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色的心臟化為光流被聖元宮主一口吞入腹中的那一瞬,他的雙目微閉,整個天地,仿佛是在這一刻凝滯。

所有的風聲,所有的源氣流動,都是在此時止住。

猶如時空被凍結。

無數道視線帶着駭然的望着聖元宮主,因為所有人都是感受到,此時此刻,有着一種無法形容的氣勢,在漸漸的從後者體內瀰漫出來。

在那種氣勢下,天地都是在顫抖。

聖元宮主頭頂寸許處,那金色的火苗在此時迅速的壯大,最後化為一團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火焰在漸漸的流淌,隱隱間,竟是有着形成金色火蓮花的跡象。

“聖火化蓮……”

各方頂尖強者面色驚懼,牙齒都是在打顫,因為據說唯有真正的聖者,方纔能夠將那聖火,衍變成象徵著圓滿的蓮花之形。

金色的火焰蓮花成形,並且冉冉的綻放開來。

金色蓮花中有着如流蘇般的金光流淌下來,將聖元宮主的身軀覆蓋,金光穿透肉身,能夠不斷的淬煉身軀,令其完美。

顯然,在吞噬了那聖者之心後,聖元宮主竟是短時間的突破了那層桎梏,真正的踏入了聖者之境!

他那微閉的雙目睜開,眼目中倒映着燃燒聖火的金蓮,此時的他,氣息浩瀚偉岸,仿若不死不滅。

而青陽掌教他們見到這一幕,則是面色忍不住的變得有些蒼白。

因為這一刻,他們也是從聖元宮主的身上,察覺到了那種可怕的危險氣息。

聖元宮主眼神淡漠,他嘴唇一張,有着聲音迴蕩天地。

“禁源。”

當那聲音傳開時,所有人都是駭然的發現,這片天地間的源氣竟是在悄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連他們體內的源氣,都是以驚人的速度詭異消散。

咚!咚!

一道道凌空而立的身影在此時從天空上如斷翅的鳥兒一般墜落下來,狼狽至極。

這方天地,禁絕了源氣的存在。

在這裡,即便是法域,也難以存在。

這就是聖者的力量,言出法隨,一言之下,便可令得一方天地成為無源之地……

各方頂尖的強者紛紛落地,唯有着青陽掌教、天劍尊等人還能立於虛空,那是因為他們擁有着聖寶,憑藉著聖寶的威能,才能夠隔絕聖者的禁源之力。

聖元宮主只是淡淡的瞟了他們一眼,並沒有多加理會,他的視線轉回了天空上的誅靈圖,他望着其中那一道倩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這一次,你再化解給我看看?”

聖元宮主手指凌空一點,誅靈圖上的激烈震動頓時漸漸的平息下來,無邊無際的黑白之氣自其中涌現而出,甚至一些黑白之氣都滲透出了誅靈圖。

誅靈圖內,黑白之氣形成了巨大的漩渦,那一道道由夭夭勾勒而出的金色光柱,直接是被這些漩渦盡數的吞噬。

於是金光開始消退。

黑白之氣自四面八方連綿不盡的涌來。

轟轟!

黑白之氣中,有着黑白色的雷芒噴吐而出,宛如巨龍,鋪天蓋地的對着夭夭呼嘯而去。

那黑白神雷,威力極端的可怕,而且其上還沾染着火焰,那是聖火!

在這短暫的踏入聖者境間,聖元宮主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程度。

夭夭皓腕急速的抖動,無數源紋在其周身形成了金色的光罩,不過每當那黑白神雷落下時,光罩便是劇烈的顫抖着,然後一點點的縮小。

不論夭夭如何揮動源紋筆,黑白神雷都是在漸漸的接近。

任誰都看得出來,伴隨着聖元宮主吞噬了聖者之心,這局面又開始出現了變化……

青陽掌教他們的心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沉下,如果夭夭真的被鎮壓下去,那麼此時的聖元宮主,真的將會是無人能夠制衡了。

“敬酒不吃吃罰酒,待得本宮將你鎮壓後,這蒼玄宗上下,所有人都會陪你而去,包括那個小子。”聖元宮主望着誅靈圖內肆虐的黑白神雷,漠然道。

顯然,今日被夭夭逼到這個地步,也是令得他心中有些微怒。

誅靈圖內。

夭夭揮動的源紋筆,似是在此時停滯了一下,她緩緩的抬起頭,眸子穿透了誅靈圖,直接看向了聖元宮主,那眼眸深處,似乎是蘊含著令人心悸的冷意。

她的眼神,似乎是在詢問聖元,是否真的想死?

聖元宮主讀出了她眼眸中的意思,卻是曬然一笑,搖了搖頭:“大言不慚。”

顯然,他是將夭夭此舉當做無用的威脅,畢竟如今的他已是踏入聖者境,他實在不知道,眼前的夭夭,又能如何抵擋於他?

