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擊之地……”

周元望着谷宗等人狼狽離去的身影,面色卻是出奇的凝重,他喃喃的重覆着先前谷宗所說的有關於蒼玄聖印的線索。

“這可真是麻煩了啊……”

他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他身懷三道聖紋,一旦到時候蒼玄聖印真的落入到了其他人手中,那必然能夠感應到聖紋的存在。

而那時不管是誰得到了的蒼玄聖印,第一個想法定是將蒼玄聖印完整,所以他這裡的聖紋,絕對會被收回去。

以他如今的實力,如何能夠抗衡那種存在?

身旁有着幽香涌來,夭夭落在周元身旁,輕聲道:“這蒼玄天,恐怕將要變天了。”

蒼玄聖印一旦現世,那所引起的震蕩難以想象,不論是聖宮、蒼玄宗還是其他的巨宗,必然是會全力爭奪。

那所爆發出來的大戰,可遠遠不是之前聖宮與蒼玄宗弟子之間的博弈可比了。

那是真正的毀天滅地。

周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這裡因為剛剛滅掉了大武,原本以為能夠輕鬆一點,沒想到轉眼就發生了這種大事。

當然,如果他沒有身懷三道聖紋的話,其實對於蒼玄聖印,他也不想過多的關註,因為那不是他這種層次可以接觸的。

但可惜沒有如果。

“這可怎麼辦?”周元頭疼萬分。

“不管怎樣,那有關蒼玄聖印所在的線索,我們也得留心一點,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先將其尋到,起碼占點先機,此物,寧可給了蒼玄宗,也絕不能落在聖宮的手中。”夭夭紅唇微啟,道。

一旦聖元宮主得到了蒼玄聖印,那他就將會成為蒼玄天的天主,這個天地間,將無人能夠將其制衡,那個時候,聖元宮主必然不會放過身懷三道聖紋的周元。

再加上之前的一些恩怨,那聖元宮主更大的可能是直接將周元抹殺,甚至,連這大周王朝,說不得都會受到牽連。

而蒼玄聖印若是落到了蒼玄宗的手中,周元最起碼還有着退路。

周元沉吟了一下,道:“但想要找到線索,談何容易,雷擊之地……是雷霆擊落之地嗎?這種線索太廣泛了,別說其他大陸,就算是這小小的蒼茫大陸,符合這種條件的就不知道有多少。”

他想了想,身影躍落而下,來到了周擎面前。

此時周圍的衛滄瀾、黑毒王等人接是恭敬的對着周元一禮,眼中滿是敬畏之色,先前周元逼退那麼多神府境強者的一幕,給了他們太大的震撼。

要知道,那麼多的神府境強者,足以滅國了,可還是在周元的手中吃虧而退,可見如今的周元掌控着何等恐怖的力量。

現在的周元,已經是大周王朝最強大的倚仗了。

只要周元尚在,大周的江山,也將會永世穩固。

周擎望着周元那年輕的面龐,也是有些感嘆,當初那個離家的少年,不知不覺間,甚至已經足以成為他的堅實後盾了。

這讓得他既欣慰,又自豪。

“元兒,那些人,不會懷恨而去,四處破壞吧?”周擎看了一眼先前谷宗他們離去的方向,有些擔心的問道。

如今大周剛剛掌控大武,局面還不穩定,如果那些神府境強者搗亂的話,將會造成極大的動亂。

“諒他們也沒那膽子。”周元笑了笑,雖然他讓谷宗等人出了血,可他們也該有着自知之明,如果胡亂報複的話,那最終就不是點神府寶藥能搞定的事情了。

瞧得周元神態從容,周擎也就放下了擔心。

“父王,有一事,倒想請您幫忙。”周元笑道。

“哦?”周擎有些驚訝,旋即笑道:“難得現在的你還需要找父王,有什麼事就儘管說來吧。”

周元笑道:“我想請父王幫我查探一下,這蒼茫大陸上,所有出現過雷霆降落之地。”

“雷霆降落之地?”周擎愣了愣,皺眉想了想,道:“應該是不少吧,畢竟此事雖然不常見,但也算不上太稀罕。”

“有沒有那種比較特別的呢?”

周擎沉吟道:“我讓人去調查一下。”

此時,那一旁的黑毒王,忽的走出,對着周元露出討好的笑容,道:“殿下,雷擊之地的話,我倒知曉一處,而且應該算是極為特別。”

“哦?”

黑毒王笑道:“不知道殿下可還記得與我所見面之地?”

周元一怔,旋即眼睛陡然明亮起來:“你是說……黑淵?!”

當年他離開大周都城,第一個歷練的地方,便是大周邊境的黑淵!

夭夭抱着吞吞躍落而下,絕美的玉顏上也是有着驚奇之色浮現出來,她低聲道:“你可還記得那戰傀宗?”

周元點點頭,他怎麼可能不記得,他的銀影,便是在那裡所得到的。

“那可還記得戰傀宗地宮中我們所見到的留影?”

周元心頭一震,那曾經的記憶在此時被掀起。

“聖族天驕,殞命此間,宣此為罪孽之地,當受聖罰,八萬里內,生靈皆滅。”

在那地宮留影中,無情之聲,帶來了雷罰,毀滅了遠古時期存在於黑淵中的所有宗派。

那時候的周元,被深深的震撼,他也是在那裡,第一次的知曉了聖族的存在。

這些年來,他也是從蒼玄宗的一些古籍中知曉,遠古時代,這蒼玄天中大部分還是歸於聖族掌控,只是後來,伴隨着無數的爭鬥,蒼玄老祖脫穎而出,最終奪得蒼玄聖印,成為天主,令得聖族不得不退出了蒼玄天。

而黑淵中的毀滅雷罰,應當是發生在蒼玄老祖奪得聖印之前。

所以,那片曾經的罪孽之地,還真算得上的是雷擊之地。

夭夭明眸看着周元,輕聲道:“那可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

周元點點頭,的確很奇妙,那本是聖族聖威肆虐之地,正常來說,如今的諸多至強者怕是都不想去沾染與回憶那個地方。

這是一個視野盲區。

那麼,蒼玄老祖隕落時,會不會反其道而行,故意將蒼玄聖印隱藏在那所謂的罪孽之地中呢?

這般想着,周元心跳不由得加快起來,因為他感覺,恐怕還真是有着這種可能!

周元目光與夭夭對視,皆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那抹驚異之色。

“看來,那黑淵,我們還得再去查探一次了……”

這讓得周元忍不住的有些感嘆,當年他踏出大周府,第一個去往歷練的地方,便是黑淵,沒想到,多年之後,他又將會重回故地。

仿佛,宛如一個輪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