鐺!

當周元與武煌重拳互撞的霎那,有着宛如金鐵交擊之聲響徹,肉眼可見的力量漣漪以兩人為中心,猛然席卷開來。

腳下碩大的石柱,直接寸寸崩裂,最後化為漫天粉末。

那堅固的地面,更是被層層掀起,宛如浪潮一般對着四方涌去。

而那交碰的兩道身影,也是微微一顫,然後兩人皆是倒射而出,腳掌在地面上划出長長的痕跡,這才將身軀穩了下來。

周元面色微凝的望着不遠處的武煌,此時的後者,渾身血紅,看上去猶如是被剝皮一般,給人一種心悸之感。

而且,血色的氣流纏繞在武煌周身,散髮着一股凶戾之感。

在先前的對碰中,周元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武煌的肉身,也是出乎意料的強大。

他運轉了玄玉皮,星銀骨的力量,竟然完全被武煌那血紅的肉身盡數的吃下,並且化解。

“血修羅之體嗎……”周元哞光微沉,想必這也是那位聖元宮主的傑作。

周元能感應得出來,武煌並沒有如他這般專門的修煉過肉身,但這血修羅之體一成,完全不遜色於他的玄聖體。

怪不得武煌能夠打敗薑太神,登上的聖子榜第一,他如今的實力,的確極其的驚人。

……

離聖城外的混戰,當周元與武煌開戰的時候,卻是不知不覺間減弱了下來,一道道身影立於高空,目光緊緊的望着城中央的位置。

不論是楚青還是薑太神,他們心中都很清楚,今日的戰鬥,兩宗的所有弟子都只是陪襯,包括他們。

而真正的主角,是城中交手的兩人。

所以如今當兩人砰在一起的時候,他們這裡的混戰也就不再顯得重要,於是雙方皆是不約而同的放緩了攻勢,鎖定城中。

“看來周元已經修成了真正的玄聖體……”薑太神盯着城中,然後他目光轉向不遠處的楚青,淡笑道:“不過武煌擁有着血修羅之體,論肉身,周元沒什麼優勢。”

楚青雙目微眯,笑道:“周元師弟可不是只有玄聖體。”

薑太神雙目漠然,他的視線凝視在武煌的身上,沉默了一會,搖了搖頭。

“沒有用的,你們不知道血修羅之體有多強。”

“這一場,你們蒼玄宗,註定會輸。”

在城牆的另外一個方向,左丘青魚、綠蘿、李純鈞等人也是悄然的躍上,他們望着城中,感受着那兩股凶悍的對碰,皆是面色凝重。

“那武煌,現在好強。”李純鈞纏繞着黑布的雙目投向武煌所在的方向,雖說無法目視,但他的感知卻是極其的敏銳,在他的感知中,此時的武煌,就猶如自那九幽中爬出來的血修羅一般,凶戾得令人頭皮發麻。

“周元能贏嗎?”綠蘿擔憂的問道。

沒有人回答,連左丘青魚都是緊抿着紅唇,眼前的兩人,毫不客氣的說,幾乎是整個聖州大陸上最強的太初境。

究竟誰能贏,在結果出來之前,恐怕無人能夠預料。

……

“周元,今天你過不了這裡,放棄吧。”武煌眼目中凶戾的血光流轉,他盯着周元,咧嘴獰笑道。

周元面無表情,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雪白毫毛所化的筆尖,斜指地面,鋒芒流轉。

嗡!

金色的源氣,在周元身軀錶面瘋狂的旋轉起來,最後漸漸的化為了一道神秘的光影,將周元身軀籠罩,光影伸展出雙翼。

天地間的源氣在此時滾滾而來,被那神秘光影所吞納。

太玄聖靈術!

周元的氣勢,在此時陡然增強!

顯然,在經過先前的試探後,周元已是明白,眼前的武煌,的確已是今非昔比,今日想要取勝,他也是唯有傾盡全力的一戰了。

嘭!

滾滾源氣涌動,周元眼神陡然冰寒,身形直接是化為殘影暴射而出,腳下的堅硬地面,瞬間塌陷下去。

他的速度極快,再加上太玄聖靈術的雙翼振幅,更是如虎添翼,無數關註於此的視線僅僅只是感覺到眼前一花,周元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武煌上方。

轟!

雪白毫毛帶起鋒芒,宛如一抹森寒匹練,暴刺而下。

武煌望着那一抹寒芒,一聲冷笑,手掌一握,血光閃現間,一柄宛如血紅水晶打造而成的長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在那槍身之上,血氣纏繞,宛如是在濃烈的血池中侵泡多年。

鐺!

