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柳相的戰鬥,結束得出乎意料的快,因為當柳相在見到褚陽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中就敗在周元手中後,自身膽氣已散了三分,所以當周元發動攻勢後不久,他便已是全面潰敗。

最終,柳相重傷出局。

一片狼藉的山間,周元盤坐在崩塌的山頭上,天元筆倒插在面前,筆尖向上,有着雪白的毫毛猶如鎖鏈般的從山崖上垂下,在那鎖鏈上,掛着兩道重傷昏迷的身影。

正是褚陽與柳相。

與之前兩人追殺過來的氣勢洶洶不同,現在的他們,顯然才體驗到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喪家之犬。

解決掉褚陽二人後,周元並沒有急着動身,接連經歷三場大戰,對於他自身的源氣也是極大的消耗,如果不是他擁有着變異的血紅氣府,不論源氣雄厚還是恢復都遠超旁人的話,恐怕這三場大戰,就能夠將他源氣榨乾。

呼。

周元的鼻息間,有着呼吸聲傳出,漸漸的呼吸越發的響亮,隱隱的竟是有着龍吟聲響起。

龍吸術!

天地間的源氣,化為白氣滾滾而來,最後化為一道道白線,被他一口吞入體內,經過煉化,投入氣府之中。

而感受着體內漸漸恢復的源氣,他方纔抬起頭,望着首席峰雲霧繚繞的上方。

如今陸宏一脈,除了袁洪一脈外,基本算是團滅了。

不過,先前那褚陽有一句話倒是說得沒錯,歸根究底,他們只是陪玩,陸宏一脈真正的殺手鐧,還是那有些深不可測的袁洪。

“也不知道如今周泰師兄他們怎樣了……”他雙目微眯,不過旋即便是將心思按耐下來,他必須將狀態先恢復到巔峰,再將那除了袁洪外的最後一人解決掉。

至於袁洪,如果他真的有那麼厲害的話,那麼最後終歸會碰見的。

……

而當周元在恢覆著自身源氣時,他卻是不知,因為他這邊淘汰褚陽、柳相二人的事,那首席峰外,已是掀起了滔天大波。

誰都沒想到,面對着兩人的追殺,周元竟然早就暗中佈置好了源紋結界,直接是將兩人引入其中,並且分割開來,逐個擊敗。

這般實力與手段,終於是讓得所有人都不得不開始重視起這個剛開始根本不起眼的弟子了。

首席峰外。

無數的震撼嘩然聲還在持續着。

沈太淵一脈的弟子,都是面色興奮,不斷的竊竊私語,看向首席峰中那道盤坐恢復中的身影時,目光中有着一抹敬佩之色浮現出來。

周元接連打敗陸宏一脈四位參選者……這等戰績,足以讓人感到驚艷了。

他們之中,剛開始的時候,也不乏有人對周元參選有着異議,畢竟周元與其他一些老牌紫帶弟子相比,的確是感覺有些欠缺火候。

但到了此時時,那種質疑,終是徹底的散去。

夭夭在一塊山崖邊的青石上抱着吞吞,優雅的坐着,她明眸若有若無的看向首席峰中那道身影,紅唇微微的翹了翹。

周元來到蒼玄宗,已經一年時間了。

而這一年時間,他顯然也是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着。

當初走出大周王朝的少年,終於在開始將屬於他的光芒,綻放出來,讓得萬眾矚目。

……

而在沈太淵與呂松兩脈的弟子興奮間,那陸宏一脈的弟子,則又是陷入了沉寂中,一個個的面色難看,同時又感到難以置信。

在那大半年前,他們誰曾將這個周元放進過眼中?但如今,後者卻是生生的將他們一脈逼得如此尷尬的境地。

陸宏蒼老的面龐,烏雲密佈,任誰都是能夠看出他此時的震怒,所以周圍的弟子都是悄悄的散開,不敢在此時去觸霉頭。

陸宏深深的吸了兩口氣,壓制着心中的暴怒,努力的不讓自己顯得太失態。

因為此時連他都不得不承認,那個他一直都瞧不上的新人,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長到了這一步……

