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就在周元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天元筆劇烈的震動起來,仿佛是在召喚着什麼一般,而也就是此時,那周圍諸多天炎蜥忽然爆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嗷!嗷!嗷!

左丘青魚連忙看去,只見得那些天炎蜥瘋狂的翻滾着,竟是有着鮮血從竅穴中流淌出來,短短不過數息,她便是震驚的見到一頭頭原本生機旺盛的天炎蜥,成片成片的栽倒下來……

仿佛死亡之風刮過,所有的天炎蜥,都是在此時瞬間死亡……

原本因為嘶嘯聲而吵雜的赤紅大地,也是在這一刻,變得一片死寂。

在那遠處,蘇鍛等人也是目瞪口獃的望着這一幕,眼神猶如見鬼一般,充滿着驚駭欲絕。

只因那些天炎蜥死得太過詭異了。

他們因為距離遠,再加上天元筆毫毛肉眼難察,所以自然不明白周元剛纔做了什麼,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似乎周元只是繞着那些天炎蜥轉了一圈,然後天炎蜥便是開始成群成群的死去。

一般說來,這種源獸的生命力頗為的頑強,但眼下,它們卻是死得極為的痛快,仿佛全部都是在同時間遭遇到了致命般的重創一般。

那種詭異的情況,看得蘇鍛等人毛骨悚然。

“這小子究竟幹了什麼?”有人哆嗦着問道。

蘇鍛面色陰晴不定,下一瞬間,他瞳孔忽然一縮,失聲道:“那是什麼?”

眾人皆是望去,然後他們便是見到,那些死去的天炎蜥的屍體忽然顫抖起來,一道道纖細如牛毛般的光線自其中緩緩的升起。

每一道雪白的毫毛上,都是捲起了一顆顆獸魂晶,於是此時,漫天光華閃爍,極為的華麗。

“是這些如牛毛般的東西!”蘇鍛目光閃爍,終於是明白了那些天炎蜥為何會成片成片的死去。

“好狡詐的小子!他在那片地域佈置了源紋,干擾了天炎蜥的感知,然後再以這些雪白毫毛悄悄的侵入天炎蜥的體內,等他一發動,那些毫毛便是在天炎蜥的體內大肆破壞,那種致命的傷勢,不管天炎蜥的生命力再頑強,也是頂不住。”蘇鍛咬着牙道。

其他人也是恍然,心頭一片驚奇,但終歸是沒了驚懼,畢竟未知的東西,才最為的可怕,眼下搞清楚了周元的手段,自然就不怕了。

而且周元這種手段雖然詭異,但也就用來對付這些源獸好使。

在他們這邊驚怒的時候,山頭上的周元則是眼神熾熱的望着那滿眼的光華,雪白毫毛在收回的時候,也順手將獸魂晶盡數的帶來。

眼前這裡,怕是有着將近千顆的獸魂晶。

“想必應該是足夠天元筆進化了吧?”周元手掌握着天元筆,輕輕一跺,頓時那無數道雪白毫毛卷着獸魂晶呼嘯而來。

叮咚!叮咚!

那些獸魂晶在一碰觸到天元筆筆身時,便是直接破碎開來,其中的獸魂也是瞬間被天元筆所吞噬。

一道道光芒不斷的在天元筆上面爆發,最後疊加起來,越來越璀璨,竟是宛如一**日般,將周元的身軀也是籠罩了進去。

左丘青魚嬌軀迅速的後退,美目驚疑的望着前方的光團,她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似乎是有着一股極為強大的源氣波動在其中孕育着。

“這家伙,似乎在用手中的筆吸收着那些獸魂晶?”左丘青魚驚訝的低聲道。

此時她方纔明白,為何在周元聽見了蘇鍛在驅使獸潮對付他時,不僅不慌,反而是顯得極為的迫切,看眼下的樣子,他似乎正需要這些獸魂晶……

在那遠處,蘇鍛等人同樣是瞧見了這一幕,在愣了愣會後,他們面面相覷,面色都是漸漸的難看起來。

顯然似乎也終於開始明白,他們費盡心機招來的獸潮,反而當成了福利,被周元盡數的接收了……

“他娘的!”

這個時候,就算是蘇鍛這個炎鼎宗的少宗主,都是忍不住的罵了一聲,一拳憤怒的轟在面前的巨石上,巨石頓時崩裂開一道道的裂痕。

他感到極為的羞怒,畢竟他之前還在為自己的這番完美手段微微自得,但眼下殘酷的事實卻是告訴他,他所謂的完美手段,簡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嗚嗚!

而在蘇鍛心頭羞惱無比的時候,天地間的源氣,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狂暴了許多,然後他們便是感覺到,所有的源氣都在對着周元所在的方向呼嘯而去。

巨大的源氣,宛如是形成了巨大的漏斗形,上大下小,聲勢驚人。

“這小子在做什麼?”蘇鍛身旁幾人也是被這種動靜驚了一跳,他們同樣是察覺到,似乎是有着一股極為強橫的源氣波動在孕育着。

“這是天源兵成形的徵兆!”蘇鍛畢竟是炎鼎宗少宗主,見識算是不低,一眼就知曉了眼前的動靜。

“不過……一般的天源兵成形,雖然會有點異象,但怎麼也不會如眼下這種情況啊!”蘇鍛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濃烈的光團中,眼中升起一抹貪婪之色。

“這絕非是尋常的天源兵!”

雖說他是炎鼎宗少宗主,天源兵也不是沒見識過,但眼前這種景象,顯然不是普通的天源兵成形!

不過,在貪婪之餘,他又是感覺到有些心痛,因為看眼下這模樣,如果不是他們費盡心機幫周元引來這麼多源獸,讓他得到如此之多的獸魂晶,恐怕周元還真不可能令得那天源兵成形!

所以一想到這般傑作有着他的一份力,蘇鍛就有種吐血的衝動。

呼呼!

天地間的異動,持續了好片刻,最後那籠罩着周元身軀的璀璨光環,終於是漸漸的散去,天空上的漏斗形源氣風暴呼嘯而下,盡數的沒入了周元身旁靜靜懸浮的一支斑駁深邃的黑筆之內。

巨大的動靜,悄然的平息。

周元望着身旁懸浮的天元筆,然後他緩緩的伸出手掌,握住了筆身。

再然後,他便是感覺到了天元筆內涌動的那股龐大的力量。

周元的臉龐上,有着一絲激動浮現出來。

這道曾經的聖源兵,在落入他的手中足足數年後,終於在今天,進化到了天源兵的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