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傳給百裡澈的話,很快傳遍了劍來峰,不出意料的,這瞬間激起了劍來峰諸多弟子激憤,這些年來,劍來峰在蒼玄宗內如日中天,再加上劍來峰修煉的源氣屬性皆是鋒銳,凌厲,也是導致性格偏向強勢。

對於聖源峰,劍來峰的弟子素來都是抱着高高在上的姿態,這其實也不僅是他們,其他峰對待聖源峰,也是有些如此,畢竟誰讓聖源峰沒落成這樣,區區兩脈實在凄慘。

即便之前周元在聖源峰中創造了驕人的戰績,但劍來峰的弟子,大多都是沒將其當回事,直到首席之爭上,周元擊敗袁洪,奪得了聖源峰首席位置。

誰都沒想到,這個才進入宗門一年時間的新弟子,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這無疑是讓得強勢,驕傲的劍來峰弟子有些不能接受。

畢竟陸宏一脈,也是出自他們劍來峰。

而且,隨之而來的,是靈均峰主博弈失敗,導致劍來峰損失無數的修煉資源,對於靈均峰主,劍來峰的弟子自然不敢指責,所以這些怨氣就指向了聖源峰以及周元的身上。

諸多弟子叫囂着要在源池祭上教訓聖源峰,將這口惡氣給出了。

原本在他們看來,劍來峰要教訓聖源峰,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聖源峰若是識趣,那就老老實實的挨一頓打,將此事揭過去就夠了。

結果讓得他們意外的是,聖源峰半點沒有要低頭的意思,甚至連他們首席百裡澈親自前往,都未能談妥。

這就讓得劍來峰的弟子愈發不滿了,雖然聖源峰如今重開山門,但底蘊還是極為稀薄,這就想要直接跟他們劍來峰叫板了?也不再等個百來年的積累嗎?

所以一些激進的弟子,已是打定主意,到時候在那源池祭上,要給聖源峰好看,讓他們知曉,即便是重開了山門,在劍來峰面前,聖源峰還跳不起來!

不過,還不等那源池祭開,便是等來了周元對百裡澈放的話……

於是,整個劍來峰的弟子就爆了。

他們實在是無法相信,那個聖源峰的周元,怎麼就敢,怎麼就敢這麼的挑釁他們劍來峰?他難道真的以為打敗了一個袁洪,就能夠輕視他們劍來峰了不成?

整個劍來峰,群情沸騰,所有弟子都是憤怒出聲,那些看向聖源峰方向的目光,都是凌厲異常。

現在的他們,已是鐵定了心要在源池祭上,狠狠的收拾聖源峰了。

而面對着劍來峰上下這種怒氣升騰,就連青陽掌教知曉,都只能無奈的搖頭,眼下,恐怕就真是只能等劍來峰在源池祭上將火氣給放出去了。

只是如此,聖源峰可就要倒霉了。

……

劍來峰的怒氣,同樣也傳遍了整個蒼玄宗,其他峰的弟子聽聞,也是感到極其的驚愕,他們同樣沒想到,那位聖源峰新上任的首席弟子,竟然如此的……狂妄。

“這周元……也太狂了點吧,竟然敢這麼去挑釁劍來峰?”

“的確,劍來峰的實力,根本不是現在的聖源峰能夠抗衡的,現在如此挑釁,源池祭上,不過是讓聖源峰多吃苦頭而已。”

“想必應該是被劍來峰所激怒,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吧。”

“不過說起來這位周元首席也是倒霉,剛剛上任,就遇見了劍來峰的怒火……這種情況下,源池祭能取得好成績才怪了。”

“真的慘,真不知道到時候進了源池祭,聖源峰會被玩得多慘?”

“……”

類似的聲音,在其他幾峰間不斷的傳遞着,顯然都是在同情着聖源峰,但同時,對於周元的這種狂妄挑釁,他們也是感到不解。

這種行為,實在是有些不理智。

他們無法知曉周元的想法,所以最後只能將其歸咎於周元年輕氣盛,受不住劍來峰的凌壓。

……

李卿嬋同樣是收到了這些傳言,她也是感到有些疑惑,以她對周元的理解,後者並非是那種逞口舌之快的魯莽之人。

但她也是想不通,為何周元會如此挑釁劍來峰,難道真是因為有了夭夭的參與,讓得他信心爆棚嗎?

可夭夭再強,面對着近萬的劍來峰弟子,又能做的了什麼?

“這家伙……究竟是在想什麼?”

“這樣惹怒劍來峰,也不怕源池祭上,被劍來峰凌壓得顏面盡失嗎?”

……

蒼玄峰。

“紅衣師妹,你這朋友,還真是有脾氣啊。”在蒼玄峰內,諸多弟子都已知曉顧紅衣與周元是同批進入內山的弟子,而且關係也不錯,所以此番事情傳出,也有不少人前來打趣。

畢竟顧紅衣在蒼玄宗內背景也是極強,人又長得漂亮,雖說性格火辣一點,但卻並不妨礙她成為如今蒼玄峰中的風雲人物。

以往的顧紅衣,總是贊賞周元,這倒是引得蒼玄峰一些對她有意的男弟子心裡有疙瘩,但周元這一路而來的表現,卻是讓得他們無法說什麼。

所以如今聽得這種消息時,難免便是會用來當做笑料,試圖讓得周元在顧紅衣的心中減些分數。

而對於這些打趣,顧紅衣倒是不咸不淡的盡數擋下,只是當沒人的時候,方纔會看向聖源峰的方向,美眸中有些憂慮。

因為她同樣不知道,為何周元會去惹怒劍來峰,難道他就不知道,這樣搞的話,完全不好收場麽?

……

而就在蒼玄宗內各峰弟子因為此事而沸沸揚揚時,周元卻是避於洞府深處,開始進行源池祭來臨前的最後修煉。

幽靜的洞府深處,周元盤坐於石床之上。

在其眉心,神魂緩緩的升起,宛如一道實質般的影子,在其頭頂上方盤坐。

玉瓶輕輕的搖曳着,金色的晶塵飄飛而出,一粒粒的在日光照耀下,閃爍着璀璨光澤,那金色晶塵一顆顆的落下來,落在了周元盤坐的神魂之上。

而每當一顆金色晶塵融入神魂時,周元的神魂,都是微微波盪,進而開始變得更為的凝煉與實質化。

洞府深處,光斑飛舞。

時間悄然的流逝,距離那源池祭,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