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寶地,位於地底,乃是一座巨大如迷宮般的溶洞。

周元一行人,以楚青為首,進入溶洞,然後便是見到滿地鐵甲蜥的屍體,顯然當吞吞率領着蒼玄宗諸多弟子進入此處時,經歷了慘烈的廝殺。

不過鐵甲蜥數量雖然不少,但有着吞吞領隊,顯然是無法對蒼玄宗的弟子造成什麼阻礙。

眾聖子沿着一路的獸屍迅速的前行,如此約莫半柱香後,終是漸漸的抵達最深處,因為在這裡,還有着極端狂暴的源氣波動在爆發。

顯然是有着激烈戰鬥爆發。

周元他們視線望去,只見得在那巨大的溶洞中,兩頭龐然大物廝殺在一起,其中一頭自然便是化為戰鬥形態的吞吞。

此時的它,四蹄踏着源氣,威風凜凜,那神秘而威嚴的氣息不斷的自其體內瀰漫出來。

而與吞吞廝殺的那頭龐然大物,則是一頭金色的龍蜥,生有龍爪,也是凶暴異常,爪風撕裂間,連空間都是被撕裂出道道的痕跡。

從那龍蜥體內散髮出來的源氣波動來看,其實力絲毫不比各宗的聖子弱。

在吞吞與那龍蜥廝殺時,蒼玄宗其他弟子則是在清剿着茫茫多的鐵甲蜥,整個巨大溶洞內,都是瀰漫著血腥的氣息。

“先幫忙將那些鐵甲蜥清理了。”楚青沒有冒然插手吞吞與那龍蜥間的戰鬥,而是先打算清理場面。

周元等人皆是點點頭,然後疾掠而出,落向那些源源不斷涌來的鐵甲蜥。

這些鐵甲蜥的實力,大多都是太初境一重天左右,憑藉著數量,才能夠與蒼玄宗眾弟子糾纏,所以當這些聖子加入後,局面就瞬間呈現一面倒般的屠殺。

每一位聖子一齣手,便是秒殺了成片的鐵甲蜥,如此不過短短數分鐘的時間,鐵甲蜥便是被殺破了膽,紛紛開始退走。

唐沐心、金章等首席,此時方纔能夠喘口氣,不過當他們瞧得楚青、周元他們趕來時,皆是微驚:“外面不管了嗎?”

雖然他們處於寶地之中,但也是能夠想象到外面必然暗流涌動,絕不可能輕鬆的。

然而眼下連楚青他們都是跑了進來,這是個什麼情況?難道是外面失守,眾聖子都退入寶地,加快速度掠奪嗎?

“周元擊敗了聖宮柴嬴,聖宮已是退走,這座七彩寶地,是屬於我們蒼玄宗的了。”李卿嬋輕笑一聲,解釋道。

此言一齣,唐沐心、金章、百裡澈等首席皆是目瞪口獃,其他的弟子也是出現了片刻的獃滯。

“周元打敗了柴嬴?怎麼可能?!”百裡澈率先忍不住的出聲,他自然是知道柴嬴,聖宮最年輕的聖子,據說前途無限,怎麼可能會敗在周元的手中?!

不過很快的,他也是冷靜下來,因為理智告訴他,眾聖子可不會用這個來開玩笑,於是,那看向周元的目光,也是變得複雜起來。

在那半年之前,對於周元,他還是抱着俯視般的心態,甚至於對於周元的首席身份,他也是嗤之以鼻,覺得其中水分太大。

然而,那時候的他,恐怕從未想過,當那半年之後,周元已是遠遠的超越他……

前些時候周元強勢擊碎聖宮趙鯨一臂時,百裡澈就感覺到被超越,當時他已經以為,這應該就是周元的極限了,可今日,現實再度告訴了他何為殘酷……

當他還在對着聖子努力攀爬的時候,周元,卻已經開始打敗聖子。

孔聖輕咳一聲,打破震驚的氣氛,道:“你們這裡情況如何?”

