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那背着黑色斑駁大筆的少年聲如驚雷般響徹時,在其身後,那滔滔巨浪已是如怒龍般咆哮而過,貫穿了兩軍之間的戰場。

巨浪自斷龍城外呼嘯而過,一些大武的戰船直接是裹挾,砸成碎片,頓時引得一片騷亂。

斷龍城上,大周的那些將領,皆是震驚的望着遠處那道身影。

“那,那是周元殿下?!”

“殿下真的回來了!”

諸多將領騷動起來,振奮出聲,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遠處那道年輕身影之中散髮出來的強悍源氣波動,那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強。

黑毒王也是張大着嘴,那道身影比起當年顯然是變得成熟了許多,而且最可怕的是,即便是隔着如此遠的距離,他都是能夠感覺到後者所帶來的壓迫感。

這個家伙,比當年不知道強悍了多少。

衛滄瀾眼中有着一絲激動之色涌現出來,衛青青也是怔怔的凝望着那道身影,一時說不出話來。

“元兒……”

秦玉同樣是看見了那道日思夜想的身影,臉頰上滿是激動,不過旋即又化為焦急與擔憂之色:“這傻孩子,怎麼回來了!”

周擎也是望着那道身影,雖然面龐不顯,但那緊握的拳頭卻是顯露着他內心的情緒之澎湃。

“臭小子,真的是長大了……”他喃喃道。

而當大周這邊因為周元的出現而震動時,大武這邊,也是有些動靜,一些太初境強者皆是面露凝重,顯然同樣是察覺到周元所帶來的壓迫感。

“那是大周的那位殿下嗎?”

“沒想到他竟然這個時候現身了……”

“哼,真以為他獨自一人能改變什麼嗎?我們王上乃是神府境,這小子現身,不過是自尋死路。”

“沒錯,今日這大周,誰都救不了!”

“……”

大武方向的一些將領竊竊私語,不過總歸而言,並沒有太將周元放在心中,畢竟武王在他們的心中,堪稱是無敵。

不過不管如何,周元的出現,吸引了兩軍所有的註意力。

而高空上,身披龍袍的武王,也是眼神淡漠的盯着遠處的那道身影,半晌後,方纔有着漠然之聲響徹:“你便是周元?”

“沒想到你竟真的能回來……武煌呢?他怎會讓你歸來?”

顯然,武王已是知曉,周元這歸來之路,應該是阻攔重重,而武煌,更是其中最大的攔路石。

周元的目光,凝視着天空上的武王,眼中有着森冷之色掠過,就是這個人,在他出生時,便是奪走了他體內的聖龍之氣,令得他自小飽受怨龍毒的折磨。

也是他,篡奪了原本興盛的大周,斬斷了他父王一臂,也導致他母后壽元大損……

這諸多的恩怨,便是眼前之人一手導致。

周元面無表情,手掌一握,有着一枚玉石出現在其手中,他直接捏碎,頓時有着光芒暴射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光影。

光幕之中,有着兩道身影交錯,正是周元之前與武煌的交手。

而光影掠過時,最終凝固在了武煌被周元拍碎神魂的那一瞬……

光幕隨之消散,然而兩軍中的喧嘩,卻是在此時噶然而止。

“武,武煌殿下……被他斬殺了?!”大武方向,有着震駭的聲音響起,旋即掀起驚濤駭浪,武煌在大武,可是繼承人,地位非凡,然而眼下,竟然是被周元抹殺了神魂!

“怎麼可能?!之前武王還說,武煌殿下入了聖宮,天資卓越,已是那聖州大陸聖子榜第一,年輕一輩無人可敵!”

“這周元,竟殺得了武煌殿下?!”

轟!

在那一道道震駭的聲音中,天空上,武王望着那散去的光幕,面色也是陡然扭曲起來,驚人的源氣風暴猛然自他的體內爆發開來。

“你竟敢殺我兒!”

