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武王身隕的那一刻,大武的結局便已是徹底的註定。

周元將武王殞命的消息傳出,直接是令得整個大武王朝震動,那些原本還打算死命頑抗的城市與軍隊,皆是士氣散盡。

於是,短短不過數日的時間,大周的軍隊,勢如破竹的闖入大武,所過處,城頭武旗,盡數換周……

而第五日時,周擎所率領的精銳大軍,已是抵達了大武都城之外。

都城外。

周擎望着眼前城門大開的宏偉城市,怔然許久,面色極其的複雜。

而在其身後,衛滄瀾等諸多老將,則是激動眼睛通紅,因為當年,他們便是從這裡一路潰敗,最終被武王趕往了偏僻的北方。

那個時候,他們猶如喪家之犬,一路奔逃。

雖說他們一直支持着周擎,但恐怕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也是對復國沒有抱有幾分期望,因為大武與大周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所以,當他們再一次的出現在大武都城之外時,他們的心中,滿是難以置信。

他們這一路的反攻,簡直就猶如身處夢中一般的順利。

“我又回來了……”

望着這座曾經極為熟悉的城市,即便是周擎,此時都是忍不住的眼眶通紅,有着流淚的衝動。

他同樣曾經以為,這座城市,他再也無法來到。

而此時,在那後方大周的軍隊中,也是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聲音將這座都城都是震得抖動起來,城中有着無數道敬畏的目光投射而來,他們都很清楚,十數年前,那曾經被武王趕走的周王,再度回來了……

城牆之上,周元的身影閃現出來,然後在那大軍無數道敬畏狂熱的目光中,飄然落向了周擎。

“父王,武王已死,從此以後,蒼茫大陸上,再無大武。”周元望着周擎,笑道。

周擎凝望着眼前的周元,半晌後,他深吸一口氣,忽的下馬,左手擂胸,面色鄭重,低沉喝道:“諸軍,行禮!”

轟!

在那後方,無數大周的軍士,眼神狂熱,拳頭重重捶胸,發出了震天動地般的轟隆聲,宛如雷鳴。

衛滄瀾,衛青青等諸多將領,也是恭敬行禮。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周擎此舉的意義,這一次,周元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輓救了將要覆滅的大周。

如果不是他,武王必然會摧毀大周,血洗之下,大周王朝將會被染紅。

在那武王兵臨城下時,所有人包括周擎,恐怕都是處於深深的絕望,那個時候,他們唯有拼死一戰。

可誰都沒想到,在那絕望之際,他們大周的殿下,踏江而來,成為了大周無數子民最後的希望。

無人能夠想象,當他們見到踏江而來的周元時,心中那一刻是何等的激動澎湃。

周元瞧得周擎率着大軍對他如此行禮,也是一怔,旋即無奈的道:“父王何必如此,我身為大周殿下,自然也有護佑子民的責任。”

周擎望着周元,眼中滿是欣慰與自豪之色,道:“你救我大周無數子民,理應受此一禮。”

“以你如今的威望,就算要成為這大周之王,也足矣了。”

周元聞言,卻是乾笑一聲。

周擎嘆道:“我知道你這小家伙現在眼界變高了,根本就看不上一個小小的大周之王。”

他也明白,大周太小,這蒼茫大陸也太小,以如今周元的天賦,實力,根本就不可能留在大周當一個王。

“父王如今正是壯年,也不必想這讓位的事。”周元笑道,留在大周,並非是他所追求之路。

此次解決了大武,他也算是徹底沒了後顧之憂,未來除了偶爾回來外,大部分的時間可能都會在蒼玄宗。

因為只有在更為廣闊的地方,他才能夠不斷的變得更強。

周擎點點頭,兒子能夠有着更高的追求,他自然是支持。

周擎拍了拍周元的肩膀,然後望着眼前那座雄偉的都城,深吸一口氣,道:“入城吧,從今天開始,整個蒼茫大陸都將會知曉,當年那個大周……又回來了。”

……

隨着周擎入主大武都城,大武王朝,也就算是徹底的破滅。

在這幾日間,周擎一道道命令的發出,開始接收與掃蕩大武餘孽,期間雖有反抗,但大武大勢已去,這些反抗並沒有取到太大的作用。

而原大武周邊的一些王朝,也是顯得極為的安靜。

一般按照正常情況,一個王朝破滅,周邊王朝必然會蠢蠢欲動,趁機侵占疆域,不過這一次,原大武周邊的王朝,皆是老實無比。

顯然,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知曉瞭如今的大周,擁有着一個可敗神府境中期的殿下……

連武王都被其所敗,這般實力,在這蒼茫大陸上,已是鮮有人能敵,更何況,這位大周的殿下,還是如今蒼玄宗的聖子之首……

背靠着這座大山,如今的大周,已是無人敢惹。

周元這些日子也並未直接離去,因為他知曉此時的大周,還需要他來坐鎮,等到一切穩定後,他方可趕回蒼玄宗。

於是周擎將秦玉接到了都城,離家多年的周元自然是時刻陪伴着。

……

而當周元在享受着短暫的寧靜生活時,他卻是不知,這蒼玄天內,在這段時間帶起了天大的震動,各大頂尖勢力,皆是動蕩起來。

諸多平日里閉關的強大存在,也是在此刻破關而出。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那聖元宮主窺探天機,引發異動,自然也是被這些強大存在所察覺。

聖元之謀,志在蒼玄聖印!

這無疑是令得各大宗派皆是震驚。

當年蒼玄老祖為蒼玄天的天主,掌控蒼玄聖印,只是後來老祖隕落,蒼玄聖印也是不知所蹤,無論如何探尋都是無法窺見端倪,顯然是被蒼玄老祖以大手段隱匿。

而如今,聖元宮主動蕩天機,察覺到了蒼玄聖印的所在,這無疑是表明瞭他的野心,他想要得到蒼玄聖印,再進一步,成為這蒼玄天新一任的天主!

這般野心,對於其他巨宗而言,無疑是猶如驚雷。

畢竟他們都知曉,一旦聖元宮主成為了蒼玄天的天主,那麼聖宮就將會真的主宰蒼玄天,其他宗派,也將會居於其下。

而這顯然不會是其他巨宗樂意見到的一幕。

所以,一些敏銳的人,都是隱隱的感覺到,蒼玄天內的氣氛,仿佛都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緊繃……

不過這種緊繃並沒有持續多久,便是被一則傳出的消息,引爆了蒼玄天。

“蒼玄聖印,隱於雷擊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