唐沐心將美目從周元身上收回來,有些興奮的道:“我們這一路探索過來,這七彩寶地極大,在其中,我們暫時發現了五座堪稱六彩寶地的洞窟,在其中得到了五枚殘破的玄碑令以及九道六色築神異寶,當然,還有着其他等級不一的築神異寶若干。”

“而且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是粗略的搜尋。”

唐沐心玉手一揮,面前光芒閃爍,然後眾人便是見到五枚玄碑令閃現而出,只不過這些玄碑令跟周元手中那一枚相同,都是屬於殘缺狀。

除了五枚殘缺的玄碑令外,還有着九顆嬰兒拳頭大小的棱形寶石,寶石之中,有着極端雄渾精純的源氣波動散髮出來。

赫然都是六色築神異寶!

面對着這種收穫,就連周元都是輕吸一口涼氣,其餘聖子也是個個眼神熾熱。

七彩寶地,果然是名不虛傳。

楚青望着面前這些寶貝,微微沉吟,道:“此次這座七彩寶地,周元打敗柴嬴,當屬貢獻最大,這五枚玄碑令,我建議分他兩枚。”

其他聖子聞言,沉默了一下,大部分人都是輕輕點頭。

之前薑太神出人意料的將柴嬴、池雷送入了結界內,如果不是周元最後出手的話,恐怕如今的局面將會截然不同。

論起貢獻的話,此次周元的確最為的明顯,這一點,就算是對周元不感冒的孔聖,都是挑不出什麼刺來。

楚青見到眾人沒有異議,便是屈指一彈,兩枚殘缺的玄碑令射向周元:“有了這兩枚,再結合你原本所有的,應該能夠融為一枚完整的玄碑令。”

周元連忙接過,他握住兩枚殘缺的玄碑令,心潮微微澎湃,有了此物,當那最後的機緣現世時,他方纔擁有着接觸的資格。

“至於築神異寶與其他寶貝,就待得將七彩寶地探索完畢後,再來分配。”楚青袖袍一揮,將那九道六色築神異寶以及其他東西盡數的收起。

其他人也是點點頭,知曉此時不是分配的時候。

“那龍蜥守護的東西,才是這七彩寶地中最重要的寶貝。”李卿嬋美目投向溶洞最深處,只見得在那裡的山壁上,有着一座洞窟,洞窟之內,散髮着磅礴精純的波動。

其他人也是目光火熱的看去,不過那個方向,正是吞吞與龍蜥激戰的地方。

顯然,想要進入那洞窟,這頭龍蜥,就是最後的守護獸。

吼!

而在眾人的註視中,吞吞與那龍蜥的戰鬥,也是愈發的白熱化,雙方憑藉著強悍的肉身廝殺在一起,地動山搖,激烈無比。

“吞吞,不要玩了。”不過在周元他們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一旁的夭夭,忽然平靜的出聲。

場中,正與龍蜥鬥得不亦樂乎的吞吞聽到夭夭的聲音,頓時爆發出一道充滿着威嚴的咆哮聲,下一刻,它大嘴之中,有着深邃黑光噴薄而出。

黑光呼嘯,宛如匹練一般,將那金色龍蜥猛的纏繞。

在那黑光纏繞間,眾人皆是能夠見到,黑光似乎是在龍蜥身軀錶面漸漸的銘刻出了一道神秘的印記。

吼!

當那印記成形時,吞吞仰天長嘯,黑光竟是將那瘋狂掙扎的龍蜥生生的捲起,最後倒轉而回,而吞吞張大巨嘴,一口便是將那龍蜥,生生的吞了進去。

當吞下龍蜥後,吞吞龐大的身軀也是迅速的縮小,最後化為尋常時候的迷你形態,不過此時的它,肚子圓鼓鼓的,它伸出爪子輕輕拍了拍,頓時肉浪滾滾,順帶還打個一個飽嗝。

而溶洞內,則是一片安靜。

就連諸位聖子,此時都是感覺到一股寒意在心頭涌動,顯然,先前吞吞一口將一頭實力堪比聖子的龍蜥吃掉,也是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衝擊。

李卿嬋、孔聖他們對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驚色。

這吞吞,究竟是什麼源獸?怎麼會恐怖成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