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無數道目光望着徑直走向玉璧的周元,那些視線充滿着熾熱與垂涎,他們知道,在經歷了之前的苦戰後,周元將會率先取得這第七峰上的勝利果實。

山腳下,薑太神當詹台清也是落敗的時候,面色便是徹底的陰沉,他望着走近玉璧的周元,數次體內的源氣要忍不住的噴薄而出。

但每當此時,楚青的眼神就會變得極端的凌厲,眼中煞氣涌動,掌心間懸浮的那金色梭影急促的震動起來。

顯然,只要薑太神敢出手,那麼他就會拼盡一切之力與他兩敗俱傷。

而眼下的聖宮,金蟾子被斬殺,詹台清被重創,如果薑太神再被他拼得兩敗俱傷,那麼聖宮莫說與他蒼玄宗爭奪這第七峰了。

恐怕他們連爭奪另外兩座孕育着八色築神異寶的玉璧,都會出現一些風險。

畢竟,另外四大巨宗,雖說實力稍遜一籌,但也並非是省油的燈。

所以,薑太神的眼神變幻數次,最終還是面色陰沉的按耐了下來,他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元的身影,猶如是要將後者生生撕碎一般。

他或許從沒想到過,這一次的玄源洞天之爭,他們聖宮,竟然會敗給了始終被他們死死壓制的蒼玄宗……

而蒼玄宗這一切,都是源自於周元。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般結果的話,那麼薑太神必然會在第一次見到周元的時候,就毫無保留的出手,直接將其斬殺。

可惜,那時候的他並沒有太將周元放在眼中,也並沒有將他視為威脅。

一個小小的首席,在他看來,連參與聖子之爭的資格都沒有,又怎麼可能對他產生威脅?

可如今看看眼前,即便是以薑太神的定力,心中都是涌起滔天般的悔意。

真的應該聽金蟾子的,直接第一時間就弄死這個家伙的!

……

而對於那無數道懷着不同情緒的目光,周元卻是並未理會,眼下楚青還得與薑太神對峙,夭夭對於這些沒什麼興趣,也就只能他來出手先摘桃子了。

他的腳步,停在了神秘玉璧之前,眼中滿是驚嘆之色。

這玉璧約莫數十丈左右,也算是雄偉,在那上面,有着神秘的光澤在流轉,即便是周元的神魂探測,也是難以侵入。

“這該怎麼收?”周元撓了撓頭。

他沉吟了片刻,忽然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掌,輕輕的碰向玉璧,而當他的手指碰到玉璧時,玉璧錶面頓時有着漣漪波盪而開,手指穿透而進。

周元見狀,若有所思,然後深吸一口氣,邁開腳步,一腳就踏了出去。

嗡!

當他的身體與玉璧接觸時,頓時穿透而進,消失在了無數道驚異的目光註視之中。

周元踏入玉璧時,眼前有着璀璨光芒綻放出來,他雙目微眯,旋即緩緩的睜開,此時的他,猶如是處於星空之中。

一些光點飄舞着,散髮着絢麗的顏色,頗為的漂亮。

周元盯着那些光團,然後伸出手掌,接住一團,目光看去,緊接着瞳孔便是微微一縮。

因為他見到,在那光團內,有着光彩之物凝煉而成,散髮着多彩光芒,赫然是一道築神異寶!

雖然只是四色築神異寶,但……

周元抬起頭,望着那些飄舞的光團,這裡的數量,簡直是成百上千!

他心頭微感震撼,不過很快便是清醒過來,畢竟這些四色築神異寶對他並沒有太多的吸引力,於是他邁步前行。

光團飄舞,有時候撞擊在他的身上,又是彈開。

而隨着他漸漸的深入,他發現那些光團內部凝煉的築神異寶,也是越來越絢麗,五色,六色……

周元的腳步越來越快。

特別是當他在見到七色築神異寶開始出現時,周元的呼吸也是微微加重起來,雙目漸漸的火熱。

他伸出手掌,兩道光團落在手中,光團內皆是凝煉着兩道綻放着七彩顏色的七色築神異寶。

如今玄源洞天內的所有人,就算是薑太神,楚青他們這等人物,恐怕到手的築神異寶也只是七色等級,其他宗門內,能得到者,更是少之又少。

而眼下,在這裡,周元舉目望去,七色築神異寶,已是接近數十。

“不愧是隱藏在最深處的大機緣。”周元心中感嘆一聲,如果將這些築神異寶盡數取走,他們蒼玄宗這代的弟子,待得踏入神府境時,必然都能夠開闢出高層次的神府,那對於他們未來的修煉之路,也將會帶來不小的優勢。

這之中,指不定會出現一些天陽境、源嬰境,甚至開闢法域的至強者呢?

源嬰境,就算是在他們蒼玄宗這種巨宗內,都是真正的頂梁柱,足以擁有着成為一峰之主的資格,至於開闢了法域的強者,那已是足以開闢一方巨宗了。

而且……

這裡的七色築神異寶,似乎也並不是極限。

周元抬起頭,眼神滾燙無比的望着更前方,他袖袍一揮,遮擋在前方的那些光球便是盡數的被推開,那最後的光景,也是落入了周元的眼中。

三顆丈許左右的大型光球,漂浮在那裡,璀璨的光芒一圈圈的綻放出來,那色彩的數量,赫然是達到了八色!

周元死死的盯着那三顆大型光球,呼吸都是變得極其的急促起來,心臟加快跳動,猶如低沉雷鳴。

八色築神異寶!

周元口乾舌燥,這可是僅存在於傳聞之中的奇寶,沒想到他竟然能夠真的親眼得見,而且還是足足三道!

有了此物,突破進神府境時,就足以開闢八神府,那等優勢,將會遠遠的將一些同輩天驕甩於身後,並且一騎絕塵。

開闢八神府,就算是以蒼玄天之遼闊無盡,也是百年間難得一遇。

而眼下這裡有三道,那就是說他們蒼玄宗這一代的年輕一輩,能夠出現三位開闢八神府的天驕,這可是足以震動整個蒼玄天的事情。

周元盯着那三道八色築神異寶,好半晌後,方纔漸漸的將情緒給穩定下來。

他的目光從三道八色築神異寶上面轉移開來,掃向四周,卻是發現此處猶如是抵達了盡頭,再無它物,於是周元的眉頭漸漸的皺起。

其實八色築神異寶雖然是修煉奇寶,但眼下對於他而言,卻並非是最重要之物。

因為他的目的,是那自蒼玄聖印上剝離而下的第三道聖紋!

“那第三道聖紋,之前有所感應,應該是存在於這座玉璧之中,怎麼眼下,卻是毫無蹤跡?”周元喃喃自語。

看來那第三道聖紋並不是誰來到這裡都能找到的……不過,如果連他都找不到,那麼換作其他人任何人,除非蒼玄老祖本人來,恐怕誰也找不到!

他目光閃爍,片刻後盤坐下來。

周元的眼瞳深處,一道神秘的聖紋流轉而動,然後自他的眼中鑽了出來,化為古老的聖紋盤旋在其周身。

而其掌心內,地聖紋也是自血肉中鑽了出來。

兩道聖紋盤旋在周元的周身,微微的震蕩起來,隱約間,似乎是有着神秘的波紋,自虛空中傳盪而開。

周元目光死死的盯着,如果兩道聖紋都是無法將那第三道聖紋感應出來,那他可就真的是沒什麼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