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當周元正在洞府中修煉時,有着弟子等候在洞府門口,前來通報:“首席,沈師讓我來告訴你,今日聖源峰,將會召開峰會,你身為首席,理應參加。”

周元在那名弟子恭敬的目光中點了點頭,旋即若有所思。

峰會是各峰的議事之會,唯有峰主方可有權召開,以往的聖源峰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召開過峰會,主要原因是沒有峰主,也沒有峰主印。

而如今峰主印再現,沈太淵也成為了代峰主,所以這次的峰會,可謂是這些年來的第一次。

只是如今的聖源峰百廢待興,諸多事宜極為的忙碌,這些天沈太淵也是忙得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怎會在此時忽然召開峰會?

畢竟峰會,必然會有大事商議。

周元雙目微眯,似是猜到了什麼,當即嘴角微彎。

“有意思,沈師終於是打算要動手了嗎。”

……

聖源峰,主峰之上。

一座古樸厚重的議事殿內,首座之上,沈太淵端坐,在其下方左右兩側,坐着面帶微笑的呂松長老與面色陰沉的陸宏長老。

兩位長老下方,還站立着聖源峰中的一些優秀的弟子,如周泰、張衍、呂嫣、袁洪等人……

周元的位置,處於兩位長老下方一點,但卻比其他諸多弟子都要更靠前一些,以此彰顯出首席弟子的身份地位。

而此時,大殿內氣氛略顯嚴肅。

陸宏長老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居於上方的沈太淵,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深處有着嫉妒與惱怒之色。

原本那個位置,應該是屬於他的。

“如今聖源峰山門重開,諸事繁忙,不知道沈長老為何在此時召開峰會?如果沒有什麼緊要事的話,老夫還得去做事呢。”陸宏淡淡的道。

他故意在那沈長老三字上面加重了一點,畢竟現在的沈太淵,只是代理峰主一職,並不算真正的峰主。

如今聖源峰山門重開,開闢出了諸多極為不錯的修煉資源,他打算想盡辦法爭搶一些,之後不斷的分刮資源,壯大自身,長久下去,他遲早能夠將主脈位置奪回,畢竟不管如何,他的背後,還有着劍來峰的支持。

雖然此次爭奪失敗,他也是受到了靈均峰主震怒的斥責,但後者也知曉斥責無用,只要將他們一脈留在聖源峰,總歸會有機會。

沈太淵長老也是眼神平淡的掃了他一眼,緩緩的道:“倒的確是有一件不小的事情,說來還和陸宏長老有關。”

“哦?”陸宏眉頭一挑。

沈太淵繼續說道:“當初陸宏長老一脈轉來我聖源峰,主要是想要幫忙重開山門,而如今反而是讓周元做成了此事,說起來,陸宏長老一脈留在聖源峰,也就沒太大的作用了,所以我希望陸宏長老從今天開始,再度將你這一脈,轉回劍來峰。”

此言一齣,大殿內頓時一靜。

陸宏面色陡然變厲,寒聲道:“沈太淵,你說什麼?你想將我們一脈趕出聖源峰?!”

沈太淵淡笑道:“不是趕,而是請……”

“沈太淵,你好大的膽子,我們一脈轉到聖源峰,乃是靈均峰主之令,你要做此事,可曾向靈均峰主稟報?”陸宏冷笑道。

如今聖源峰山門重開,而且被封印的主峰也重見天日,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讓人垂涎的修煉資源,所以眼下正是大肆分刮的好機會,陸宏怎麼可能願意此時退出聖源峰?

沈太淵面無波瀾,道:“如今聖源峰重開山門,有峰主印,聖源峰之內的事,與靈均峰主並無關係,為何需要向靈均峰主稟報?”

