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禮物?”

洞府中,周元心跳加速的望着懷中的夭夭,有些口乾舌燥。

夭夭自周元的懷中掙脫出來,俏臉上還殘留着緋紅,然後她玉指指了指周元:“你先將衣服脫掉。”

“在這裡?”周元目瞪口獃。

夭夭看了他一眼,道:“不然去哪裡?”

周元猶豫的看了看石桌上喝酒喝得開心的吞吞,尷尬的道:“吞吞還在這裡呢,要不讓它今晚去洞府外睡?”

吞吞:“????”

夭夭俏臉平靜下來,她玉手間有着一支碧綠如玉般的源紋筆閃現出來,道:“我是說,我來幫你刻畫‘大降龍紋’。”

“你脫了衣服,我為你刻畫。”

一年前周元體內的怨龍毒再度爆發過,當時夭夭借助着吞吞的血液勉強幫周元鎮壓了下去,但想要真的鎮住怨龍毒,不讓它爆發反噬,當時夭夭翻遍古書,找了一個法子,便是這所謂的“大降龍紋”。

不過大降龍紋需要的材料極為的稀有,所以夭夭這一年也是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如今顯然是湊齊了。

周元面色獃滯,嘴角哆嗦了片刻,聲音乾澀的道:“你說的禮物是這‘大降龍紋’嗎?”

雖然這大降龍紋能夠暫時的解決怨龍毒這一道最大的隱患,但為何周元就發現自己高興不起來呢?

源紋筆在夭夭纖細的指尖轉動,她似是微微一笑,凝視着周元,道:“哦?不然你以為是什麼禮物?”

周元瞧得夭夭那清麗絕美的笑容,卻是敏銳的從中感覺到了一絲極其危險的氣息,當即求生欲爆棚,露出討好的笑容:“沒有,這‘大降龍紋’我真的是太喜歡了!”

“脫。”夭夭卻是沒有與他多說廢話,尖俏的下巴輕輕一揚,有着如女王般的高傲。

於是周元便是利索的將上衣脫得乾乾凈凈,露出修長精壯的身軀。

石桌上,吞吞喝着酒,爪子指着周元,發出譏笑聲。

周元臉龐有些發燙,狠狠的瞪了看熱鬧的吞吞一眼。

吞吞卻是回以鄙夷眼神,然後拍了拍圓滾滾的肚子,獸瞳看了一圈,爪子就要對着那三壇桃夭釀抓去,它也想要嘗嘗這蠢周元用血釀造出來的酒。

夭夭看都未曾看過去,只是淡淡的道:“舌頭不想要了,你就喝喝看。”

吞吞的爪子頓時一僵,委屈的發出哀鳴聲。

夭夭似是輕哼了一聲,將腰間的玉葫蘆丟給了吞吞,意思很明白,喝酒可以,但那三壇桃夭釀,不准去碰。

然後她便是不再理會吞吞,玉手一握,有着一個水晶瓶出現,水晶瓶內,流淌着粘稠的黑色液體,液體之中,有着一股驚人的波動散髮出來。

那黑色液體間,有着無數黑色的光線纏繞,看上去極為的奇特,同時還隱隱的有着諸多低沉的嘶嘯聲傳出。

顯然,降龍紋的那些材料,也已經被夭夭調製了出來。

“會有一些痛,你先忍着。”

夭夭手中的源紋筆沾染着黑色液體,對着周元說了一聲,然後玉手輕抖,筆尖掠過了周元的身體。

嗤!

黑色的痕跡在周元上蜿蜒行走,所過處,冒氣了陣陣黑煙,周元那皮膚上,都是出現了被灼燒的痕跡。

一股劇痛,也是自黑痕游走處傳來,周元疼得齜牙咧嘴,但還是強行忍受着。

嗤嗤!

夭夭皓腕輕抖,伴隨着一道道黑色痕跡的成型,只見得周元的身體上,隱隱的出現了一副有些詭異的黑色圖案。

那無數黑色光線蔓延,猶如是黑色鎖鏈在蠕動。

周元也是能夠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漸漸的成型。

嗡!

不過,就在那大降龍紋逐漸成形時,周元掌心之中,忽然有着暴虐的血光涌現,然後他便是驚駭的見到,掌心中盤踞的怨龍毒,竟然猶如是蘇醒一般,化為無數道血線,自掌心涌出,瘋狂的對着周元體內侵蝕而去。

啊!

周元的嘴中發出慘叫聲。

那是怨龍毒在反噬了!

夭夭美眸微凝,迅速道:“怨龍毒有靈性,它察覺到了危機,周元,攔住它,它想要破壞還未成形的降龍紋!”

周元聞言,頓時咬緊牙關,忍受着那種蝕骨般的劇痛,氣府內源氣咆哮而出,阻攔在了怨龍毒的前方。

嗤嗤!

在周元的手臂上,血光與金光交織,那血肉之間,卻是在爆發著激烈的交鋒。

不過雖然如今周元實力大漲,但怨龍毒吸收了當初從武煌那裡奪來的大部分聖龍之氣,這些年間,也是在迅速的壯大,只不過它始終未曾爆發,所以連周元都未曾感受到它的力量。

可如今,當怨龍毒感覺到危機開始爆發時,那種力量,直接是將周元的源氣迅速的摧毀,無數道血線從皮膚下呼嘯而過,將金色源氣撕裂,飛快的對着未成形的降龍紋掠去。

“攔不住!”周元眼睛通紅,低吼道。

夭夭全神貫註,不斷的勾畫降龍紋,她瞟了一眼那衝破周元源氣防禦,直奔降龍紋而來的無數血線,美眸閃爍了一下,然後猛的一咬銀牙。

她那握着源紋筆的纖細指尖,在此時忽的被神魂之力刺破,一縷縷紫金色的神秘物質悄然的流淌下來,順着源紋筆,落入了周元的身體中。

石桌上,原本抱着葫蘆喝得忘乎所以的吞吞似是察覺到什麼,忽的站起,金色獸瞳看向夭夭,發出了急促的低低吼聲。

它似乎是察覺到了一些什麼。

夭夭看了它一眼,輕輕搖頭。

吞吞只得又坐了回去,但獸瞳中明顯有些焦急之色。

“怨龍毒突破了!”周元沒有心思關註吞吞的舉動,忽的低吼道,此時他的源氣防禦徹底的潰敗,被那怨龍毒衝破。

不過,就當怨龍毒衝破防禦,直撲未成形的降龍紋而去時,忽然間,有着紫金色的光芒在周元的體內綻放出來。

嗤!

紫金光芒過處,那些先前所向披靡的血線頓時如遇見了岩漿的殘雪一般,紛紛消融。

那一瞬,周元仿佛是聽見了一道驚怒的暴虐龍吟聲。

夭夭俏臉平靜,玉手急速的抖動,終於是在此時將降龍紋的最後一筆,完美的銜接而上。

嗡!

黑色的光芒,在此時自周元的身體錶面綻放出來。

嘩啦啦!

無數道黑色光線震動着,隱約間發出了鎖鏈般的聲音。

怨龍毒察覺到這一幕,血線立即收縮,似是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夭夭美眸盯着那回縮的怨龍毒,眸光顯得極度的冰冷,然後她筆尖輕輕一點,徹底的將這降龍紋激發。

“你作怪這麼多年……今日也該被降服了。”

伴隨着夭夭的低語聲,無數道黑色光線在此時浩浩蕩盪的對着怨龍毒所在的位置呼嘯而去。

而那怨龍毒,則是劇烈的顫動起來,似是爆發出瞭如困獸般的怒吼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