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波及了整個黑炎州的炎髓脈之爭,最終以蒼玄宗成為最大的贏家而落幕。

那發生在炎髓脈中那場周元與楊玄之間的激戰,也是迅速的擴散出來,直接是令得這黑炎州中的諸多勢力,都是記住了一個叫做周元的蒼玄宗弟子。

畢竟,在一開始的時候,誰都沒想到,原本穩操勝券的聖宮,最終竟然會因為一個幾乎被所有人忽略的存在,直接被翻盤逆轉……

而周元在與楊玄那場戰鬥中的表現,讓得無數人感到驚嘆。

在此之餘,也是令得他們對蒼玄宗這座龐然大物,有了更深的敬畏,畢竟能夠調教出如此低調而深不可測的弟子,足以看出蒼玄宗這曾經蒼玄天內第一宗門的底蘊。

雖說如今的蒼玄天內,聖宮如日中天,實力愈發的強橫,但顯然,蒼玄宗這曾經的第一宗門,也不可小覷。

這倒是讓黑炎州一些原本有着投靠聖宮心思的勢力,有些搖擺起來,一時間面對着聖宮的招攬,也不敢輕易的選擇站隊。

此次周元戰勝楊玄,雖然讓得蒼玄宗占據了炎髓脈中八百裡最為富裕的礦脈,但這隻能算做一部分的收穫,其實更大的一部分,反而是打亂了聖宮試圖將手腳插入黑炎州的步伐與節奏。

經此一役,聖宮想要侵入黑炎州,顯然就還得花費更大的心思與精力。

所以,周元此次的勝利,遠比錶面上的影響要來得更為的深遠。

……

隨着炎髓脈之爭的結束,那些蜂擁而來的各方勢力,也是在逐漸的退走,這倒是令得黑炎山脈邊緣的那座黑火城再度的從之前的鼎沸,漸漸的變得冷清許多。

周元一行人並沒有立即的離去,畢竟大戰一場,還得休整數日。

黑火城,那座樓閣之外。

周元望着眼前妖媚動人的左丘青魚,在那不遠處,馮瑩等百花仙宮的女弟子則是等待着,美眸時不時的投射而來。

今日就是左丘青魚她們回百花仙宮的時候,周元特地前來送行。

“原本以為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應該和你拉近了距離,沒想到你這家伙還是一如既往的變態,竟然都已經能夠和八重天的人戰鬥了。”左丘青魚嘆了一口氣,道。

“他還不算是真正的太初境八重天。”周元笑着糾正道。

左丘青魚白了他一眼,輕哼道:“不過你也別得意,我和綠蘿在百花仙宮也受重視得很,以後總會有追上你的機會。”

周元笑着點點頭,其實左丘青魚的天賦也是極為的卓越,這從她進入百花仙宮沒多久,就能夠跟隨着出來參加這種級別的任務就能看出來。

可以想象,未來的左丘青魚,必定能夠在百花仙宮中大放異彩。

左丘青魚又與周元說了一會,然後低聲道:“我之前傳信去過左丘家族,跟我爹說過,讓他們多多關註一下你們大周王朝,若是可以,會給予你們一些助力。”

她知曉周元來到蒼玄宗修煉,所為的便是變得更強,以應對那大武王朝對大周的虎視眈眈,畢竟那武煌如今進了聖宮,蒼玄宗應該也不太會破壞規矩的直接出手幫助周元。

這雙方間的博弈,最終或許還是得看他們自身的發展。

而如今的大周王朝相比大武,依舊是要弱勢許多,他們左丘家族在蒼茫大陸上倒是並不懼大武,但也不好明面針對,只能暗中給予大周一些幫助,牽制一下大武。

左丘青魚很清楚,現在的周元,還需要一些時間。

周元聞言,心中也是有些感動,不過終歸沒有矯情的多說什麼,只是認真的點點頭,道:“多謝了,這個人情我記住了。”

現在的他,的確是需要時間。

那武王乃是神府境的強者,這還不是此時的他所能夠抗衡的。

而且最關鍵的是那武煌,他進入了聖宮,這就令得周元在蒼玄宗能夠借助的力量,也減弱了許多。

畢竟這種巨頭與巨頭之間,終歸是有着一些規定的,其中就有着弟子間的恩怨,宗門不會給予直接的出手。

宗門只會提供修煉的資源與機會,最終讓弟子依靠自身去了結那些恩怨,從某種意義而言,也算是對弟子的一種磨練。

左丘青魚聞言,也沒多說什麼,瀟灑的擺了擺小手,直接轉身而去,窈窕的身影,纖細而修長,充滿着青春活力。

“那就在此分別吧,回去後幫我向夭夭問好。”

少女踏着夕陽而去,與那些百花仙宮的女弟子匯合,最後便是在周圍一道道留戀的目光中,駕御着源氣衝天而起。

周元也是望着她遠去的身影,久久未動。

直到身旁有着一陣香風涌來,然後有着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你倒還真是蠻花心的啊,到處都是有着紅顏知己,夭夭這也能容你?”

