺了擺手,也沒辦法說什麼安慰的話語,畢竟這就是戰爭,並非是什麼宗門歷練。

而這一刻,他也更為深切的明白,這聖族,的確是諸族的生死大敵。

當兩者相遇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見,唯有你死我活。

畢竟雙方的立場截然不同,聖族自詡諸天之尊,天源界之王,他們聖族才是最為高貴強大,而其餘諸族,唯有被奴役與臣服...

據說在遙遠的年代時,聖族更為強盛,壓制得其餘諸族都無法抬頭,將其視為任意宰殺欺凌的芻狗,在最為黑暗的時刻,諸族幾乎是被壓制得喘不過氣,不少種族甚至是在那個時候被聖族所滅絕,而也多虧得諸族氣運不絕,彼此聯手,再加上一些驚才絕艷的偉岸存在橫空出世,漸漸的穩住大局,最終在經過數次的天地大戰後,方纔令得諸族有瞭如今的五大天域。

不過先前那吉摩所說的話雖然難聽,但即便是周元也不得不承認,聖族所占四天,算得上是天源界九天氣運最盛之處,從某種角度來說,稱上四天,倒還不算是自己貼金。

周元眼神沉凝,這算是他第一次真正的親自與聖族的強者交手,後者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的確是讓他極為的心驚,以他如今的力量,就算是放在混元天內,他感覺都只有關青龍能夠對他造成威脅,若是不自謙的話,他應該算得上是混元天天陽境的第二人,算是取代了王玄陽的位置。

可即便如此,他今日也未能將那吉摩所斬殺。

要知道,吉摩所在的聖靈天,在聖族四天中,僅僅排名第三。

真不知曉,那排名第二的聖王天以及那最為神秘強大的聖祖天內的聖族天驕,又該會是何等的棘手。

周元深吸一口氣,將眼中的凝重與忌憚收起,然後他的身影對着大峽谷一處落下。

這裡是以楚青,李卿嬋為首的蒼玄宗弟子所在處。

而在瞧得周元來到時,那些蒼玄宗的弟子們明顯是變得拘謹了一些,眼神敬畏,其實光論輩分的話,他們大部分都比周元要高一些,甚至連楚青,李卿嬋都比他們小一輩,但在這種地方,輩分與資歷並沒有多大的作用,一切都是需要以實力說話。

畢竟,在遇見聖族的時候,你擺出任何輩分資歷,所迎接你的都只會是屠刀。

雖說周元以往是蒼玄宗的聖子,但人家現在,更是混元天天淵域的隊長啊。

“楚青師兄,卿嬋師姐...數年不見,別來無恙啊。”不過在那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周元的臉龐上卻是有着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

聽到周元這般稱呼,幾乎所有蒼玄宗的弟子都是喜上眉梢,同時暗中的鬆了一口氣,這說明周元依舊在承認他以往在蒼玄宗的身份。

這立即就讓得眾多蒼玄宗的弟子對他多了一些親切。

楚青那長長的頭髮已經消失,再度變成了璀璨的光頭,他摸摸頭,感嘆道:“周元師弟,沒想到最後竟然會是你跑來救我們,可真是把師兄我感動壞了,如果可以的話,我都願意將卿嬋師妹介紹給你。”

砰!

不過他這話剛說完,一旁的李卿嬋便是柳眉倒豎,一腳便是踹到楚青腳彎處,直接將其踢得半跪在了周元面前。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李卿嬋冷冷的道,這家伙之前倒還算好,結果危機一退,又變回了性子。

周元乾笑一聲,這楚青師兄還是一如既往的不着調啊。

“楚青師兄,這大禮就免了。”周元扶起楚青。

楚青悻悻的甩開了周元的手。

周圍蒼玄宗的弟子都是發出低低的笑聲,一時間倒是將那拘謹而略帶悲傷的氣氛給打破了去。

李卿嬋清冷的眸子註視着周元,輕聲道:“這一次,可真是多謝你了。”

她明白,若不是周元如天神下凡般的趕來,現在的她,應該已經是帶着蒼玄宗的弟子狼狽逃命了,在這之間,不知道多少師兄弟將會葬身於此。

“我也是蒼玄宗的弟子...我之前遇見了青魚和綠蘿,不過我還是來得晚了一些。”周元緩緩的道,他看得出來,蒼玄宗也有不少弟子死傷。

楚青拍了拍周元的肩膀,道:“別糾結於此,他們殞命在這裡,也是我這個大師兄沒做好,跟你能有什麼關係。”

周元能夠看見楚青那憊懶的面龐中所隱藏的一絲悲意,不過這位素來憊懶的大師兄,此時也表現出了他應有的擔當,而且周元明白,若不是楚青在最為艱難的時刻挺身而出,如今蒼玄宗乃至於蒼玄天的各方人馬恐怕根本就等不到他的救援。

周元沒有在這個話題上面多說,目光一轉,然後看見了李卿嬋身後的一道熟悉的身影。

“孔聖師兄,別來無恙啊。”周元笑眯眯的道。

那道身影,赫然便是當初蒼玄宗劍來峰的聖子,孔聖。

當初周元在蒼玄宗的時候,可沒少跟孔聖有衝突,當然準確的說,是跟整個劍來峰都不太對路,包括他們那位靈均峰主...

