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着七彩光芒的火焰蓮花,漂浮在眾人的面前,精純澎湃的源氣波動自其中散髮出來,引得在場所有人都是為之垂涎眼熱。

“咳,這分寶的重任,就交給卿嬋師妹來吧。”楚青咳嗽一聲,旋即笑眯眯的看向一旁的李卿嬋。

李卿嬋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顯然這家伙怕麻煩的毛病又發作了,生怕到時候分配不好搞得他頭大。

不過對於楚青的性格,她也是太瞭解了,所以也懶得多說,修長玉指輕輕一彈,只見得火焰蓮花花心處的七色火光與十數顆七彩火焰蓮子,緩緩的升起。

“這七彩火焰蓮子,對於修煉大有裨益,能夠增強源氣底蘊,此番各聖子皆是有貢獻,暫且各分一顆。”李卿嬋說道。

於是李卿嬋袖袍一揮,便是有着十三顆七彩火焰蓮子飛出,除了十大聖子外,夭夭,吞吞與周元,也是分得一顆。

其他聖子皆是眼神欣喜,握住七彩火焰蓮子,愛不釋手。

夭夭倒只是一瞥,便是隨意的收起,吞吞嘴巴一張,直接將那七彩火焰蓮子吞進肚子中。

周元也是眼神好奇的接住了這火焰蓮子,他感受着其中所蘊含的源氣波動,面色有些動容,若是能夠將此物煉化的話,對於他的源氣底蘊,必然會有着不小的提升。

不過可惜就是分到手的數量太少了,不然的話,他說不定能夠藉此做出突破,踏入太初境八重天,大大增強自身源氣底蘊。

“餘下的蓮子,以此次守護七彩寶地的貢獻來分配。”李卿嬋微微沉吟,道:“夭夭以結界阻擋了聖宮的干擾,當再分一顆。”

“吞吞率領弟子清剿七彩寶地,還斬殺了守護獸,也理應多分一顆。”

她美眸最後投向周元,紅唇微啟:“周元就不用多說了,如果不是他打敗柴嬴,如今局面恐怕還不好說,所以也應多分一顆。”

“如此分配,可舉手錶決,若是有異議,可以提出。”

楚青率先舉起手來,懶洋洋的道:“我沒意見。”

葉歌也是笑了笑,舉手。

商春秋等聖子,沉吟了一下,也是點頭表示認可,畢竟李卿嬋所說完全屬實,也的確算是公正。

孔聖倒是稍微有點意見,但在見到其他人都點頭後,也只能無奈的認了下來。

李卿嬋見狀,屈指一彈,又是三顆七彩火焰蓮子掠向周元,夭夭,吞吞。

周元欣喜無比的接過火焰蓮子,感覺這個分配對他實在是有些優待。

“卿嬋師姐,像你這麼漂亮又公正的人,現在真的是不多了。”周元歡喜的拍了一個馬屁。

李卿嬋聞言,戲謔的一笑,道:“哦?那和夭夭比呢?”

一旁把玩着七彩火焰蓮子的夭夭,也是抬起那絕美得讓人心跳加快的玉顏,似是有些饒有興緻的盯着周元。

周元額頭上頓時有着冷汗浮現,他就興奮下這麼隨口一說,李卿嬋竟然反掌就將他給推向絕路,女人啊,簡直可怕。

其他聖子瞧得周元這般境地,也是眼神中有些幸災樂禍。

李卿嬋見周元如坐蠟般的模樣,這才展顏一笑,嬌媚動人:“好啦,跟你開玩笑呢。”

周元乾笑起來,趕緊拿着自己的七彩蓮子灰溜溜的躲一旁去,生怕李卿嬋再給他來一道奪命選擇題。

“還剩下來的七彩火焰蓮子,暫時不好分配,可以等之後看眾人貢獻,另外再建議留出一顆,從首席中挑選一位貢獻最大者賜予。”

李卿嬋說到此處,微微一笑,看向周元,補充道:“當然周元不在此列。”

周元對此倒沒什麼意外,眼下他分了兩顆七彩火焰蓮子已經是極為的惹眼了,如果再給他的話,恐怕就真是要引起不滿了。

其他聖子點點頭,那一旁的唐沐心他們見狀,也是面露歡喜之色。

“接下來,就是這七色築神異寶了。”李卿嬋美眸投向那一道七彩火光,俏臉上掠過遲疑之色,此物太過的珍貴,還真是不好分。

其他聖子也是盯着那七色築神異寶,都不掩飾各自對它的垂涎。

李卿嬋沉吟了片刻,道:“此物不好分配,不過各聖子如果對它有興趣的話,我建議以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來換取。”

孔聖,商春秋他們面面相覷,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這要求可謂不低啊,畢竟眼下連這座七彩寶地,他們也不過才得到九道六色築神異寶。

