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之下,樹梢之上。

身披暗紅披風的男子垂手而立,他面無表情,但臉龐上猙獰的疤痕卻是顯露着凶戾之氣,宛如吸血的暗夜蝙蝠一般。

一股無言的壓迫感,自他的體內瀰漫出來,漸漸的將整座營地都是籠罩。

伊家的人馬,目光投射而來,皆是眼露驚懼之色。

“那是風魔盜的首領,血蝠徐風!”趙月望着那領首的疤痕男子,眼神變幻,咬着牙道。

在這小玄州,除了明面上的各方家族外,暗中也是有着一些其他的勢力,這風魔盜便是最為的出名,他們來去如風,殺人如麻,手段極其的凶殘。

各方家族也曾經試圖圍剿,但卻始終被其逃脫,久而久之下,也就成就了風魔盜的凶名。

伊秋水的俏臉也是微顯凝重,緩緩的道:“各方家族擅長明哲保身,而風魔盜這種暗勢力,應該更加清楚這個道理,徐風,這不是你們風魔盜能夠摻和的事,此時離開,我伊家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

樹梢上,那名為徐風的男子眼眸冷漠的註視着伊秋水,淡淡的道:“我風魔盜既然接了任務,可沒有不完成的道理。”

伊秋水若有所思的道:“原來搞了這麼多年,你風魔盜背後的扶持人,竟會是邱家,怪不得當面臨著一些圍剿的時候,你風魔盜總是能夠逃出生天。”

此話一齣,那徐風的眼神明顯的波動了一下,半晌後,他咧嘴森然一笑,道:“伊家秋水,還真是名不虛傳,連這都能夠猜得出來?”

“若不是如此的話,我實在想不出你們風魔盜會摻和這件事的理由,從你們以往行事的風格來看,可不是會做這種蠢事的人。”

“因為此事不論成功與否,往後你們風魔盜都沒有了存在的必要,伊家不會放過你們。”

“想必這一點你也心知肚明,別看你風魔盜凶名很盛,但在伊家與邱家的眼中,你們還是算不得什麼。”伊秋水平靜的道。

徐風臉龐微微抽搐,這令得他本就猙獰的面龐變得更為的可怕,因為伊秋水的每一句話,都戳在他內心的最痛處。

在伊家與邱家的眼中,他們風魔盜,不過只是棋子而已。

“你很聰明,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了。”

徐風聲音陰冷,道:“而且,你也不必拖延時間了,我知道你暗中將你妹妹送了出去,不過今夜,你們都走不了。”

伊秋水明眸微變,貝齒不由自主的輕咬住了紅唇。

這個徐風,不愧是凶名昭著的惡盜,真的麻煩。

“徐風,雖然你風魔盜凶名不小,不過想要吃下我們,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從你以往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也不過只是神府境中期而已。”伊秋水玉手緊握長劍,劍身之上,有着源氣涌動,化為鋒利劍芒。

而在她的身後,強悍的源氣捲動,漸漸的形成了兩道神府光環,光環之上,有着八彩之光閃爍,那是開闢八神府的標誌。

一股強大的氣勢,自伊秋水嬌軀之上散髮出來。

在這小玄州,同等級的神府境中期,能夠讓得伊秋水忌憚的人,並不多。

望着伊秋水那閃爍着八彩之光的神府光環,在場所有人都是眼露艷羡,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開闢的神府越多,不僅代表着其源氣底蘊更強,也代表着其戰鬥力更強……

當然,重要的是,未來的潛力更大!

徐風盯着伊秋水身後的八色光環,眼神同樣是微凝,不過出奇的是他並沒有露出太多的忌憚之色,只是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神府境中期嗎?那隻不過是你們知曉的信息罷了。”

伊秋水柳眉一蹙,有些不安自心中浮現。

而此時,徐風雙手緩緩的張開,下一瞬,強悍如風暴般的源氣,猛然間自其體內橫掃而出,整個天地間都是有着源氣震蕩虛空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都是見到,在徐風的背後,源氣匯聚,漸漸的形成了神府光環。

一道光環成形,第二道緊隨而現……但在第二道神府光環出現後,源氣的凝聚並沒有停止,再然後,在場所有人都是震驚的見到,第三道神府光環,顫悠悠的在徐風背後,凝聚而出。

三道神府光環,神府境後期!

那神府光環呈現六色,顯然這徐風也是開闢了六神府的人。

趙月、慕朝等人的面色大變,眼神驚懼,誰都沒想到,這徐風竟然踏入了神府境後期!

此時,那邱紀面露猙獰,笑道:“你們恐怕並不知道,兩個月前,徐風他就突破到了神府境後期……”

伊秋水俏臉嚴肅,然後毫不猶豫的低喝道:“撤!”

然後,就在她那句撤還未完全落下的時候,那徐風嘴角卻是掀起一抹森然笑意,他的身影宛如蝙蝠般的飛撲而下,五指緊握,一拳便是對着伊秋水狠狠的轟去。

轟!

