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臺上,一道深深的痕跡將石台幾乎撕裂開來,異常的慘烈,而在痕跡的盡頭,山壁不斷的崩塌,巨石滾落。

而漫山遍野,都是一片寂靜。

所有的目光都是近乎獃滯般的望着那不斷滾落的山石。

那些陸宏一脈的弟子,先前還在哄笑出聲,然而此時,笑容凝固在臉龐上,顯得極為的滑稽。

沈太淵一脈的弟子原本他們臉龐上都還充斥着因為周元以肉掌接吳海那道雷光劍影而產生的驚惶,但下一刻……他們就見到了吳海狼狽倒飛出去的身影。

呂嫣身旁的那些弟子,同樣是處於沉默中,連同着呂嫣,都是有些失神的望着那道保持着一拳轟出姿勢的年輕身影。

所有人都沒想到,周元的反擊,竟然會凶悍到這種程度。

“怎麼可能?”呂嫣喃喃道。

她的眼中滿是驚疑,因為在她的感知中,周元的源氣波動跟之前相比,並沒有太大的提升,但為何,先前那一拳,卻是能夠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能?

雖說最後的時刻,那吳海也是因為周元猛然的爆發有些措手不及,但那重重源氣防禦,依舊是能夠輕易的抵禦下八重天以下的任何攻勢。

可最終那些防禦,在周元一拳下,卻是脆弱如紙一般。

而且,周元也並沒有動用天源兵,他那支黑筆,還在山崖上插着呢……

從任務堂之前公佈出來的黑炎州任務細節來看,周元能夠與那聖宮的楊玄相鬥,完全是因為他手中天源兵的增幅,不然的話,他不可能與半隻腳踏入八重天的楊玄對抗。

可眼下……

周元也沒動用天源兵啊。

呂嫣目光緊緊的盯着周元,她隱隱的感覺到,此時的後者,雖說源氣波動一如既往,但卻總讓人察覺到有些不太一樣。

在那諸多震撼的目光中,場中的周元,也是緩緩的收回了拳頭,散髮着玉光的皮膚,漸漸的恢復正常。

他低頭望着拳頭,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嘆之色,這小玄聖體果然霸道無比,眼下不過剛剛修成“玉皮境”,但那所增幅的力量,卻已是達到了一種相當驚人的地步。

憑藉著玉皮的增幅,再加上自身的源氣力量,兩者疊加,那種程度,已經足以和八重天初期的對手正面抗衡了。

而這吳海,恐怕也就堪堪達到八重天初期而已。

這家伙大意之下,竟然讓得他近身發動了肉身匯聚源氣的一拳,也就活該他直接被一拳轟飛了。

畢竟,大部分的人遇見了修煉外煉之術者,都是需要拉開距離,以源氣攻勢應對,畢竟一旦被近身,外煉者就能夠發揮出肉身強橫的優勢。

周元抬頭,望着那山壁崩塌的地方,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亂石處,袖袍一揮,源氣捲動間,將那諸多山石盡數的掃飛。

山石掃飛,露出了下麵被掩埋的一道身影。

那吳海滿身鮮血,看上去極其的狼狽,不過此時的他倒依舊是睜着眼,怒視着周元,但體內的源氣因為先前周元那凶悍的一拳導致有些滯澀,竟是無法運轉。

周元眼神漠然的望着他,然後居高臨下的望着他,道:“先前沈萬金臉上是你打的?”

吳海寒聲道:“周元,你別得意!我剛纔不過是措手不及!”

然而周元沒有理會,伸出手掌,猛的一扇。

啪!

源氣呼嘯而出,化為一道掌印狠狠的甩在了吳海臉龐上,清脆的響聲傳出。

一道鮮血般的手印出現在吳海臉上。

吳海仿佛也是被周元這一巴掌打傻了過去,片刻後猛的回過神來,面龐都變得猙獰起來,咆哮道:“你敢扇我?!”

在陸宏一脈,他平日里也算是高高在上,享受着諸多吹捧,他沒想到,這周元竟然敢當眾直接扇他!

“啪!”

然而,回答他又是一巴掌。

“周元,我要弄死你!”

“啪!”

“王八蛋,你死定了!”

“啪!”

“啪!”

到得後來,他還未曾咆哮出聲,周元就又是一巴掌扇了下來,於是清脆的響聲,連綿不盡的響了起來。

修煉台周圍,三脈的弟子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

打人不打臉,周元這是打算不給吳海絲毫顏面了啊。

一些人看着周元那泛着冷光的眸子,心中也是明白過來,吳海等人先前羞辱沈萬金,也是有些激怒他了。

陸宏一脈的弟子面色青白交替,想要出聲阻止,但在見到周元那冷冽的眼神後,卻又沒這個膽子,只能急忙道:“快,快去叫人!”

而周元這邊,幾十巴掌下去,那吳海的臉龐已經腫得跟豬頭一般,體內凝聚起來的源氣,也被周元打散開來,無法反抗。

“停!停!”臉龐上火辣辣的劇痛,吳海已經有些頭暈眼花,終於是忍不住了,聲音都變了樣:“我已經沒說話了!”