不過他們也知道李卿嬋意思,既然此物不好分配,那就直接讓人來換取,這樣換取而來的六色築神異寶也能其他聖子平分。

而以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來換取一道七色築神異寶,真要說起來,也只能說是小賺。

於是其他聖子皆是沉思起來,畢竟想要搞到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也不算是特別輕鬆的事情,這將會消耗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不必此時就上繳,時限在離開玄源洞天之前都可,若是到時候無法完成,可選擇退還七色築神異寶或者以其他同價值之物換取。”李卿嬋瞧得眾人遲疑,再度補充道。

周元舔了舔嘴唇,雖說他對那七色築神異寶也是極為的垂涎,但如果要以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去換取的話,也實在是有點讓人望而卻步。

而且這簡直就是背負了一大筆債務……而其他所有聖子,都是他的債主。

一想到到時候別的聖子一見到他,就催促他趕緊上交六色築神異寶,周元就感覺心頭有些慌。

所以,他在想了想後,直接保持沉默

誰愛要就要吧,反正之後肯定還有獲得七色築神異寶的機會。

不過,就在周元沉默間,忽然一道清澈好聽的聲音響起:“這七色築神異寶,周元要了。”

“???”周元僵住,急忙轉頭看去,只見得夭夭衝著他淺淺一笑。

“等等,我不要!”周元連忙喊道。

李卿嬋玉手輕拍,笑吟吟的道:“好,那麼這道七色築神異寶,就是周元的了,恭喜。”

她玉手一揚,那七彩火光便是直接對着周元飄去。

其他的聖子象徵性的鼓了鼓掌,然後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周元,道:“周元師弟,希望你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把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都交上來。”

“不然的話,我們會時刻叮囑你的。”

周元望着那飄在眼前的七色火光,嘴角頓時瘋狂抽搐起來。

……

青峰上。

周元盤坐於一座巨岩上,而此時的他,正面色有些愁苦的盯着面前飄蕩的七彩火光,這正是他們從那座七彩寶地中所得到的七色築神異寶。

“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

周元嘆了一口氣,雖然他總算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七色築神異寶,但這莫名其妙的就背了一屁股的債。

而想要搞到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就算是在這大玄山脈中,也不是多麼簡單的事情,畢竟六色築神異寶只會出現於六彩寶地中,可每一次的六彩寶地出現,必然會引來諸多爭奪,這無疑會消耗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你這進入玄源洞天的目標,總算是勉強完成了,還不滿意啊?”在周元無奈間,一道戲謔的輕笑聲,自後方傳來。

周元轉頭,看着抱着吞吞慢悠悠而來的夭夭,頓時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如果不是當時夭夭出聲的話,他根本就不打算換取這道七色築神異寶。

夭夭來到周元身旁,道:“雖然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稍微有點麻煩,但有壓力才有動力嘛。”

雖然這般認真的說著,但周元分明是從她的眼眸深處瞧出了一絲笑意。

周元撇撇嘴,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他知曉夭夭也是為了他好,畢竟他這次進入玄源洞天的初步目標,就是要得到七色築神異寶,眼下最起碼,保底是達到了。

只是要還那十二道六色築神異寶的債,卻是得費了一些時間。

“喏。”夭夭伸出玉手,玉手上光澤涌動,有着三道炫目的光團浮現出來,其中有着雄渾的源氣波動散髮出來,赫然是三道六色築神異寶。

“這是我和吞吞這段時間得到的,加上你那裡還有一道,便是四道了。”夭夭說道。

周元見狀,倒是眼睛一亮,也沒有矯情,畢竟雙方間的關係不需要這些,而且如果夭夭需要的話,他就連面前這七色築神異寶都能毫不猶豫的給她。

“如今大玄山脈中那座超級結界,各處節點開始被破壞,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那隱藏在最後的大機緣,應該也快要現世了。”夭夭長身而立,腰肢纖細如柳,美眸凝視着大玄山脈深處,緩緩的說道。

周元聞言,眼神也是一凝,對於那最後的大機緣,他自然也是極其的好奇與期待。

“那第三道聖紋,據說也是在這玄源洞天中,但這一路而來,卻是沒有任何線索,也不知在這裡,能否遇見。”周元沉吟道。

在他得到“地聖紋”的時候,知曉了第三道聖紋的線索,應該就存在於這玄源洞天內。

而在見識了“地聖紋”的力量後,周元徹底明白了這自“蒼玄聖印”上剝離而下的四道聖紋之強大,如今的他,不論是破障聖紋還是地聖紋,在運用的層次上,恐怕連皮毛都不算。

但即便如此,這兩道聖紋,已是周元的殺手鐧,由此可見其威能。

所以,對於那第三道聖紋,周元同樣是無比的期待。

這玄源洞天,許久才會開啟一次,如果此次無法得到,下次就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待得那最後的大機緣現世時,恐怕才是真正的爭鬥。”夭夭優雅的坐在一旁,輕輕倚靠着青松,玉手撐着雪白的下巴,說道。

