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三宗的弟子立於高地之上,目光俯視下去望着眼前那座巨大得看不見盡頭的六彩湖泊時,皆是屏息靜氣,眼中的狂熱與激動無法掩飾。

六彩寶地,這對於他們這些尋常弟子而言,可謂是難得一遇,因為一般而言,這種寶地只會出現在玄源洞天深處,而那裡,都是諸多聖子、首席才能夠露臉的地方,像他們這般實力的,還不夠資格。

所以在這裡碰見,實在是一場機緣。

雖說最好的機緣,必然是屬於領隊者,但能夠分到一些湯水,對於他們而言也算是滿足了。

當然……六彩湖泊見是見到了,但最終落在他們這裡還有多少,就還得看另外一場爭鬥了……

這一刻,三宗的弟子,皆是將期盼的目光,投向了最前方的位置,那裡,三宗的首席都是走了出來。

之前的一路上,三宗弟子奮力搏殺,將那獸潮中殺出一條路來,抵達此處,他們都是在傾盡全力的保全自己這邊的首席完整的戰鬥力。

因為他們都知道,接下來……就是各宗首席的戰場了。

那將會決定這座六彩寶地的歸屬。

在那諸多期盼的目光中,周元與金章立於隊伍的前方,他們盯着眼前這座六彩湖泊,此時他們能夠感受到一股無形的抗拒力在從中散髮出來。

不過在此時,他們氣府之內所存在的四色築神異寶則是發出波動,將那股抗拒漸漸的抵禦而去。

“這六彩湖泊深處,有隱晦而強大的源氣波動。”金章看向周元,面色凝重的道:“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就是這座寶地的守護獸了。”

“只是不確定是什麼等級與實力……”

“試試就知道了。”周元說完,看向其他的兩個方向,只見得範妖,唐小嫣等人目光也是投來,顯然都是相同的想法。

於是下一刻,三方同時出手,源氣洪流氣勢洶洶的咆哮而出,宛如擎天巨柱,直接是凶悍的轟進了平靜的六彩湖泊之中。

轟!

湖面炸裂,掀起巨大的波濤。

嘶!

而就在此時,六彩湖泊深處,忽的傳出尖銳的嘶嘯聲,緊接着眾人便是見到巨大的陰影從湖泊深處浮現上來,最終破開水面,帶着驚人的源氣波動,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野中。

而當眾人瞧得那現身的巨大源獸時,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臉龐上有着驚懼之色浮現。

只見得在那裡,一頭巨大的黑蟒盤踞在湖泊中,它的身軀略顯幽暗,三角豎瞳閃爍着凶殘之光,而且最令得周元、範妖、唐小嫣色變的是,在那黑蟒身邊,還盤旋着兩道有些虛幻般的黑色蟒影,這兩道蟒影的身軀有時候會融入黑蟒體內,巨大的頭顱升起,宛如是三頭黑蟒。

一股極端狂暴,陰冷的源氣波動,宛如風暴般的自其體內席卷出來,那股威壓,令得三宗的弟子都是面色發白。

“三頭靈鬼蟒!”

範妖盯着那詭異的黑蟒,面色難看,一字一頓的道。

這是一種頗為少見的源獸,它的最初形態是靈鬼蟒,可靈鬼蟒有一種變異形態,那就是在母體中時,若是提前有了靈智,就會率先破殼而出,將同胞吞食,煉化,最後當其誕生時,身邊就會時刻跟隨着兩道鬼蟒影子,這鬼蟒影子跟隨其成長,也會漸漸具備威能。

一旦遇見危險,兩道鬼蟒影子就可與主體相融,實力大漲。

眼前這三頭靈鬼蟒,戰鬥力極為驚人,就算是換作三宗的聖子來到此處,恐怕都是有些奈何不得。

他們此地雖有六位首席,但想要將其斬殺的話,恐怕將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甚至,一半的人,都得喪生於蛇口。

半空中,周元、範妖、唐小嫣等六位首席沉默了數息,然後竟是不約而同的倒射而退,直接退出了六彩湖泊的範圍。

巨大的湖泊中,那三頭靈鬼蟒凶殘的瞳孔鎖定他們,並沒有追趕,而是漸漸的沉了下去,顯然不願離開六彩湖。

而遠處那些三宗弟子見到這一幕,猶如是被冷水從頭潑下,先前的興奮消散而去,顯然也是被那出現的三頭靈鬼蟒震懾住了。

面對着如此凶物,恐怕就算是三宗六位首席在此,都不敢說能夠取勝。

一時間,氣氛有些冷寂。

半空中,周元、範妖、唐小嫣等六人也是靠近。

“沒想到竟然會是三頭靈鬼蟒……”唐小嫣貝齒輕咬着紅唇,溫婉的俏臉此時也有些不好看。

“怎麼辦?”一旁的趙茹忍不住的問道,六彩寶地近在咫尺,但卻被這三頭靈鬼蟒阻了下來,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其他人都是有些沉默,其實如果真要硬拼的話,他們不見得不能與這三頭靈鬼蟒鬥一鬥,但那樣的話,必然有所傷亡。

