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刺耳尖嘯的煙霧,自天地間四面八方層層涌來,遮天蔽日,直接是將蒼玄宗眾聖子盡數的困住。

身處其中,眾聖子皆是感覺到天地混亂,難以分辨方向。

而且同時間,在那茫茫煙霧中,還不斷的有着恐怖的光球呼嘯而至,暗部殺機。

楚青望着這一幕,眉頭微皺了一下,雙手結印,天羅傘震動着,抵禦着那些源氣光球。

“那薑太神、詹台清、金蟾子三人直接奔峰頂而去了。”突然間,夭夭出聲說道。

此言一齣,李卿嬋、孔聖等人皆是面色一變,如果讓得薑太神他們率先奪得玉璧,想要再從他們的手中奪回來,那難度也就太大了,而且就算能搶奪,一旦逼得太狠,薑太神甚至能將其摧毀,令得他們投鼠忌器。

“我們先試試能否闖出這迷神煙!”李卿嬋、孔聖等其他聖子沉聲道,下一刻,他們身形暴射而出,直接衝進了茫茫煙霧之中。

不過很快的,他們的身影又皆是倒射而回,面色有些難看。

“這煙霧能混亂神魂,一旦進入,失去方向,難以前行。”李卿嬋說道。

“想要闖出,除非以極其雄厚的源氣硬闖,或者神魂強橫者,方纔能夠抵禦迷神煙的干擾。”孔聖眉頭緊皺,他與李卿嬋倒是可以嘗試硬闖,但那樣消耗太大了,即便闖出,又如何與薑太神等人爭鬥?

楚青緩緩的道:“這迷神煙我能闖出,但我起碼還需要兩人相助,薑太神、詹台清、金蟾子都不是省油的燈,我所能做的,便是拖住薑太神。”

其餘聖子皆是一默,薑太神不用說,唯有楚青才能制衡,但那詹台清、金蟾子也是極其的不弱,就算是孔聖、李卿嬋與其對上,也難有多大的優勢。

更何況先前李卿嬋與孔聖也說了,他們兩人,雖說源氣還算強橫,但神魂卻是有些弱,想要闖出迷神煙,將會有着不小的消耗。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不可能會是詹台清、金蟾子的對手。

如此來看,他們的局面,簡直是劣勢到了極致。

一時之間,場中的氣氛都是有些沉悶起來。

“這迷神煙,我與周元倒是能夠闖出。”而在他們沉默間,忽有一道清悅的聲音響起,眾人目光看去,那說話者,正是夭夭。

李卿嬋美眸一亮,他們倒是險些將夭夭給忘記了,她的神魂極強,這迷神煙能攔住他們,但對於夭夭恐怕沒有什麼作用。

更為重要的是夭夭自身實力也是極其的強悍,她若是能夠闖出,自然不會忌憚那聖宮的詹台清。

不過……夭夭可行,周元這裡,倒是有點問題。

“周元的話,能與金蟾子相鬥嗎?”孔聖緩緩的出聲道,說出了心中的質疑。

雖說之前周元斬殺聖宮兩位聖子,戰績驕人,不過眼下那金蟾子,可不是什麼尋常聖子可比,那是在整個聖州聖子榜上排名第五的存在。

就算是孔聖,也沒有多少的把握將其勝過。

其他聖子,也是有點遲疑,這種時候出去的人,必然會對上聖宮三位最強的人,周元如果實力不濟,反而會有着極大的危險。

他殺了聖宮兩位聖子,對方如果有機會的話,必然不會對他有絲毫的留情。

楚青沉吟了一下,看向周元,道:“周元師弟,你的想法呢?不必勉強自己,如果實在不行,我們便退一步,放棄這座玉璧之王。”

周元平靜的道:“我願去。”

那座玉璧之王中,有着第三道聖紋存在,他不可能將其放棄,而且金蟾子固然強橫,但現在的他,也不再是之前被那家伙偷襲的時候了。

他也很想跟對方將這筆賬好好算一算。

楚青聞言,也是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好,既然周元師弟有這般膽魄,那就我三人闖出迷神煙,攔截薑太神三人。”

他看向李卿嬋、孔聖,道:“這天羅傘交由你們掌控,此寶催動需要極大的源氣,你們可聯手催動。”

“待得我三人闖出,與薑太神三人對陣的時候,你們也需全力拖住聖宮其他聖子,不得讓他們分出人手干擾。”

李卿嬋、孔聖皆是點點頭。

吩咐完畢,楚青也不拖沓,直接看向夭夭、周元二人,道:“動手吧!”

夭夭與周元對視一眼,皆是輕輕點頭。

唰!

楚青腳尖一點,頓時有着滾滾源氣自其體內爆發而出,而其身影,更是直接化為一道流光,衝進了那茫茫迷神煙之中。

周元與夭夭眉心神魂閃爍,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李卿嬋等眾聖子望着三人消失在煙霧中的身影,也是面色肅然,他們知曉,此次玄源洞天最後的爭鬥,恐怕就得看楚青、夭夭、周元三人了。

不過,他們所面對的對手,也是聖宮這一代最為出色的佼佼者,而最終究竟誰能取勝,他們心中也是沒有半點的把握。

蒼玄宗與聖宮此次的玄源洞天之爭,究竟誰能成為最大贏家,恐怕就要看這一場大戰了。

……

玉璧山外。

無數道目光望着最後一座山峰中瀰漫開來的煙霧。

“蒼玄宗的聖子被困住了……”

“薑太神、詹台清、金蟾子直奔峰頂那座玉璧而去了!”

“看來他們是打算先將玉璧奪到手,嘖嘖,不愧是聖宮啊,果真是凶悍,如果玉璧落入他們的手中,蒼玄宗怕是再也難以爭奪到手了。”

“看來此次相爭,還是聖宮技高一籌。”

“……”

諸多竊竊私語聲響起,顯然都是認為這一次聖宮與蒼玄宗的最終爭鋒,還是聖宮更有優勢。

左丘青魚、綠蘿、李純鈞、寧戰、甄虛等人皆是輕嘆一口氣。

咻!

不過,就在無數道視線為之遺憾時,忽然有人發出驚呼之聲,因為他們見到,那濃郁的煙霧之中,忽有三道光影暴射而出。

“蒼玄宗有人闖出來了!”

“是誰?!”

“那為首者,似乎是楚青……還有那個周小夭與周元!”

“楚青到是不出意外,但為何另外兩人不是孔聖與李卿嬋?”

諸多人驚呼出聲,夭夭素來低調,而周元更是剛剛聲名鵲起,在很多人看來,蒼玄宗最強的三人,應該是楚青、孔聖與李卿嬋才是……

聖宮的那些聖子,自然也是見到了闖出來的三人,不過他們對視一眼,並沒有阻攔,眼中反而是有着譏誚之色流露出來。

出來了又如何,因為真正的難關,可並不在他們這裡……此時正對着峰頂而去的薑太神、詹台清、金蟾子……才是他們聖宮最強大的倚仗。

“哼,去吧,待得你們與我們聖宮最強的三人碰見時,方纔會明白,如今的蒼玄天,是屬於我們聖宮的!”

“而你們蒼玄宗,已經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