不過這些終歸只是一些小小恩怨而已,周元並未放在心中,畢竟後來他從蒼玄宗趕回大周王朝時,蒼玄宗那些沿途護持的弟子中,同樣也有着孔聖所率領的劍來峰弟子。

孔聖的面色略微有些不自然,有些僵硬的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他的性子算是有些傲氣,而如今的周元又是如此的耀眼,所以搞得他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

周元也明白他的心態,所以只是笑了笑,目光剛欲轉開,忽的見到一陣煙霧升起,然後他便是有些驚愕的看見了一名手拿煙桿的赤足中年男子,此時的後者,也是笑眯眯的將他給望着。

“穆無極師叔?”周元驚訝出聲。

對於這位,他可是印象極為的深刻,當年在那蒼茫大陸聖跡之地,正是這一位將他引進了蒼玄宗,從某種意義來說,這算是他的引路人。

“嘿嘿,你還記得我啊。”穆無極咧嘴笑着。

周元笑道:“當年若非師叔引領,哪有如今的周元?”

穆無極感慨的道:“若我當年沒有引你進宗門,說不得今日我蒼玄宗這天陽境一輩,就得絕種了。”

他望着周元,煙桿中的青煙繚繞,他輕笑一聲,道:“周元,你能有如今的成就,還是靠你自身,當年我能有幸引你進蒼玄宗,或許算得上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了。”

周元神色真誠:“如果沒有蒼玄宗,自然也沒有現在的我。”

以他如今的地位再迴首看蒼玄宗,或許後者整體實力還比不過天淵域,但周元卻明白,當年在那蒼玄天時,若非是蒼玄宗給予他諸多的支持,說不得最後他連為大周報仇,滅殺武王的機會都沒有,畢竟,那武煌身後,還有着聖宮。

而在周元與楚青等人敘舊的時候,蒼玄天其他各方勢力的領頭人,也是帶着隊伍對着這邊而來。

百花仙宮,問劍宗,天鬼府,北溟鎮龍殿...

四大聖宗的領頭人,皆是對周元表達着謝意。

周元一一回應,然後看向他們身後的幾道熟悉身影,面帶笑意。

“沒想到我們再次碰頭的地方,竟然會是在這裡。”

除了此前見到過的左丘青魚,綠蘿,此時的李純鈞,寧戰,甄虛三人也是在此。

當初一行一同離開蒼茫大陸前往聖州闖盪的小伙伴,也算是在這裡再次的齊聚了。

“現在我應該是連你的一條腿都打不過了。”寧戰有些惋惜的道,即便是嗜戰如他,也是明白,現在的他與周元差距太大,切磋是不太可能的了。

甄虛一如既往的陰冷,只是對着周元輕輕點頭,但那眼目中的亮光比起平日明顯要強上不少,他感覺得出來,眼前的周元並未因為雙方實力的差距就顯露出跟曾經有絲毫的不同。

李純鈞木然的抱着銹跡斑斑的鐵劍,嘶啞的道:“你剛纔那道劍光好厲害。”

左丘青魚則是白了三人一眼:“真是三根木頭。”

綠蘿笑嘻嘻的伸出素白的小拳頭,興奮的道:“大家都還活着,好有紀念意義,快點碰一下。”

周元望着這些曾經一同打拼過的小伙伴,心中也是一片溫暖,然後笑吟吟的伸出拳頭。

左丘青魚也是嬌媚的笑着,伸拳一碰。

寧戰,李純鈞,甄虛三人對視一眼,也是露出淡淡的笑意,伸出拳頭。

五人拳頭碰在一起,周元輕笑一聲。

“各位,好好活着,等我回蒼玄天時,到時候或許還需要你們幫幫我。”

四人目光皆是一閃,他們知曉周元跟聖宮的恩怨,同時不由得有些心頭顫抖,並非是懼怕,而是一種激動。

他們明白周元的意思...

等他再次回到蒼玄天時,或許,就得開始跟聖宮真正的決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