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炎山脈深處。

一座極為巍峨的巨山矗立,山頂凹陷,形成了內陷的火山口,熾熱無比的溫度升騰起來,令得整個天地間的空氣都是異常的灼熱。

在這座巨山方圓數百裡內,所有的樹木都是化為了灰燼,光禿禿的極為刺目。

這座火山口,正是炎髓脈的入口處。

咻!咻!

而此時,只見得無數道光影從天而降,落在了火山口四周,那浩浩蕩盪的姿態,顯露出規模之盛。

而現出身來的那些身影,目光偶爾對碰間,皆是有着凶光浮現,畢竟只要一進入炎髓脈中,其他勢力的人都是競爭者。

一道源氣隕落從天而降,落在距離火山口最近的地方。

源氣散去,正是烏長老率領的李卿嬋,周元,趙燭一行人。

而當蒼玄宗的人露面時,很快的聖宮,百花仙宮,北溟鎮龍殿的人也是出場,屹立在距離火山口不遠的地方。

周元的目光,掃了一眼百花仙宮那邊,只見得左丘青魚也是俏立其中,而她也是察覺到周元的視線,衝著他狡黠的眨了眨眼。

顯然,左丘青魚同樣會進入炎髓脈中。

周元回以輕笑,又是看了一眼聖宮的方向,只見對方領頭的也是一位老者,顯然是聖宮的長老,在那位長老身後,便是王離以及曹金柱。

在他們身側,便是那一身白衣的楊玄。

而當周元看過去時,發現那楊玄也正瞧着他們,兩人的視線對碰在一起,楊玄微微一笑,只是那一對眼眸中,卻是沒有任何的波動,那種感覺,很像叢林中的虎狼在撲食獵物之前所展露出的無聲殘酷。

“諸位,這場炎髓脈之爭,現在開始?”聖宮的那位長老,笑眯眯的看向烏長老以及另外兩巨頭宗派的長老,笑道。

烏長老他們皆是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聖宮長老見狀,目光便是掃視開來,掠過在場那諸多蠢蠢欲動的勢力,然後手掌舉起,輕飄飄的落下。

“諸位,能在炎髓脈中得到幾分資源,就看你們各自本事了。”

“開始吧。”

轟!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這天地間氣氛瞬間暴動,只見得無數道身影暴射而出,鋪天蓋地的射向那巨大的火山口,最後呼嘯而下。

破風聲在整個天地間響徹不斷。

“我們也動身吧。”李卿嬋美眸看向眾人,然後視線在周元身上頓了頓,道:“進入炎髓脈後,各自按照地圖前往分配好的區域。”

眾人皆是點頭。

然後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源氣爆發,衝天而起。

他們的身影出現在火山口上方,只見得熾熱的波動從中散髮出來,不過卻是被他們周身的源氣盡數的隔絕。

“走!”

十道身影呼嘯而下,衝進了深不見底的火山口中。

火山口深入地底,其內赤紅一片,李卿嬋,周元他們足足下沉了數分鐘時間,眼前的視野方纔陡然間開闊起來。

只見得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從赤紅大地,地面偶爾有着岩漿冒出來,令得此地顯得極為酷熱。

這裡儼然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地下世界。

無數道光影順着火山口降落而下,然後下一瞬,便是自四面八方飛掠而去,緊接着,狂暴的源氣波動便開始自四面八方爆發開來。

顯然,爭鬥已經開始。

李卿嬋也是辨認了方向,然後帶隊直奔這炎髓脈最中央的地帶。

一行人急速飛掠,如此約莫一炷香後,他們都是見到腳下的大地,開始變得愈發的赤紅,而在那遠處的地面上,甚至有着巨大的礦脈冒出來,赤紅的炎髓自礦脈中流淌而出。

周元的速度漸漸的變緩。

因為再往前就是核心圈,而他所分配的區域,已經不再和李卿嬋他們同路。

“周元,小心。”李卿嬋看了周元一眼,提醒道。

而趙燭,秦海等人,則是眼帶一絲嘲弄,這家伙執意要跟來此次的天級任務,眼下也算是自取屈辱了。

周元衝著李卿嬋笑着點點頭,然後沒有多說,身形一轉,便是對着另外一個方向疾掠而去。

望着他消失的身影,李卿嬋貝齒輕咬了咬紅唇,不過她也知曉現在不是分心的時候,在進入核心圈後,他們也會面對另外三個巨頭宗派,到時候爭奪必然極其的激烈。

於是,她玉手一揮,便是帶着眾人沖向了核心圈。

……

燥熱的赤紅大地上,周元疾馳而過,他手持一份地圖,找尋着他所分配的那片區域,而此時的這裡,也已經開始有着其他勢力的人馬趕來,偶爾接近時,都是懷着戒備。

當這些人在見到周元時,都是愣了愣,顯然認出了這位前些天在黑火城大出風頭的蒼玄宗弟子,只是他們有些疑惑的是,蒼玄宗的弟子不是都去核心圈爭奪了嗎?怎麼還跑這裡了……

對於那些疑惑的目光,周元倒是沒有在意,他在探尋了約莫半柱香後,終於是找到了他被分配的區域。

只見得下方的大地上,有着赤紅的礦脈升起,宛如是形成了一片片山丘,只不過山丘內部,儘是赤紅的炎石。

這片區域,雖然跟核心圈內資源無法相比,但在核心圈外,已經算是一片富礦了。

周元身形從天而降,落在了一座高地上,然後取出了一面旗幟,源氣灌註間,旗幟頓時迎風暴漲,化為數十丈高大。

周元將旗幟重重的插入地面,源氣涌動間,有着一道光柱自旗子頂部衝天而起,最後又是成環形般的擴散開來。

足足百裡。

這是一種標誌,標志著方圓百裡區域,已是有主之物。

其他人若是看見這道標誌,卻還是執意要闖入,那就是說有着爭鬥之意,到時候,一場激戰,自然在所難免。

周元站在旗幟旁邊,面色平靜的望着天空。

雖然遭遇了一些不平等的對待,不過他也沒有怨天尤人,既然眼下這裡是交給他的任務,那就先將這裡做好吧。

只是……終歸還是有點不爽啊。

被小瞧成這樣。

他的手掌握着旗幟,手指有節奏的輕輕敲擊着旗桿。

周元眼目微垂,眼中有着冷光掠過。

從現在開始,方圓百裡,就是他的地盤了,誰若是要闖進來……

那就準備嘗試一下……他這憋了一路的火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