若是再等一年的時間,恐怕陸宏真的會擔心首席的位置。

不過還好,老天終歸是站在他的這一邊,首席之爭,今年就開始了……

……

關註於此的,其實不僅僅只是諸多弟子以及沈太淵、陸宏等長老,甚至在那最高空上,青陽掌教等六位巨頭,都是發現了這裡的情況。

“這個周元,還真是一個很不錯的苗子,未來聖子可期。”青陽掌教感嘆道。

蒼玄宗聖子,每一個都是宗門費盡心思培養出來,可謂是宗門未來的棟梁,而青陽掌教給予這般評價,不可謂不高。

其他巨頭,也是輕輕點頭。

雪蓮峰的漣漪峰主則是瞟了一眼靈均峰主,道:“看來有人要緊張了。”

靈均峰主俊美的面龐沒有什麼波瀾,他掃了一眼遠處那座首席峰,平靜的道:“這個弟子天賦的確不錯,但可惜,今年聖源峰的首席弟子,恐怕還輪不到他。”

對於吳海等四位弟子敗在周元手中,靈均峰主根本就沒有太過的在意,因為他很清楚,這些人根本就不是首席的人選。

他們不過只是上來壯聲勢而已,真正的殺招,依舊是在袁洪的身上。

……

半柱香後。

周元自山峰上站起身來,手掌握着天元筆,身形衝天而起,雪白毫毛將兩道昏死的身影,緊緊纏繞。

遠處的一座雲霧中的石臺上。

激烈的戰鬥還在這裡爆發。

兩道身影凶悍的交鋒,強橫的源氣橫掃,在那石臺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砰!

又是一次碰撞,兩道身影皆是倒射而退。

韓玉抹去嘴角的血跡,咬着銀牙的盯着對方,那名為朱擎的男子。

兩人的實力相差不多,所以拼鬥半天,誰都未能取得上風。

朱擎也是咧咧嘴巴,他望着韓玉,譏諷的笑道:“看來你很急迫的想要打敗我啊?怎麼?是想去幫那個家伙嗎?”

兩人的交手中,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韓玉攻勢的急迫,而正是因為這種急迫,韓玉反而數次被他抓住機會,如果不是她的速度太快,說不定早已敗在了他的手中。

韓玉美眸微沉。

“呵呵,時間已經這麼久了,我覺得那家伙恐怕已經被解決掉了。”朱擎戲謔的道。

“你說待會褚陽、柳相兩人回來後,你會有多絕望?”

韓玉銀牙緊咬着紅唇,眼神冷冽,沒有再多說廢話,源氣涌動,就要再度發動攻勢。

她必須儘快擊敗朱擎,然後去支援周元,不然的話,整個局面都將會潰敗。

不過,她身影剛動,便是聽見了一道破風聲響起。

朱擎也是抬頭,望着遠處的雲霧,咧嘴笑了起來,道:“看來你要完了。”

韓玉抬起俏臉,有些蒼白的望着雲霧波動的地方。

然後那裡的雲霧被撕裂,一道人影緩緩的落下。

再接着,朱擎臉龐上的戲謔,一點點的凝固。

而韓玉,紅潤小嘴也是一點點的張大起來。

“周,周元?!”

現出身來的,自然便是周元,他衝著韓玉笑了笑,然後將目光投向朱擎,手中天元筆一甩,兩道死豬般的身影便是滾了出去,躺在了後者腳下。

“你剛纔說……”

“誰要完了?”

朱擎獃滯般的望着眼前的兩道身影,下一瞬間,一股寒氣,直接從腳底涌現,直衝天靈蓋。

濃濃的恐懼,從他的眼中,涌現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