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偉得難以想象的山脈之外,遍佈着狂暴的源氣罡風,這些罡風形成了風層,將山脈護在其中,這種風層,就算是各宗的首席,都是難以破開,唯有各宗聖子合力,才能夠將其中撕裂出通道。

咻!咻!

而此時,那從風層中暴掠而出的諸多氣勢不凡的光影,正是那些在山脈中探測的各宗聖子。

他們此行出來,顯然是接引各宗的弟子。

整個城市,都是在此時沸騰起來,無數火熱的目光望着那些掠空而來的光影。

而在莊園內,各宗的人馬更是顯得亢奮,因為他們都知道,眼前這片雄偉至極的古老山脈中,才是玄源洞天的真正核心地帶之一。

只要進入其中,那所得到的收穫,必然遠非之前可比。

而各宗聖子的接引,則是他們進入其中的必要條件。

各宗聖子的出現,也是令得蒼玄宗與聖宮的對峙鬆緩下來,雙方的弟子皆是狠狠註視對方,但周身涌動的源氣,已是收斂了一些。

周元也是抬頭望着那些自風層中飛出來的光影,微微一笑,也不知道夭夭有沒有出來,這將近一個月不見,倒是有些想念了。

當然,還有吞吞那個家伙。

而在無數道目光翹首以盼的目光中,一道光影以最快的速度,攜帶着驚人的氣勢,直接是出現在了莊園上空,然後徐徐的落下。

一道道目光匯聚而去,然後便是有着不少人面色有些變化,眼中更是有着濃濃的懼色浮現出來。

那現身之人,一身白袍,身軀挺拔,特別是那一頭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耀耀生輝,再配合著他渾身震蕩的雄渾源氣,當真是宛如天神。

而且最令得人心悸的是,此人眼瞳也是呈現金色,一對瞳孔,更是倒豎形狀,目光投射而過,令人不寒而慄。

周元的目光,同樣是停在了此人身上,面色微現凝重,顯然是察覺到了那股危險的氣息,他看向一旁的唐沐心等人,只見得他們皆是面色有些驚懼。

“他是誰?”周元問道。

唐沐心深吸一口氣,道:“聖宮,金蟾子,蒼玄天聖子榜排名第五,而他在聖宮聖子中,排名第三,實力極其的可怕。”

周元眼神也是一凝,顯然是沒想到來者如此的凶悍。

他能夠感覺到,當這金蟾子出現的時候,整個莊園沸騰的氣氛仿佛都是冷卻許多,那從四面八方投射而來的目光,皆是帶着濃濃的懼色。

一人便是震懾了各方勢力,可見這金蟾子的凶名之盛。

那霍天等人,同樣是見到了金蟾子的現身,不過他們的神色既是興奮,又帶着一些不安,因為他們聖宮首席這一次的表現,都不太好。

特別是眼下,那趙鯨還躺在場中不知死活。

而他們都知曉,這位金蟾子行事不擇手段,一旦他知曉他們此次表現如此不堪的話,怕是會動怒。

在他們那種興奮又不安的目光中,天空上那道光影也是辨認出了聖宮的人馬,然後落了下來,金色的豎瞳掃視一圈,最後瞧得不遠處對峙的蒼玄宗弟子以及場中不知死活的趙鯨。

“怎麼回事?”金蟾子語氣淡淡的道。

聖宮其他首席皆是噤若寒蟬。

霍天硬着頭皮上前,開始將事情的始末,盡數的彙報。

半晌後,霍天說完,抬頭看了金蟾子一眼,此時的後者面無表情,只是瞥了他一眼,緩緩的道:“你是說,我聖宮有兩位首席,被蒼玄宗同一位首席斬殺……”

“而趙鯨,也被對方廢了一臂?”

霍天艱難的點點頭。

金蟾子盯着他,旋即笑了起來,道:“你們這些首席,可真的是能幹啊,我聖宮壓制蒼玄宗多年,你們這一次,是打算將我聖宮的臉面都丟乾凈嗎?”

