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王朝,王宮大殿。

大殿之中,周擎坐於龍座之上,在那下方,是諸多大周的文臣武將,而此時,整個大殿都是瀰漫著一種緊張之勢。

緊張氣氛的源頭,是先前的一道急報,據探子回報,大武王朝之內,近來動靜極大,諸多軍隊,在開始自各地往與大周邊境匯聚而來。

兵戈之氣散髮。

這兩年時間,大武王朝放棄了之前對其他方向的擴張,反而加緊了對大周的緊盯,邊境之處,時有摩擦。

這讓得所有人都知曉,大武王朝有着對大周動兵之心。

而經過兩年的準備,大武王朝似乎是要有所動作了。

大殿內,包括周擎在內,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雖說大周這幾年實力有所提升,但相對於大武王朝,他們無疑是處於劣勢。

而且最重要的是,武王乃是神府境的強者。

在戰場上,一名神府境強者所能取到的效果,無疑是決定性的。

如今的周擎,實力有所恢復,但也只是處於太初境八重天,與武王之間,還有着巨大的差距。

周擎心中沉重,面上卻是不顯,他看向下方,在那將領們的領頭處,正是大將軍衛滄瀾,這兩年時間,衛滄瀾的實力也提升到了太初境七重天。

“大將軍,既然大武有進犯之心,我大周不可不防。”周擎沉聲道。

衛滄瀾面色凝重的抱拳領命,道:“屬下立即趕赴邊疆,嚴陣以待。”

只是他的眼中,也是掠過一些憂慮,畢竟大武太過的強大,即便他們大周這些年實力暴漲,恐怕也不見得就能將其勝過。

他轉頭,與身後那名嬌軀修長的女孩對視一眼,那擁有着修長筆直**的女子,正是他的女兒衛青青。

她也是察覺到了衛滄瀾眼中的憂慮,心中只能輕輕一嘆。

“王上,這大武勢強,硬碰的話,對我們可沒太大的好處啊。”而此時,有着一道聲音響起,衛滄瀾看去,說話者一身黑袍,正是黑毒王。

此時的黑毒王也是面色有些發苦,他當初被周元擒獲,立下了神魂之約,不得不受制於人,不過這兩年間,他在大周也是過得舒坦,但如今大武突然有着進犯之心,這如果硬碰起來,恐怕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畢竟黑毒王很清楚大武的力量,光是那神府境的武王,就難以抵擋,足以左右戰局。

周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大周投降嗎?”

黑毒王尷尬的一笑,他如何不知曉周擎與武王間的仇恨,那是不可能調解的,於是他只能心頭愁苦的嘆息一聲。

黑毒王雖然沒再說話,但他那種沒信心的表現,也是影響了不少人,當即大殿內更為的沉悶。

周擎見到這一幕,心中有着一種無力感升起,這些年他在盡可能的增強大周的實力,在那黑淵中挖掘而出的一些傀儡,也成為了他們大周抗衡大武最後的底牌,但真憑藉這些,就能夠阻擋神府境的武王嗎?

“報!”

而就在這般氣氛沉悶間,忽然有着急報再度傳來。

一名甲士迅速的衝進大殿,單膝跪下,面色潮紅,道:“稟告王上,先前鷹閣收到來自聖州大陸的情報。”

“聖州大陸?”周擎一愣,聖州大陸他自然是知曉,與蒼茫大陸這種偏僻之地不同,那可是整個蒼玄天的中心。

不過蒼茫大陸與聖州大陸相隔極為的遙遠,以前周擎也根本沒有心思理會那裡的情報,但自從周元離開大周,進入了蒼玄宗後,他便是費盡心力,令得情報部門花費不小的代價,偶爾的搜集聖州大陸的信息。

想到此處,周擎心頭忽的一動:“莫非是元兒有什麼消息了嗎?”

他心中涌起一陣激動,周元前往蒼玄宗已是兩年時間,這兩年內,他都沒有得到任何的信息,也不知曉着孩子如今究竟怎麼樣了?

