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凝聚在周元手中那略有殘缺的神秘之物上,就連楚青,李卿嬋他們,臉龐上都是有着驚愕浮現。

因為周元手中之物,的的確確就是那所謂的憑證!也就是他們所說的玄碑令!

“你,你怎麼可能有玄碑令?”那趙燭率先忍不住的道,聲音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們在這大玄山脈中爭鬥這麼久,如今方纔不過才兩塊玄碑令,由此可見此物的珍稀,而周元從那玄源洞天外圍而來,怎麼可能擁有此物?

“我們在外圍的時候,也遇見了一座六彩寶地,然後我在其中得到了此物。”周元聳聳肩,道。

李卿嬋紅唇微張,道:“就算是六彩寶地中,也不見得就能夠出現玄碑令,你這運氣,也太好了一些。”

“你交由我看看。”

周元倒是沒什麼猶豫,直接就將手中之物遞給了李卿嬋。

李卿嬋接過來,細細的看了看,螓首微點,道:“沒錯,的確是玄碑令,不過你這玄碑令是殘缺的,如果再有一些年月,說不得就會化為完整。”

“還有殘缺一說嗎?”周元問道。

李卿嬋點點頭,道:“按照我們的推測,這種玄碑令,應該是當年大玄山脈深處那道大機緣成形時所噴發而出,它們如種子一般,被灑落於玄源洞天中,然後逐漸的吸收天地間的源氣,最終成形。”

“也正因為如此,這種玄碑令與那道大機緣有着某種牽引,所以唯有持有此物者,才能進入那大機緣所在。”

“原來如此。”周元恍然。

“那這殘缺的,豈非是沒了作用?”

李卿嬋紅唇微笑:“類似你這種殘缺的玄碑令其實比較正常,因為就算是在大玄山脈中,那些六彩寶地中的偶爾出現的玄碑令,也大多是殘缺的,不過玄碑令同源同種,只要再找尋數塊殘缺的玄碑令,將兩者接觸,它們自然會出現融合,化為完整的玄碑令。”

周元若有所思,道:“這樣說的話,我還需再得幾塊這種東西,才有接觸那道大機緣的資格?”

“嗤。”

不過他這話一齣,趙燭不由得嗤笑出聲,道:“你未免想得太好了一些,就算你真湊出了一道完整的玄碑令,恐怕也沒接觸大機緣的資格。”

“為何?”周元平靜的問道。

趙燭淡淡的道:“因為你貢獻不夠,按照規則,唯有作出大貢獻者,才有資格獲得這種資格,並不是誰有了玄碑令,就能得到的。”

“什麼貢獻?”周元再度問道。

這次是李卿嬋說話了:“所謂貢獻,以爭奪而來的寶地做計算,你之前率眾所爭奪到的六彩寶地,算是不小的貢獻,但按照規矩來說的話,最起碼需要奪得五座六彩寶地,方可擁有接觸那道大機緣的資格。”

“如此規矩,也是免得各位坐享其成,畢竟其他弟子基本是沒有資格接觸那道大機緣,但他們同樣有所付出,我們身為聖子、首席,也有一些義務補償他們。”

“當然,如果誰偶然得到了玄碑令,又是貢獻不足的話,可以將此上繳,然後換取築神異寶。”

周元面容不變,輕輕點頭,並沒有反駁,因為這般規矩,也的確是有着其道理,當然了,至於將玄碑令上繳換取築神異寶,周元並沒有考慮,因為他同樣有着自己的野心。

李卿嬋見到周元沒有說話,也是知曉他所想,於是就將那道殘缺的玄碑令退給了他。

“接下來的事,方纔是重點。”

李卿嬋美目凝重的看向眾人,緩緩的道:“我們恐怕有麻煩了。”

“什麼意思?”楚青也是愣了愣,疑惑的問道。

李卿嬋看向他,輕聲道:“在你和夭夭出去接引他們的時候,我們打通了一處節點,然後……在那裡,我們發現了一座七彩寶地。”

“七彩寶地?”此言一齣,楚青也是微微動容,要知道這段時間以來,所有宗門探測出來的七彩寶地,而已不過才區區三座而已,沒想到他們這邊,竟然會有這般好運,發掘出來一座。