顯然,誰都不願意成為那個傷亡……

沉默了片刻,周元緩緩的道:“三頭靈鬼蟒一旦融合,戰鬥力將會暴漲,就算是聖子都是奈何不得,如果我們想要對付它,那就必須將它們分開。”

範妖譏諷一笑,道:“鬼蟒影從誕生時,就會與靈鬼蟒時刻在一起,從未聽說能夠將其分開的。”

趙茹更是冷曬一聲,顯然是覺得周元所說是廢話。

周元面色平淡,也不理會他們的反應,只是盯着那六彩湖泊,道:“你們孤陋寡聞,沒必要認為所有人都是如此。”

被周元反刺,範妖與那趙茹都是面色一沉。

倒是唐小嫣明眸微亮的盯着周元,道:“這麼說來,難道周元首席有辦法?”

趙茹一怔,眼中卻滿是質疑。

周元沉吟了一下,道:“我懂一道迷陣結界,倒是可以一試。”

他所說的,自然便是夭夭教給他的迷天結界,當初整個劍來峰的弟子都是被困在其中,雖說他沒有夭夭那種造詣,但想必要困住那三頭靈鬼蟒一時半會,應該還是可以的。

而且迷天結界擁有着干擾之力,一旦陷入其中,就算三頭靈鬼蟒與蟒影有着特殊的感應,短時間內也難以碰到一起。

唐小嫣聞言,頓時大喜。

而範妖,趙茹則是有些狐疑,但此時也沒其他的辦法,便道:“既然你有手段,那就讓你試試。”

周元斜瞥了他們一眼,漫不經心的道:“想要我試也可以,不過現在麽,我覺得有必要先將六彩湖給劃分一下了。”

範妖冷冷的盯着周元,道:“你想如何?”

“六彩湖,我們蒼玄宗四成,你們兩方,各自三成。”周元說道。

他這話一齣,那範妖最先忍不住,冷笑道:“就你?也有資格分四成?”

在他看來,三方之中,他們聖宮最強,所以六彩湖理應是他們最多,能給蒼玄宗兩成,就是他慈悲心腸了,然而眼下,這周元竟敢一口四成,比他們聖宮還多?!

唐小嫣倒是未曾說話,三成的話,算是在她的接受範圍中,倒是一旁的趙茹也想說話,但卻被她制止了下來。

“如果談不攏,那我就帶人離去。”周元淡笑道。

範妖眼神陰冷,如果說在見到三頭靈鬼蟒之前,周元說要離開,那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但眼下這三頭靈鬼蟒如此棘手,若沒了周元那道分開三頭靈鬼蟒的手段,那他們此次,還真是沒什麼辦法。

“小子,你敢跟我坐地起價?”範妖森然道。

周元神色毫無波瀾,道:“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

範妖死死的盯着周元,半晌後,他忽的笑起來,道:“好,不就是四成嗎,我同意了……”

周元見狀,笑了笑,對着金章道:“你跟我一起去,佈置一座結界。”

金章點點頭,兩人便是在那眾多目光註視下,在遠處湖泊的邊緣小心翼翼的落了下去。

範妖在那後方,眼神冷漠的盯着周元的身影,目光閃爍。

“真要給他四成?”那王淵低聲問道,有些不甘。

範妖眼皮微垂,淡淡的道:“那就得看他有沒有這個命了,先忍忍他,把他的作用都榨乾吧。”

遠處,金章也是低聲道:“周元,你這筆交易可是有些虧了,那範妖口說無憑,你真以為他會有誠意?”

在他看來,雙方口頭上承諾,簡直太兒戲了。

周元取出天元筆,衝著金章燦爛的一笑,道:“金章首席,做什麼事,都得師出有名,如果那範妖真的就甘心認下了,我怎麼好動其他的心思?”

“什麼意思?”金章一愣。

周元筆下有着源紋開始成形,他眼角掃了一眼遠處,嘆一口氣道:“四成的話……我也不滿意,百花仙宮那邊有老熟人,不太好意思動手……”

金章瞪大眼睛,吸了一口冷氣。

敢情這位從一開始,就盯上了聖宮那邊的份額……

這膽子和野心,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