夭夭那空靈的眸光,忽的投向了周元所在的虛無空間,她凝望着後者一瞬,然後她的眼帘,緩慢而堅決的閉上。

與此同時,在其光潔的眉心間,那呈現斷裂姿態的封印,開始一截一截的崩碎得更多了……

封印上面的裂痕,在不斷的被擴大。

轟!

無數道暗金色的光點,從她的體內升騰而起,融入那金色光罩中,頓時光罩之上,金光流溢,這一次,任由那黑白神雷如何的狂轟猛炸,都是再難以讓得光罩縮小。

並且,那金色光罩,還在漸漸的對着外面擴張,那般模樣,猶如是要對着那些黑白神雷盤踞處擠壓而去一般……

這一刻,即便是聖元宮主,都是目瞪口獃,忍不住的想要破口大罵。

這憑什麼?!

他吞噬了聖者之心,方纔在短暫的時間中得到了聖者的力量,可這夭夭眼睛一睜一閉,就直接從先前的被壓制,變成了能夠直接抗衡了?!

這力量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這還有沒有道理,有沒有公平可言了?

聖元宮主面色陰晴不定,下一瞬,他猛的轉身,身影直接對着虛無空間暴射而去,他決定趁夭夭被困住的時候,先將蒼玄聖印奪到手!

轟!

不過,他身影剛掠出,青陽掌教、天劍尊、古鯨尊者三位法域境強者便是催動了聖寶,裹挾着毀滅之力,狠狠的轟來。

聖元宮主眉頭一皺,此時的他倒並不懼三人,但三人手中的聖寶,倒是有着幾分威力,所以他身形只得減緩,袖袍一揮,聖火化為三條金色火龍,焚燒虛空,與三人交鋒。

轟轟!

他們戰成一團,虛空崩裂,但任誰都看得出來,青陽掌教三人即便是憑藉著聖寶之力,也是在節節敗退,無法堅持太久。

虛無空間內,周元望着外界的情況,面色也是緊繃,他的眼神,心焦的望着誅靈圖內的夭夭,他同樣能夠感覺到夭夭的力量在增強,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安。

因為他知道,那代表着夭夭的封印效果在迅速的減弱。

一旦夭夭的封印徹底破開,那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該死的!”

周元咬牙。

而且,此時那聖元宮主直往此處而來,顯然是打算先奪走蒼玄聖印,而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守得住?

就在周元心急如焚的時候,忽有一道蒼老的聲音急促的破空而來:“周元,聖元老賊打算先奪聖印,你速速將聖印激活!”

“其中有主人留下的手段!”

周元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愣了愣:“玄老?”

那聲音,正是玄老。

“怎麼激活?”他連忙問道。

“以聖紋之力……”

周元心頭微驚,原來玄老竟然知曉他身懷聖紋!

不過此時他也顧不得問太多,急忙站起身來,衝到石梯的盡頭,來到那蒼玄聖印之前。

周元深吸一口氣,心念一動,只見得在其眼瞳中的破障聖紋,掌心間的地聖紋,神府之內的天誅聖紋,皆是在此時緩緩的破體而出。

三道聖紋一齣現,便是受到了吸引,盤旋在了蒼玄聖印之外。

嗡嗡!

蒼玄聖印則是爆發出了磅礴的漣漪波動,不斷的震動,在那其中,仿佛是有着某種力量要噴薄而出。

但那種噴薄而出的感覺,總是要差一點。

外界。

聖元宮主心有所感,看向了虛無空間中,當即眼神一凝,寒聲道:“這小子體內,竟然隱藏了聖紋?蒼玄,這就是你的手段嗎?”

他身形暴射而出,撞開青陽掌教他們的封鎖,直撲虛無空間內。

周元也是感覺到了急速而來的聖元宮主,再看看蒼玄聖印,腦海中靈光一閃,急道:“糟了,四道聖紋還差一道!根本沒辦法徹底激活蒼玄聖印!”

當年蒼玄老祖自聖印上剝離了四道聖紋,但周元卻只得到了其三,最後一道聖紋,始終沒有半點線索。

而此時,在那雷池之外,玄老望着焦急萬分的周元,卻是忍不住的一笑,道:“莫急莫急。”

“你這小子,真以為在那蒼玄宗,老夫是因為你的天賦什麼的,才對你青睞有加嗎?”

他此時緩緩的脫掉了上衣,只見得在其後背的皮膚上,竟是有着一道古老的光紋,在閃爍着玄妙的光澤。

周元張大了嘴,那道光紋的波動他太熟悉了……

顯然,那正是周元的苦尋無果的第四道聖紋!

它竟然一直銘刻在玄老的背上!怪不得根本就沒有第四道聖紋的線索!

玄老身軀一抖,其背後的那道古老光紋便是衝天而起,最後化為一道流光呼嘯而下,傳入了虛無空間,投入到了那散髮着浩瀚波動的蒼玄聖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