周元轉頭,便是見到李卿嬋立於身旁,當即有些尷尬,無奈的道:“這是朋友。”

李卿嬋不置可否的撇撇紅唇,道:“走吧,烏長老招集我們,接下來應該是要論功了。”

說完她便是轉身而去。

周元聞言,也是精神一振,他們在這裡等了兩天,不就是在等着這一刻麽,畢竟烏長老是此次任務的執行長老,他們所有人的功勞分配,都由烏長老決定。

只有得到了烏長老的論功令牌,他們才能夠回宗交接任務。

周元轉身快步的跟上李卿嬋,趕緊的來到了烏長老的房中。

此時的這裡,趙燭、白璃等人都已齊聚,而周元進來時,諸多的目光也是盡數的投射而來,不得不說,當周元力輓狂瀾的擊敗了楊玄後,這裡的人,再沒有如同之前那般幾乎將他視為透明人了。

就算是那趙燭,雖然眼目中依舊有着審視,但顯然以往的那種輕蔑與無視,已經收斂了許多。

烏長老坐於首位,他瞧得周元,也是笑了笑,然後招呼他們坐下。

“此次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說起來也多虧了大家。”烏長老也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入主題。

“如今任務完成,也到了論功的時候。”

於是,趙燭等人的目光都是灼灼地看來。

周元自然也是不例外,完成天級任務,就能夠獲得天功,但每次的天功,也分為等級,一般說來,分四等。

首功,上功,下功以及最差的無功。

首功最為的難得,因為只要獲得這種評價,回宗交接後,即可獲得雙倍獎賞,即為兩道天功。

而上功的話,則是一道天功。

下功是半道天功。

至於無功……顧名思義,就是沒有功勞,此次的任務,也算是白跑一趟,如果周元最後沒有挺身而出,而是躲在核心圈外,恐怕最後他的評價,很有可能就是這個檔次。

烏長老望着眾人灼灼的視線,也是微微一笑,然後道:“此次的任務,堪稱圓滿,所以,無功者,無。”

此言一齣,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而下功者……”白璃,秦海等人都是緊張起來。

“也是無……”烏長老笑道。

白璃,秦海等弟子頓時忍不住的歡呼出聲,因為正常而言,他們應該算是下功,但偏偏此次的任務極為的圓滿,所以他們便是提了一等。

這一等,就是半道天功與一道天功間的差別。

“至於上功……便是白璃,秦海……”一個個名字,從烏長老的嘴中緩緩的冒出,如此待得七個名字後,他頓了頓,看向了李卿嬋與趙燭。

“你二人此次,也是上功。”

李卿嬋絕美的俏臉平靜,只是螓首微點,並沒有如白璃他們那樣歡喜,因為她是隊長,只要任務完成,上功是板上釘釘的。

倒是趙燭的面色有些不好看,一般情況的話,兩位隊長應該都是首功,但顯然,烏長老並沒有將他列入其中。

不過雖然心中不舒服,他也理智的沒有反對出聲,因為他知道,反對也沒什麼作用。

他和李卿嬋都只是攔住了對方的聖子,這算是本就應該做的事,而至於其他的,卻與他們沒什麼關係,所以烏長老給予他們上功,也算是情理之中。

烏長老最後的目光,投向了周元,那素來嚴厲的面龐上,都是忍不住的浮現出一抹和藹的笑容。

“周元此次,當為首功。”

他視線看向其他人,道:“你們可有異議?”

李卿嬋搖搖頭。

白璃以及其他幾位不是劍來峰的弟子都是立即搖頭,他們此時看向周元的眼中,都是充滿着感激,因為如果不是周元,此次的任務就不會圓滿,那他們,也不可能都獲得上功。

說起來,他們還算是沾了周元的光,所以自然不可能在此時反對。

而趙燭面色有點陰晴不定,想要說話,但瞧得秦海幾位劍來峰的弟子目光閃爍,他就知道,想要讓他們開口反對太過的為難人了。

秦海他們,同樣算是承了周元此次的人情。

於是,他最終只能保持沉默,此次周元做得太圓滿,讓得人根本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烏長老見到沒人說話,也是滿意的點點頭,旋即他袖袍一揮,有着十道光芒掠出,落向眾人。

光芒中,是一道令牌。

只不過令牌顏色不同,李卿嬋他們的令牌,呈現銀色。

而周元手中的令牌,卻是金色,這代表着首功。

周元握住金色令牌,心中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天功到手,而且還是一道首功,這樣說來的話,他在給了玄老一道後,自己還能留一道。

現在,總算是可以心滿意足的回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