狂暴的源氣在其拳頭下匯聚,暗紅的源氣宛如一輪血日,引得空間都是有所扭曲起來。

伊秋水玉手握住長劍,劍身一震,有着劍吟聲響起,凌厲劍芒暴刺而出,劍光撕裂夜色,直接與那徐風硬碰在一起。

轟!

劍拳硬憾,然而那徐風的拳頭宛如金鐵所鑄一般,竟是有着火花濺射。

狂暴的衝擊波橫掃而開。

附近的趙月、慕朝等人皆是被震得狼狽後退,雖然他們也是神府境中期,但顯然比起伊秋水弱了許多。

鐺!

伊秋水緊握住長劍的小手劇烈的一顫,白皙的指間竟是有着鮮血滴落,不過她卻是銀牙緊咬,劍光呼嘯,化為無數道凌厲劍影,直指徐風周身要害。

“哈哈!”

然而徐風卻是大笑出聲,他本就壯碩的身軀在此時直接是膨脹了一圈,皮膚錶面有着黑鐵之光涌現,顯然是修煉過肉身。

他以肉身硬憾劍光,身軀上留下一道道淺淺的痕跡,鐵拳呼嘯,帶着音爆聲,鋪天蓋地的對着伊秋水轟去。

在他那碩大的拳頭下,伊秋水纖細的嬌軀,顯得格外的脆弱。

兩人閃電般的交手了數十回合,快得讓人眼花繚亂。

“嘖嘖,真不愧是八神府,厲害厲害,竟然能夠憑藉神府境中期的時候,將我這後期拖得這麼久。”而在快速的交鋒間,徐風則是咧嘴大笑。

正常來說,神府境後期幾乎能夠以源氣底蘊壓制神府境中期,可眼下交手來看,這伊秋水竟然在他的攻勢下硬撐了下來。

雖說這隻不過是暫時的,但也足以說明八神府的優勢。

徐風不斷的大笑着,他的眼神,卻是開始變得越來越凶戾,某一瞬,他腳掌猛的一跺,身形暴射而出,竟是不顧那呼嘯而來的劍芒,一拳便是對着伊秋水胸前狠狠的轟去。

那一拳之上,狂暴的源氣肆虐。

伊秋水同樣察覺到徐風這一拳之凶悍,但此時躲避已是來不及,她美目一閃,便是劍芒一挺,直指徐風咽喉。

竟是一副以命搏命般的樣子。

不過,面對着伊秋水這般凌厲劍芒,徐風咧嘴一笑,他抬起手臂,竟是任由那劍芒刺下,劍尖刺入手臂,但在即將洞穿手臂時,卻被他的肌肉硬生生的夾住。

“伊秋水,我在刀口上舔血的時候,你怕是還沒出生呢,跟我玩什麼狠?!”

肌肉夾住劍鋒,徐風森然一笑,然後那狂暴一拳便是在周圍眾多驚駭的目光中,狠狠的落向伊秋水胸前。

“小姐!”趙月俏臉慘白,聲音尖銳。

剛猛的拳風撲面而來,伊秋水使勁的掙脫着長劍,卻是無法抽離,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鐵拳落下,狂暴的拳風裹挾而來,令得衣衫緊緊的包裹着嬌軀,顯露出動人的曲線。

伊秋水心中卻是只能低低的嘆息一聲,知曉今日,怕是真是命絕於此了。

希望冬兒能夠跑掉。

她心中想着,然後她眼神冷冽的盯着那鐵拳,眼中並沒有顯露絲毫面臨死亡的恐懼之色,而是道:“我死了,不論你逃到那裡,都得為我陪葬。”

“嘿嘿,能夠陪你這樣的大美人,我可是求之不得。”不過徐風無動於衷,顯然他也是一個狠辣之人。

那拳風,反而的更為的凶猛。

若是被擊中,恐怕伊秋水整個胸都會被一拳貫穿。

轟!

不過,就當那徐風狂暴的一拳距離伊秋水胸前僅有寸許距離時,一隻修長的手掌宛如鬼魅一般的憑空探了出來,然後五指伸開,將那蘊含著徐風全力一擊的鐵拳,輕輕的握住。

砰!

音爆聲劇烈的響起。

腳下的地面不斷的崩裂。

伊秋水與徐風的面色都是一變,他們眼神驚愕的望着出現在兩人之前的那隻白皙手掌……

伊秋水緩緩的轉過俏臉,望着身旁,只見得那裡,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道年輕的身影,淡淡的夜色下,她能夠看見一張年輕的側臉。

並不陌生……

赫然便是……周元。

面對着這種局面,即便是素來冷靜的伊秋水都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懵。

倒是周元,轉頭衝著她笑了笑。

“伊姑娘,你可不能死在這裡,不然的話,我的名聲可就被你全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