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的光流自玄銅蟲樹斷裂處衝天而起,將這裡的天空都是渲染得多姿多彩起來,整個天地間,有着一種異香瀰漫。

顧紅衣、周泰等弟子望着那些三色光流,眼中滿是狂喜之色,其他等人,更是蠢蠢欲動,一副按耐不住的樣子。

不過他們好歹沒有被沖昏頭腦,而是將目光投向最前方的周元,眼下周元是隊長,他們都得聽其命令。

而且先前如果不是周元雷霆出手,將那隱匿於銅樹之內的青蟲斬殺,恐怕他們今日想要將其滅掉,還真是不太容易。

周元也是望着那不斷從樹幹斷裂處噴薄而出的三色光流,眼中掠過驚嘆之色,他能夠感覺到,當這些三色玄源之精出現的時候,他的氣府都是在微微的震動着,似是無比的垂涎與渴望。

由此可見,玄源之精對於氣府的吸引力。

“所有人分成七組採集玄源之精,留一組四處戒備警惕,然後輪替守衛。”周元望着眾多弟子,道:“這玄源之精的動靜不小,有可能會引來不少窺探。”

其他弟子聞言,神色頓時一凜,的確,這玄源之精動靜不小,這片地域中也存在着不少各方勢力,如果被察覺的話,到時候必然少不了一些麻煩。

在這玄源洞天中,玄源之精太過寶貴,足以引來爭端。

數十名弟子一陣商議,最後有着十道身影飄掠而出,落在山頭的四周,時刻戒備着外間的動靜。

“準備採集吧,能夠採集多少,各憑本事。”周元見狀,這才點點頭,道。

他聲音一落,所有在場的弟子皆是分散開來,然後尋了一處地方,源氣自天靈蓋衝天而起,對着那些三色光流籠罩而去。

周元直接是盤坐在那樹幹斷裂處,這顯然是玄源之精最為濃郁的位置,他並沒有搞什麼謙讓之舉,身為隊長,也身為此處實力最強的人,他有資格享受最好的待遇。

金色的源氣自周元頭頂升騰而起,形成了光球,滴溜溜的旋轉,光球上方有着孔洞,散髮出吸力,將那一縷縷三色光流,汲取入內。

這些三色光流還並不算是純粹的玄源之精,還得在採集的過程中不斷的壓縮、凝煉,最終才能夠成為真正的玄源之精,也只有這樣,才能夠用以凝煉“築神異寶”。

而採集、凝煉玄源之精是一個慢工出細活的過程,周元也並不着急,靜下心來,如此約莫一炷香後,他方纔心頭一動,手掌一招。

金色的光球徐徐的落下,光球底部裂開,頓時有着一抹璀璨的三色光澤爆發開來。

其他的弟子紛紛看過來,眼露艷羡,他們這裡才凝煉了不到一半,而周元這邊,卻已是功成了,可見雙方間的實力,的確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被煉化後的三色光流有些粘稠,在周元的掌心安靜的盤踞着,冰涼如玉,周元能夠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那種玄妙之力,體內的氣府,更是不斷的震動着,氣府內的萬顆源氣星辰,綻放着光芒。

“這才是真正的玄源之精麽……”

周元凝視着掌心中那顯得粘稠的三色光流,眼中也是掠過一絲熾熱,然後嘴巴微張,一口便是將其吞了進去。

粘稠的三色光流涌入體內,直接是鑽入了氣府之中,然後在其中緩緩的流淌。

有着三色光暈從其中散髮出來,凡是沾染到這般光暈的源氣星辰,也是在悄然間變得更為的明亮,猶如是被淬洗了一樣。

不過光靠這麼一道玄源之精,顯然還遠遠不夠凝煉出“築神異寶”。

周元對此倒是早有預料,所以也並不失望,手掌一揮,金色的源氣光球再次升起,懸浮於樹幹斷裂的上方,繼續汲取着從中噴發而出的三色光流,將之凝煉成玄源之精……

從這般噴薄的規模來看,此處的玄源之精,應該是能夠支持他們數天的採集,眼下,他們只需要安心搜集便是。

“希望這幾天能夠安心的採集吧。”周元目光看了一眼遠處,喃喃自語。

不過,周元心中明白,想要安靜順利的將此處的玄源之精采集完畢,恐怕是一件奢想的事,畢竟玄源之精噴薄的動靜不小,而且還有着異香散髮,根本不可能隔絕。

這片地域有着不少各方勢力的存在,如果被他們發現,必然會所動作。

周元微垂的目光中,有着冷冽之色掠過,這是他占下來的地盤,如果真有誰不開眼的想要來搶奪的話,那就只能問問他手中的天元筆答不答應了。

……

在第一天的時候,山頭周圍並沒有太多的異動,這讓得周元等人安心的採集了一天,不過這種安心在第二日的時候,便是被打破。

因為正如周元所料,在這座大山的附近,開始陸陸續續的有着一些身影的出現。

那是被此處的動靜與異香所吸引而來的各方勢力。

那些人影,三三兩兩,隱於暗處,眼神貪婪的望着山頂之上噴薄而出的三色光彩,他們自然是能夠看出來,那是三色的玄源之精!

這在進入玄源洞天初期的時候,簡直是稀罕物!

他們在這一天的四處搜尋下,頂多也就見過兩色的玄源之精,然而眼下這裡,竟然有着這種規模的三色玄源之精,可見底蘊有多豐厚。

在那種貪婪之心的催動下,一些人蠢蠢欲動,試圖潛入山中,不過好在周元時刻派出了一支隊伍監視四周,立即將那些人發現,並且驅逐。

“此處是我蒼玄宗發掘之地,誰若是敢亂闖,休怪我等不留情面!”在周元的指示下,有着弟子暴喝出聲,喝聲如雷,滾滾散開,以作警告。

蒼玄宗的名頭,還是震懾出了一些人的貪婪,而且他們也看得出來,這座山上,有着不少蒼玄宗的弟子,那種規模實力,都算是相當強橫,眼下憑藉他們這些人,恐怕是沒有資格染指。

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就此放棄,反而是開始有心的將此處的消息傳播出去,如此一來,短短不過半日的時間,就有着越來越多的各方人馬出現在了山頭周圍。

這些漸漸匯聚的各方人馬,也是令得顧紅衣、周泰、呂嫣等弟子開始感覺到了一些壓力,他們也算是看了出來,蒼玄宗的名頭,在這裡,根本鎮不住這些滿心貪欲的人。

但好在的是,雖說山下匯聚的人越來越多,但他們顯然都是來自一些小勢力,他們互不服氣,算是一盤散沙,很難真正的合作起來。

不過,這種情況持續到第三日的時候,終於開始出現了變化。

一支約莫三十多人的隊伍,趕到了此處。

那支隊伍,頗具氣勢,顯然與其他隊伍不一樣,而他們,來自“小雷門”,那是聖州大陸上的一方一流勢力,雖說跟蒼玄宗有差距,但在聖州大陸上,依舊是有着不小的名氣。

當小雷門的人出現後,匯聚於山下的各方零散人馬,很快也就被收攏了過去,於是,此時這山腳匯聚的力量,終於開始對蒼玄宗眾弟子,具備了真正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