“這應該是好事吧?”楚青問道。

“發掘出七彩寶地,倒的確算是好事,不過問題是那座七彩寶地的位置,是在我們蒼玄宗與聖宮劃分的地盤的爭議地區。”李卿嬋緩緩的道。

“也就是說,這座七彩寶地,聖宮那邊必然會插手。”

楚青撓了撓光溜溜的腦袋,愁苦的道:“看來又是一場麻煩啊。”

“這是我們的機緣,怎能說是麻煩?”孔聖面無表情的道,對於楚青這種懶得令人髮指的心態,他最是惱火了。

“呵呵,七彩寶地雖然極為的罕見,但眼下的確太招人註意了,而且剛好又在那爭議地區,到時候不僅聖宮會有藉口來爭奪,連其他四大巨宗,恐怕也會暗中覬覦。”葉歌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將這七彩寶地直接拱手相讓了?”孔聖道。

葉歌攤了攤手,道:“那倒是不可能,只是想說,想要將這七彩寶地吞下,我蒼玄宗需得上下齊心。”

孔聖面色這才微緩,道:“我提議全力固守,我等牽制對方主力,派一聖子鎮守七彩寶地,各峰首席率領諸弟子進入寶地,搜尋其中的築神異寶以及玄碑令。”

“只要築神異寶與玄碑令到手,聖宮也只能退走,否則只是平白浪費時間罷了。”

李卿嬋螓首也是輕點,道:“贊同。”

其餘聖子也是紛紛點頭,畢竟好不容易發現一座七彩寶地,還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想讓他們放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僅他們如此做想,即便是周元,都是暗暗點頭。

楚青則是有些惆悵的嘆了一口氣,看來這一次,他們要和聖宮硬碰了。

“那應該派遣誰為鎮守者?”李卿嬋看向其他聖子。

其他聖子,將會正面迎戰聖宮的聖子,而唯有鎮守者留守,如果對方有着聖子偷偷潛入,鎮守者就是最後一層防護。

不然的話,一旦讓得聖宮聖子闖入,其他各峰首席以及弟子,根本不可能會是其對手。

孔聖沉吟一下,道:“就讓趙燭去吧,我們其他人,必須牽制聖宮的那些聖子,為他們搜尋築神異寶與玄碑令爭取時間。”

其他人聞言,也沒什麼異議。

趙燭也是點了點頭,道:“若是有人闖入,我自會將其清除。”

眾聖子一番商討,便是如此確定下來。

倒是一旁的周元,眨了眨眼睛,忽然道:“這鎮守者,可還需要候補?萬一趙燭聖子抵擋不住,還可有候補頂上。”

孔聖面無表情的道:“我們人手不足,沒有多餘聖子留守。”

周元燦爛的笑起來,指了指自己,道:“雖然沒有多餘的聖子,但我覺得我可以勉強勝任一下。”

趙燭聞言頓時冷笑道:“周元,這是聖子間的事,你一個首席,有什麼資格在這裡瞎摻和?就因為你用某些手段抵擋了金蟾子一擊嗎?”

“而且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就是想要混一些貢獻嗎?”

周元笑了笑,沒有否認,他的目的,還真是如此,因為那最後的大機緣,他是不可能放棄的。

李卿嬋微微沉吟,道:“周元,此事非同小可,如果到時候真有對方聖子潛入進來,並且擊敗了趙燭,那說明我們的策略已經失敗,那個時候,恐怕我們就只能放棄這座七彩寶地,不然的話,其他弟子,將會死傷慘重。”

“所以,有沒有候補的鎮守者,恐怕沒有意義了。”

她的潛臺詞是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周元就算是候補鎮守者,那還不如直接讓路,強行抵擋,不過只是螳臂擋車罷了。

說到底,顯然還是李卿嬋認為,周元雖然如今實力大漲,但距離聖子之間,恐怕依舊還有着極大的差距。

周元聞言,有點無奈的笑了笑,道:“試試也不行啊?”

趙燭冷聲道:“路要一步步的走,聖子間的爭鬥,不是你能插手的,你想要成為候補鎮守者,最起碼需要兩位聖子的點頭,你覺得此處,誰會允許你這種無理的要求?”

趙燭的目光掃開,不過下一刻,神色便是一點點的僵硬起來。

因為趙燭見到夭夭俏臉平靜,緩緩的舉手,聲音清淡的道:“我允許。”

再然後,那趴在周元頭上的吞吞,也是眼神睥睨的看了趙燭一眼,伸起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