聽聞那蒼玄宗內天才如雲,元兒在那裡,是否過得還好?

“說。”

“王上,我們剛剛收到與殿下有關的消息!”甲士迅速的道。

此言一齣,大殿內諸人的目光頓時驚訝的投射而來。

衛滄瀾、衛青青率先看向那甲士,然後對視一眼,有些驚奇,那位殿下,據說是前往了蒼玄宗修煉,但這兩年一點消息也沒有,沒想到如今終於有了回應。

“周元殿下當初也是天縱之才,不過那蒼玄宗乃是巨宗,匯聚着諸多大陸上的天才,周元殿下在其中,不知道如今如何?是否還是如當初在蒼茫大陸上時那般出彩?”衛滄瀾心中想着。

但旋即,他便是微微搖頭,蒼茫大陸太小了,在這裡能夠脫穎而出,卻不代表着能夠在蒼玄宗那等巨宗內依舊優秀。

黑毒王聽到殿下二字,也是面色有些複雜,如果不是後者的話,恐怕如今他還在黑淵中逍遙自在。

“這家伙兩年沒什麼音訊,恐怕也是在那蒼玄宗內混得不怎麼樣吧?”黑毒王被周元以神魂控制,雖然平日里不敢表露,但顯然心中還是有着一絲怨氣的。

“稟王上,消息說,此前聖州大陸上,有一玄源洞天,整個蒼玄天無數天驕都是參與其中,包括蒼玄宗、聖宮等巨宗。”

“而此次的玄源洞天內,周元殿下強勢殺出,斬殺聖宮三位聖子,震撼聖州!”

“事後歸宗,殿下也是晉為蒼玄宗聖子,排名第二!”那名甲士面色激動,迅速的說出。

當他話音落下時,整個大殿都是安靜下來。

連周擎都是保持不了穩重,忍不住的張了張嘴巴,雖說蒼茫大陸極為的偏僻,但他們還是知曉的,據說在聖州大陸那些強大的宗派中,唯有着最為精銳傑出的弟子,方纔能夠被稱為聖子。

每一位聖子的實力,都是達到了太初境九重天!

而且那些聖子的源氣底蘊,可不是他們這些太初境可比的。

而如今,這消息竟說,周元於那玄源洞天中,斬殺了三位太初境九重天的聖子?並且如今還成為了蒼玄宗排名第二的聖子?!

衛滄瀾一臉的震驚,他看向衛青青,此時的後者,也是紅唇微張,美眸瞪得滾圓。

當初那個少年殿下,如今竟然成為了蒼玄宗聖子?那豈不是說,他如今的實力,已是能夠媲美太初境九重天?!

而當初周元離開大周時,似乎還只是天關境而已吧?

黑毒王也是目瞪口獃,半晌後,方纔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大殿內,諸多臣子震撼了半晌,終於是回過神來,紛紛上前祝賀。

“哈哈!”

周擎起身大笑,原本那因為大武而帶來的沉重在此時一掃而散,他面露紅光,道:“我周家聖龍,果然不會遜色於任何天驕!”

“大將軍,你領命去吧,我大周,就算是傾盡一切,都會與大武周旋到底!”

衛滄瀾再度重重抱拳,然後與衛青青轉身而去,不過離去時,他們的步伐都是變得穩健了許多,顯然士氣大漲。

他們都知道周擎的意思,那就是以大周之力,盡可能的拖住大武。

因為周元還需要時間。

現在的他,應該距離抗衡神府境已經不是很遠了,只要他們能夠為他爭取一些時間,未來大周與大武之間,究竟誰贏誰輸,還猶未可知!

如果說之前的他們在大周與大武的交鋒中看不見什麼希望的話,那麼周元消息的傳來,則是令得他們看見了一絲曙光。

周擎望着衛滄瀾離去的身影,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仰起頭,遙望着遠方,手掌緊握起來。

元兒,你安心在蒼玄宗修煉吧。

父王會傾盡一切,為你爭取更多的時間!

父王等着你,修煉有成歸來的那一天!

整個大周,都在等着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