血晶槍上化為一道血光迎上,氣勢凌厲,直接是與那雪白的筆尖碰撞。

碰撞之處,空間微震,漣漪擴散。

天元筆與血晶槍皆是一顫,不過下一霎那,黑筆與血槍猛然抖動,竟是化為了萬千殘影,鋪天蓋地的轟擊而出。

鐺!鐺!

筆影與槍影在那短短不過十數息間,竟是碰撞了上千次,每一次的碰撞,都引得空間震動。

而伴隨着槍筆前鋒,周元與武煌的身影也是不斷的閃現,所過之處,一條條寬敞街面,生生的被摧毀。

無數道目光看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們誰都能夠感覺到兩人交鋒中的狠辣,每一道攻勢都是直指要害,雖說兩人的肉身皆是不弱,但不論是周元的天元筆,還是武煌的血晶槍,顯然都是威力強橫的天源兵,一旦被擊中,都將會出現不小的傷勢。

轟轟!

狂暴的源氣肆虐。

武煌手中血晶槍擋住了一道呼嘯而至的鋒利筆影,他渾身血氣翻騰,那些血氣顯得粘稠,如蛇一般纏繞在其身軀錶面。

“周元,我說了,你闖不過我這裡!”

“哈哈,我也不殺你,我就將你攔在這裡,讓你沒辦法去大周救援,我要讓你眼睜睜的看着你大周,被我大武覆滅!”武煌身影倒飛而出,他雙瞳血紅,森然笑道。

周元的身影也是被震得倒射出去,他眼眸中掠過濃烈的殺意,忽的彎身,手掌抓入地面,在那地面上撕裂出一道痕跡。

那觸地的掌心中,一道古老的符文浮現。

地聖紋!

無形的漣漪波動,以周元為中心爆發開來,大地直接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厚重而雄厚的大地源氣在此時瘋狂的涌入周元體內。

伴隨着如今周元修成玄聖體,肉身也是再度變強,此時他所催動的地聖紋,肉身所能夠承受的源氣也是大幅度的暴漲。

轟!

周元腳掌一跺,周身千丈範圍內的地面頓時崩塌,而他的身影,則是再度對着武煌筆直暴射而去。

“還不死心?”武煌冷笑。

轟!

周元沒有回答,雙手緊握天元筆,狠狠的怒劈而下。

“萬鯨!”

伴隨着他那低沉之聲,體內的源氣盡數呼嘯,與之而動的,還有着那咆哮而來的大地源氣,兩者匯聚,直接是引得空間發出了震動之聲。

吟!

黑筆呼嘯而下,有着嘹亮而古老的鯨吟之聲迴蕩於天地間,黑筆之上,竟是在此時出現了數十道古鯨虛影!

每一道古鯨虛影,皆是蘊含著驚人之力。

這是周元激活萬鯨紋以來,第一次能夠將古鯨虛影的數量達到這種程度!

這一筆之力,就算眼前是一座山,都將會被生生摧毀。

武煌同樣是察覺到了周元這一筆之下所爆發的可怕力量,他的瞳孔一縮,但這般時候,那天元筆已是攜帶着古鯨虛影重重的撞來。

他只得厲喝一聲,血紅之氣升騰,血晶槍上,血光暴涌。

轟!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天元筆重重的砸在了血晶槍上,驚天巨聲響徹。

摧枯拉朽般的力量自天元筆上噴薄而出,武煌那雙臂之上,血霧直接自毛孔中噴發而出,手中的血晶槍也是爆發出哀鳴之聲。

轟隆!

在周元這等可怕攻勢之下,武煌僅僅堅持了數息時間,他的身形便是如炮彈一般的倒射了出去,沿途一座座建築瞬間被摧毀。

轟!轟!

一路廢墟不斷的出現,最終停下,而武煌的身影,也是被那廢墟深深的掩埋了進去。

喧嘩的離聖城,瞬間寂靜無聲。

無數人面容駭然的望着這一幕,誰能想到,片刻前還不分高下的局面,轉眼間周元卻是爆發出恐怖之力,生生的壓制了武煌。

而在那無數道驚駭目光中,周元雙手緊握天元筆,保持着那力劈而下的姿態,他的手掌上,也是有着鮮血流淌下來,那是被先前那股恐怖之力反震所導致。

不過他卻並沒有理會,只是抬起頭,盯着那前方長長的廢墟與深痕,眼神凶狠,令人不寒而慄。

“想要攔我……”

“用你的命來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