武王的眼神,猶如厲鬼一般,死死的盯着周元,牙縫中有着怨毒的聲音咆哮出來。

然而,面對着那從武王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風暴,周元卻是面無波瀾,淡聲道:“這一切恩恩怨怨,皆是由你而起。”

如果不是當年武王謀聖龍之氣,這一切,也不會出現。

武王的眼瞳血紅,他死死的盯着周元,好半晌後,忽的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那種暴怒生生的壓制下去。

只是那眼神的陰冷,讓人有些戰慄。

武王雙目緩緩的閉上,道:“我現在最後悔的事,便是當年奪了聖龍之氣後,沒有第一時間將你一掌拍死於祭壇之上。”

“不過事已至此……”

“你回來了也好,如果你躲在蒼玄宗內,本王還真是奈何你不得,但你既然回來了,也就好與你父王母后一起上路,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齊齊……”

“而你大周,待得我將你一家斬殺後,自會血洗得乾乾凈凈,也算是當做我兒的祭品……”

武王的聲音,幽幽的響徹於斷龍江上,雖然沒有多少的波瀾,但卻是令得城牆上無數人為之色變,因為這一次,他們能夠感覺到武王聲音中所隱藏的暴戾殺意。

那股殺意,傾註出來,恐怕真是會將大周血洗。

顯然,武煌之死,也是對武王刺激極大。

周元立於江面上,他眼皮抬起,卻並沒有因為武王那充滿着暴戾的言語而動怒,只是悠悠的道:“曾經的你,的確有可能滅我大周,但從現在開始……恐怕不能了。”

武王仰天大笑,笑聲如雷,狂暴的源氣也是宛如掀起了雷鳴,令得斷龍江上濤浪捲動。

“哈哈,因為你嗎?不知死活的小崽子?!”

“若是你足夠聰明的話,此時就該躲在一旁,眼睜睜的看着我將你大周血洗,至於你,等你有朝一日能踏足神府境了,再來跟本王說這話吧!”

武王眼神如毒蛇一般,鎖定周元,臉龐上有着譏誚浮現出來,因為在他的感知中,周元的源氣雖強,但似乎並沒有達到神府境。

斷龍城牆上,諸多憂慮的目光也是望着遠處周元的身影,如果周元沒有突破到神府境的話,的確現身歸來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秦玉雙手緊握,臉頰上滿是緊張之色。

“不過可惜,既然你這蠢物來都來了,那也就別想走了。”

“本王今日,就要你給武煌陪葬!”

武王仰天長嘯,下一刻,赤紅的源氣噴薄而出,他一掌拍下,只見得滾滾赤紅源氣直接是化為一道千丈赤紅巨掌。

轟!

那巨掌拍下,下方的斷龍江江面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開來,神府境強者一齣手,便是顯露出了遠超太初境的源氣底蘊。

赤紅源氣巨掌,從天而降,直接就狠狠的拍向了周元所立之地。

城牆上,諸多大周的將領皆是驚呼出聲,那武王出手毫不留情,顯然對周元是充滿了殺意。

轟隆!

赤紅巨掌,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瞬間就拍中了周元,那一刻,狂暴的源氣肆虐開來,竟是硬生生的將在那江面上,撕裂出了一道巨型水坑,甚至可見斷龍江深處的淤泥江底……

源氣肆虐了好片刻,方纔漸漸的消散。

城牆上方,周擎,秦玉等人目光死死的看去,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兩軍無數視線,也是眨也不眨的望着那裡。

而在那諸多目光中,那裡的水氣漸漸的消散,再然後,所有人瞳孔猛的一縮,只見得那裡,一道身影,凌空而立。

天空上,武王的面色,也是在此時猛的一變。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震撼的望着那裡,只見得周元背着斑駁的黑色大筆,凌空而立,而在他的身後,一道神秘光環,靜靜的懸浮,吞吐着天地源氣。

那道身影,腳步凌空,緩步走出,與此同時,有着平淡的聲音,在這兩軍之前,悠然的傳出。

“神府境嗎?”

“誰還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