她掃了一眼周元,悠悠的道:“你現在的實力,打敗聖宮一位排名居末的聖子,都已是傾盡全力,如果遇上了那些各宗的頂尖聖子,怕是勝算不高呢。”

周元輕輕點頭,面色微凝的道:“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打算嘗試突破了。”

他手掌抬起,只見得兩顆七彩火焰蓮子浮現出來,有着極端精純的源氣波動散髮出來,同時有着異香瀰漫。

正是在那七彩寶地中所獲得的火焰蓮子。

“這火焰蓮子雖然是修煉之寶,不過光憑這兩顆,恐怕不見得能讓你成功完成突破。”夭夭美眸投來,淡淡的道。

周元無奈的撓了撓頭,他也知曉兩顆火焰蓮子似乎是有些不夠,但他也沒辦法啊,只能盡可能的嘗試一下。

而在周元無奈間,夭夭那如白玉般的小手,再度伸到了他的面前。

只見夭夭的小手中,有着八顆晶瑩剔透的蓮子懸浮,七彩光澤從中散髮出來。

“這……”周元驚訝的看向夭夭。

“這是我之前分到的兩顆,你知道的,此物對我沒多大的作用,而另外的兩顆,是吞吞的。”夭夭淺笑一聲,道。

夭夭懷中的吞吞發出哼唧的聲音。

“吞吞的就算了吧?”周元有些尷尬,夭夭的倒還罷了,但吞吞這貪吃的東西,明顯對七彩蓮子很心動,它會交出來,恐怕是礙於夭夭的淫威。

“它就是貪吃而已,真要說效果,其實並不強。”夭夭雙手捧起吞吞,美眸輕輕眨了眨,語氣溫柔的道:“吞吞,你說是嗎?”

吞吞被夭夭笑吟吟的看着,渾身毛髮都是有些倒豎,最終只能用爪子捂住眼睛,發出委屈的聲音。

“那還有四顆哪來的?”周元疑惑的問道。

夭夭微笑道:“當然是從李卿嬋他們那裡換來的啊,而且是以你的名義。”

周元一怔,心頭忽然涌起不妙的感覺:“什麼意思?”

“四道六色築神異寶,換一顆七彩蓮子……我給你換了四顆,也就是說,你之後還的時候,要還他們十六道,再加上之前的十二道,一共是二十八道六色築神異寶,或者說,用兩道七色築神異寶也可以。”夭夭認真的解釋道。

周元愣住,片刻後感覺到眼前一片發黑,他這身上的債還沒開始還,竟然瞬間翻倍的暴漲了。

夭夭瞧得周元那面色慘白的模樣,語重心長的道:“磨刀不費砍柴功,你只要先將自身實力提升,才有資格去爭奪。”

周元口乾舌燥,然後心有戚戚的看向吞吞,看來在他們這兩人一獸間,夭夭是貨真價實的小魔王,一言九鼎,言出法隨,一人一獸根本就沒有反對的資格。

吞吞哼唧一聲,那眼神似乎是在說看起來你更慘一些。

“好吧,反正債多不愁。”周元最終也想通了,惆悵的道。

不管如何,先突破到八重天再說吧。

夭夭這才螓首微點,孺子可教。

“對了,你那太玄聖靈術,還未真正修成?”夭夭忽然問道。

周元點點頭,他的太玄聖靈術,只能算做半成品,還未真正的修成,因為尚還有九道主材獸魂,他還未曾融合。

不過想要融合那九道主材獸魂談何容易?

那九道主材獸魂極為的狂暴,若是一個不慎,甚至有可能將他初步修成的聖靈種子給毀了,所以周元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夭夭螓首微點,然後玉手一握,一個玉瓶閃現而出,玉瓶之內,有着半瓶閃爍着金光的血液,隱隱間,有着一股無形的壓迫自其中散髮出來。

“下次融合時,你將此物煉化,以聖獸之威,震懾那主材獸魂,想必能夠順利許多。”夭夭說道。

周元好奇的接過玉瓶,他望着玉瓶中那看起來就極其不凡的血液,若有所思的道:“這血液,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

數息後,他看向了吞吞,此時的後者無力的趴在夭夭長腿上,獸瞳中似乎是有些生無可戀之色。

夭夭漫不經心的道:“這就是吞吞的血啊,我怕一次性要它這麼多它承受不了,所以都是分成兩個月的時間,每天取一點,最終才有這些。”

周元無言,最終他看向吞吞,輕嘆一聲。

兄弟,還是你更慘吶。

不過,有了這些七彩蓮子再加上吞吞的血,接下來這段時間,看來他需要好好的閉關,為那一道大機緣,做最後的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