霍天等首席皆是面色難看,但卻不敢反駁。

金蟾子搖了搖頭,淡漠的道:“那寧墨與範妖二人,如此無能,死了也好,免得浪費我聖宮的修煉資源。”

“這趙鯨,倒是有些讓人意外,不過既然是失敗者,待得此次回宮後,自會按照宮內規矩處罰。”

“你等眾人,到時候也少不得要吃苦頭。”他目光掃過霍天等人。

霍天等人不敢反駁。

“將那蠢貨抬回來吧,莫要在這裡丟人現眼了。”金蟾子道。

霍天連忙吩咐弟子將趙鯨給抬了回來。

金蟾子盯着趙鯨那爆碎的手臂,饒有興緻的道:“蒼玄宗哪位首席,竟然有這般本事?”

霍天猶豫了一下,道:“據說是聖源峰的新任首席,叫做周元,以往並未聽說過其名。”

“周元?”

金蟾子那豎瞳似乎是微微動了動,旋即他的唇角緩緩的掀起一股古怪的弧度,喃喃道:“真是有意思。”

霍天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但也識相的沒有多問。

而金蟾子則是上前兩步,那金色的豎瞳看向了對面蒼玄宗的方向,笑眯眯的道:“哪位是周元?”

周元看了金蟾子一眼,上前了一步。

金蟾子目光似乎頗有興趣的瞧着周元,上上下下的不斷將其打量,片刻後,眼中有着一抹失望浮現,這位就是他們聖宮宮主親自叮囑他們的任務目標?

似乎沒什麼出奇的,他憑什麼得到宮主那般重視?

“就是你殺了我聖宮兩位首席,又打碎趙鯨一臂的?”金蟾子漫不經心的道。

唐沐心出聲道:“閣下若是覺得不忿,可等我蒼玄宗聖子前來,我們這些首席之間的事情,身為聖子,閣下就不必屈尊理會了吧?”

她的眼中帶着戒備,同時也是在提醒着金蟾子,以他聖子的身份,這些首席間的爭鬥,按照潛規則來說,各宗聖子若是屈身參與,反而是有些掉價了。

金蟾子微微一笑,沒有理會唐沐心,只是淡淡的盯着周元。

而周元同樣是直視着他,並沒有任何的躲閃,也沒有如其他人那般的畏懼,道:“聖宮行事,太過跋扈,閣下既是聖子,倒應該管束一下。”

他這話一齣,倒是引得不少人心頭一跳,這家伙,也太大膽了,當著金蟾子的面,還敢如此說話。

金蟾子也是怔了怔,旋即笑出聲來。

唐沐心等人見狀,則是戒備的將其盯着。

金蟾子笑了一會,道:“放心,我好歹也是聖宮聖子,怎會放低身份去對付一個嘴上無毛的小子?若是那樣的話,我還要不要顏面了?”

唐沐心他們這才身體微微放鬆,而金蟾子言語間的諷刺,則是當做未聞,畢竟以金蟾子的身份實力,誰也不敢如何。

金蟾子目光掃過身體漸漸放鬆的唐沐心等人,他的嘴角,忽的掀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不過,顏面是什麼東西?我金蟾子在乎過嗎?”

“看你不爽,現在宰了你便是。”

帶着寒意的笑聲,緩緩的響起。

再然後,金蟾子便是在那無數道驚恐的目光中,袖袍猛的一揮,頓時有着一道狂暴到極致的碧綠色源氣洪流咆哮而出。

轟!

那道源氣洪流所過處,廣場被一分為二,最後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是在那一道道驚駭欲絕般的目光中,狠狠的轟在了根本躲避不及的周元身上。

砰!

而周元的身影,也是如遭重擊,直接就倒飛了上千丈,沿途將這座莊園,無數圍牆,石亭,盡數的撕裂開來。

轟!

最終他的身體被射進了一座樓閣中,樓閣倒塌下來,將他的身影掩埋在了其中。

整個莊園,都是在這一刻,化為死寂。

無數道難以置信的目光望着那面帶微笑的金蟾子,誰都沒想到,這位聖宮排名第三的聖子,竟是如此的喜怒無常,絲毫不顧及自身的身份,在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時候,直接就對周元出手了。

那一下,應該直接將那位蒼玄宗的首席,給轟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