周元手掌頓了頓,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沒聽見。”

然後手掌繼續抬起。

吳海心頭一寒,急忙道:“別打了,我道歉!”

面對着毫不留情的周元,他也終於是綳不住了,真這樣繼續被打下去,他恐怕臉都會被打爛。

周元眼眸微垂,道:“道歉就夠了嗎?”

“那你還想怎樣?”

周元想了想,道:“賠源玉吧,十萬源玉。”

吳海險些一口血噴出來,之前他還用十萬源玉來戲耍沈萬金,沒想到轉頭就被周雲用到了頭上,當即他忍着心中的憋屈,道:“我也沒有十萬源玉。”

周元面無表情的抬起手掌。

吳海急忙道:“別,別,十萬沒有,但有三萬源玉。”

他一拍乾坤囊,頓時有着源玉呼嘯而出,落滿了地面,反射着光澤。

周元見狀,手掌這才變緩了下來,袖袍一抖,一道源氣將這些源玉盡數的捲起,投向後方的沈萬金,道:“都收着。”

沈萬金愣了愣,眼睛放光的望着這麼多源玉,但最終還是掙扎了一下,道:“小元哥,還是你拿去吧。”

“是你挨了揍,又不是我,這就當做一點補償吧。”周元沒好氣的道。

沈萬金吞了一口口水,道:“挨頓揍三萬源玉?”

他眼睛陡然熱切的望着吳海,道:“要不……吳海師兄再揍我一頓?”

吳海嘴角抽搐一下。

周元也是翻了個白眼,這家伙的臉皮啊,真的是出人意料的厚……他先前還擔心吳海等人的作為,會對沈萬金造成什麼影響,但現在看來,沈萬金的承受能力,遠超他的想象。

他感嘆一聲,然後對着吳海指向山崖處,道:“你自己跳下去?”

吳海面色一僵,道:“還跳?”

周元面無表情,道:“或者我把你丟下去?”

吳海忍不住咬牙道:“周元,你不要太過分了!”

周元雙目微眯,手掌再度緩緩的抬起。

不過,就在此時,天地間忽有破風聲響起,數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不遠處,頓時間有着強悍的源氣壓迫,籠罩開來。

“周元,把人放開。”一道冰冷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其中並沒有任何商量之意,猶如是帶着一種居高臨下的命令。

修煉台周圍,諸多弟子看去,都是面色微變。

而那陸宏一脈的弟子,則是大喜。

“袁洪師兄!”

周元抬起頭,只見得在那不遠處,數道人影矗立,在那領頭的位置,有着一道壯碩如猿般的身影,若有若無的源氣壓迫自其體內散髮出來,令得周圍不少弟子都是眼神驚懼。

正是陸宏一脈的大弟子,袁洪。

“袁洪竟然都來了!”呂嫣望着袁洪的身影,俏臉也是微變,眼中滿是忌憚。

在那諸多敬畏的目光中,袁洪負手而立,他那一對漠然的雙目,註視着周元,道:“你玩也玩夠了,把人放了,再將源玉交還回來,今日的事,就當做未曾發生吧。”

在周元後方,沈萬金也是神色忐忑,不敢再收取源玉了。

畢竟在這聖源峰,袁洪的威名,還是相當可怕的。

無數道目光投向周元,面對着聖源峰這位首席之爭最熱門的存在,想必後者再跋扈,也不敢硬抗吧?

然而,就在他們這麼想着的時候,周元卻是將目光從袁洪身上收了回來,看着面前的吳海。

吳海森然一笑,道:“現在後悔了吧?我告訴你,晚……”

不過,他臉龐上的笑容剛剛浮現,便是見到周元猛的一步上前,一拳便是狠狠的轟在他小腹上,狂暴的力量涌入體內,再度將凝聚的源氣震散。

接着,周元面色冷淡的一把抓住吳海的頭髮,直接猛的一甩,然後那吳海的身影便是飛了出去,最後在一道慘叫聲中,跌落山崖。

吳海的慘叫聲,在山崖間跌宕起伏的響徹。

而周元則是拍了拍手,喃喃道:“讓你跳,偏偏廢話這麼多。”

他抬起頭,看向袁洪,微微笑道:“袁洪師兄,你先前說什麼?”

修煉台周圍,一片寂靜。

所有人包括着呂嫣,都是目瞪口獃的望着周元,誰都沒想到,在袁洪現身後,周元不僅沒有半點息事寧人的打算,反而是直接當著袁洪的面,將吳海丟下了山崖……

這也太強硬了吧!

無數道目光,轉向了袁洪,果然是見到,袁洪那漠然的面色,漸漸的變得陰沉下來,一對如獅虎般的眼目盯着周元,一股凶悍的壓迫波動,緩緩的從他的體內散髮出來。

“周元,你是在挑釁我嗎?”

諸多弟子頭皮發麻,袁洪,果然是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