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猙獰溝壑,自城中央撕裂開來,沿途房屋盡數倒塌,化為廢墟。

而此時,無數道帶着震撼的目光,則是望着那武煌被掩埋之地,周元這突然間的恐怖爆發,驚獃了所有人。

“剛纔周元那一筆之力,恐怕就算是換作楚青、薑太神在此,都得被徹底重創吧?”

“難以想象,太初境的實力,竟然能夠爆出如此威能的攻勢。”

“這兩人,簡直已是達到了太初境的巔峰,我蒼玄天內,恐怕已是好多年沒出現過如此強橫的太初境了。”

“武煌應該也是被重創了吧?”

“如果是常人的話,這般攻勢足以結束戰鬥,不過那武煌能夠打敗薑太神,恐怕也這麼容易就解決掉吧?”

“……”

低低的竊竊私語聲在城市內外響起。

周元雙手緊握天元筆,他的雙目,冷冽的盯着遠處的廢墟,先前他的那種攻勢,應該是能夠打傷武煌,但如果說這就能夠結束戰鬥的話,恐怕還有些不足。

轟!

遠處的廢墟,忽然爆炸開來,血紅的源氣如洪流般涌動,直接是將那無數巨石瞬間震成漫天石粉。

所有的視線匯聚而去。

只見得那裡的深坑中,一道全身籠罩在血光中的身影緩緩的升起,正是武煌。

此時的他,雙臂之上有着一道道被撕裂的血痕,那顯然是先前硬接了周元一筆所造成的傷勢,而此時,那血痕中還有着鮮血不斷的流淌出來。

對於雙臂上的傷勢,武煌似乎並沒有理會的意思,他的臉龐上,佈滿着濃濃的凶戾,他泛着血光的眼瞳,看向周元,森然笑道:“周元,你還真是屢屢讓我意外呢。”

周元盯着武煌,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因為在他的感知中,此時的武煌,渾身流淌的源氣似乎是越來越凶暴了。

他身體上的那些傷勢,似乎對他的狀態並沒有任何影響一樣。

武煌凌空而立,他手持血晶槍,槍尖一抖,身軀之上,血紅源氣猛然爆發。

唰!

他宛如一道血光呼嘯而下,手中血晶槍攜帶着滾滾凶暴之氣,狠狠的對着周元暴刺而去。

周元手中天元筆金光涌動,也是直接迎上,筆尖與槍尖硬碰在一起。

鐺!

金鐵之聲響徹,氣浪滾滾。

而周元的眼神,卻是在那接觸的瞬間有所變化,因為他感覺武煌的攻勢,突然間凶猛了數分,甚至其源氣強度,都是有所增強。

“怎麼回事?”周元心中微驚。

轟!轟!

武煌似是察覺到了周元心中的驚疑,臉龐上也是有着陰冷笑容浮現出來,不過他攻勢卻是絲毫不減,手中血晶槍化為漫天槍影,如暴雨一般,將周元籠罩。

鐺!鐺!

兩人閃電般的交鋒,快得讓人眼花繚亂。

武煌攻勢無比的凶狠,他似乎是完全放棄了防禦,任由周元一些筆影突破防禦,在他的身體上撕裂出一道道的傷痕。

周元的身體上,同樣也開始出現傷痕。

兩人一副以命搏命般的凶狠姿態。

不過隨着瘋狂交鋒的持續,有人開始感覺到不對,因為他們發現,隨着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那武煌周身涌動的血紅源氣竟是越來越狂暴,隱隱間,似是爆發出嘶嘯之聲,震耳欲聾。

而周元的身影,則是在與武煌的硬碰中,開始漸漸的後退。

鐺!

又是一次猛烈的對碰,鋒利的筆尖撕裂空氣,直接是洞穿了武煌的肩膀,鮮血橫流,但那武煌卻是毫不在意,槍尖一抖,同樣是在周元胸膛上撕裂出了一道血痕。

兩人同時倒射而退。

武煌穩住身影,他看了一眼肩膀上的血洞,手掌抹起鮮血,放在嘴邊舔了舔,眼瞳中的凶戾更濃烈,同時嘴中爆發出尖嘯聲。

“哈哈,周元,你的手段就只有這些嗎?”

“你難道還沒發現嗎?我這血修羅之體,傷勢越重,我體內的源氣就會越強!”

“所以,你還要怎麼跟我鬥?!”

離聖城內外,頓時響起無數的嘩然聲,難怪這武煌越戰越猛,甚至根本不在乎自己會受傷,原來他根本就不怕受傷,反而傷勢越重,他的源氣就越強!

這一點,從剛開始兩人的勢均力敵,到漸漸的周元被壓制就能夠看出來。

城外的上空,楚青,孔聖,李卿嬋等人面色也是凝重起來,這武煌的血修羅之體竟然擁有着如此變態的能力。

雙方交鋒,以傷換傷,可武煌卻是越傷越強!

此消彼長之下,武煌完全能夠掌控局面。

此時的局面,對於周元,可是有些不利了。

城中,周元雙目也是虛眯了一下,果然麽,這家伙竟然是越傷越強,他先前的感應並沒有出錯。

這血修羅之體,的確棘手。

周元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因為先前換傷的緣故,他的身體上也是有着一道道血痕,不過他也並沒有在意,只是心念一動,皮膚錶面,似是有着晦澀古老的紋路浮現,一股磅礴的生機,自體內瀰漫出來。

於是,他身體上的傷痕,直接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

太乙青木痕!

天空上,武煌臉龐上的冷笑微微一滯,周元這般傷勢愈合速度,顯然也是有着獨特的手段。

看來這家伙這兩年多的時間也沒白費,還是一如既往的難纏與麻煩。

不過……

那又如何?

“周元,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這血修羅之體究竟有多強吧!”

武煌眼瞳愈發的猩紅,他盯着周元,嘴角露出猙獰殘酷的笑容,旋即他雙手合攏,血晶槍緩緩的升起,最後直接是在那無數駭然驚呼聲中對着他的腹部狠狠的捅去。

嗤!

血晶槍洞穿武煌的腹部,鮮血滾滾,其中腸子似乎都是能夠清晰可見。

但武煌卻仿佛察覺不到那種劇痛,他英俊的面龐在此時顯得極為的扭曲,令人不寒而慄,他雙手閃電般的結印。

渾身的鮮血在此時自他的身體錶面流動起來,最後與源氣融合,化為濃郁的血霧,從其身體上緩緩的升騰起來。

“血修羅之魂!”

嘶啞的咆哮聲,從武煌嘴中傳出。

吼!

那些血霧迅速的凝聚,最後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震動目光下,化為了一具巨大的血影。

血影沒有容貌,頭顱上似是有着彎角,它似是在嘶嘯,滔天般的血煞之氣,宛如火山一般,鋪天蓋地的橫掃開來。

血腥之氣,瀰漫天地。

那番模樣,宛如血修羅自九幽爬出,欲要吞天滅世。

在那天地間無數驚駭欲絕的視線中,武煌血紅的雙瞳看向周元,嘶啞的聲音,帶着難以化開的殺意響起來。

“周元,當年你斬我肉身!

“這一次,我要你千百倍的給我還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