陸宏一滯,若是以前的話,沈太淵只是一個長老,根本沒有資格動他們一脈,但如今他手持峰主印,便代表着身份地位與靈均峰主相同,想要將本就不是聖源峰的陸宏一脈請出去,自然也是有這個權利的。

“此事老夫絕不會同意,你若是執意胡來,我定要上報掌教!你不要以為你如今代掌峰主之位,就可肆意妄為!”陸宏咬着牙道。

沈太淵從袖中掏出一捲金色錦書,道:“上報就不勞煩了,因為此事我已經上報掌教了,掌教也已同意你們一脈遷回劍來峰。”

他手掌一抬,錦書便是飄飛而出,落向陸宏。

陸宏一把抓過,將其展開,迅速的掃了兩眼,面色便是變得蒼白了起來,他抬起頭來,怒視着沈太淵,喝道:“沈太淵,你也太狠了!”

沈太淵面無表情。

陸宏深吸一口氣,寒聲道:“沈太淵,聖源峰如今只有三脈,如果我們也遷出,那就只剩下你們兩脈,而眼下源池祭近在眼前,失去了我們一脈,聖源峰是想在那源池祭上丟盡顏面嗎?”

他的目光,冷冷的轉向了下方的周元,譏諷道:“難道,你還指望這首席弟子,就能帶領着你們兩脈在源池祭上有所建樹嗎?”

“照我看,沒了我這一脈,他們恐怕在源池祭上連一天都堅持不下來!”

周泰,呂嫣等兩脈的弟子皆是怒目而視,顯然是聽出了這陸宏言語間的輕蔑。

周元也是眼眸一抬,瞥了陸宏一眼,卻沒有說話。

“這就不是你憂心的地方了。”沈太淵揮了揮手,平靜的道:“掌教錦書已經給你,此事已成定局,希望你們一脈在三日時間中,搬出聖源峰,遷回劍來峰。”

陸宏目眶欲裂,眼中滿是怒火,如果他們這樣就被趕出了聖源峰,那就真的喪失了所有的機會,而且那種灰溜溜的姿態,就算是回到劍來峰,恐怕也是會成為諸人嘲諷的對象。

畢竟他們將任務完成得太過的失敗了。

心中的震怒,讓得陸宏眼睛都有些發暈,他怎麼都沒想到,原本好好的的局面,怎麼就在這一年間,一點點的敗壞成這樣?!

“都是這個該死的小子!”陸宏咬着牙,盯着周元的眼神都是有些猙獰。

不過最終他也不敢做些什麼,只能深深的吸了兩口氣,望向沈太淵,寒聲道:“沈太淵,你會後悔的,這次的源池祭,聖源峰必然丟盡顏面,到時候看你這代峰主怎麼交代!”

聲音落下,他再不停留,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而他那一脈的弟子,也是默默跟了上去,有些灰頭土臉。

隨着陸宏一脈的離去,大殿內安靜了一會,下麵的兩脈弟子對視一眼,忽然的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令得大殿都是有些震動。

這陸宏一脈在聖源峰與其他兩脈格格不入,幾乎是勢如水火,如今見到終於將他們趕走,聖源峰以後,也算是能夠平和起來了。

咳!

首座上,沈太淵長老咳嗽一聲,將歡呼聲壓制下來,目光嚴厲的一掃,眾人皆是縮了縮脖子。

沈太淵的目光轉回,投向了周元,變得溫和一些,緩緩的道:“周元,你如今身為我聖源峰首席,不久後的那場源池祭,有責任帶領聖源峰的弟子,奪得一分機緣。”

“我知陸宏一脈留在聖源峰一同參加源池祭,會是一個隱患,所以我如今也幫你將其解決了。”

“這場源池祭,我們聖源峰這兩脈的弟子能否取得成績,或許就得依靠你了。”

周元面色微凜,他如何不知曉陸宏一脈留在聖源峰對他這個首席弟子掌控全局會有影響,不過身為首席,他沒辦法說什麼,但沒想到沈太淵會主動幫他解決掉。

而且,這樣一來,沈太淵無疑將會得罪靈均峰主,這顯然是要扛上巨大的壓力。

在那大殿中,周泰、張衍、呂嫣等弟子也是看向周元,然後抱拳彎身,道:“此次源池祭,就要倚仗首席了。”

經過那場首席之爭後,周元如今在聖源峰的聲望,顯然是達到了,除了陸宏一脈,其餘兩脈皆是以他為首,甘願聽其號令。

周元見狀,面色也是肅然,對着眾人抱了抱拳,深吸一口氣。

“我當盡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