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周元回到洞府時,依舊一臉的愁苦,想來還在頭疼該如何在三個月內得到一道“天功”,而對於那位在蒼玄宗內資歷極老的玄老,周元也不太敢懷疑他說話的重量,如果真將其惹惱了,恐怕還真保不住“太乙青木痕”。

所以,他還是只能老老實實的按照玄老所說,三個月內,交出一道天功來換取。

“怎麼了?”而洞府中的夭夭見到周元一回來便是這幅面色,不由得隨口問道。

周元苦笑着將那玄老之事說了一遍。

“一道天功?”夭夭聞言,也是有些驚訝的抬起白皙玉顏,她自然也是知曉蒼玄宗內的一道“天功”有多難得。

甚至很多的資深紫帶弟子,好幾年下來,都難以得到一道“天功”。

“那太乙青木痕給我看看。”夭夭隨即說道。

面對着夭夭,周元顯然沒什麼好藏的,當即將那一株綠植取了出來,遞給夭夭。

夭夭輕輕掂量着綠植,美目微閉,她的神魂極強,隱隱的能夠感應到綠植中所隱藏的信息,雖說不完整,但要初步瞭解卻是足夠了。

半晌後,她美目睜開,輕聲道:“很厲害的源術,不愧是那位老先生所留。”

能夠得到眼高於頂的夭夭如此評價,可想這道“太乙青木痕”的精妙。

“以一道天功換取這種級別的源術,倒不算吃虧。”夭夭說道。

周元苦笑着點點頭,他自然是知道不虧,不然的話也不會答應下來,只是這天功實在是難得,畢竟天級任務,一年都出不了幾次。

“先讓沈萬金幫你打聽一下吧。”夭夭建議道。

“至於你的話,還是找個時間先煉化了‘源星丹’,儘快踏入四重天吧,不然的話,以你現在的實力,就算有天級任務,恐怕也難以完成。”

周元點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沈萬金如今在蒼玄宗內倒是混得風生水起,各種消息最為靈通,有他幫忙的話,倒是能夠免去周元每日去苦守着任務堂……

而他的話,最重要的還是要提升自身的實力。

如果他能夠踏入太初境四重天的話,論起正面的戰鬥力,就算是再遇見徐炎,也能夠與其鬥得旗鼓相當,而不會再被逼得只能用那種慘烈的方式來鬥成兩敗俱傷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數日時間中,周元便是將探聽天級任務消息的事,盡數的交給了沈萬金,而他本人,則是盤坐於洞府深處,調整着狀態,等待着最好的時機,煉化源星丹,再度突破。

而這一等,便是五日之後。

……

洞府深處,一汪泉眼源源不斷的有着精純的源氣涌出來,淡淡的霧氣充斥着,光是令人呼吸幾口,就有着心曠神怡之感。

而在泉眼旁邊的青石上,周元靜靜的盤坐着,他的呼吸悠長,胸膛沒有半點的起伏,猶如陷入了龜息狀態一般。

半晌後,他的鼻息間,方纔有着一道氣息噴出,而他的雙目也是緩緩的睜開。

雙眸深處,有着光澤涌動,猶如內斂着光華的寶石一般。

經過整整五日的調整,他此時的狀態,已至巔峰,正是煉化源星丹以作突破的最好時機。

周元感應着氣府之中,七百多顆源氣星辰閃爍着光澤,吞吐間,有着一絲絲的精純源氣散髮出來,在氣府內運轉。

“我雖然還只是太初境三重天,但氣府內的源氣底蘊,比一般的六重天還要雄厚……”

“如那徐炎的七重天實力,經過之前的交手,感覺他的源氣星辰數量,或許在一千到一千五百顆左右……”

“不過我的源氣星辰,都是以六品頂尖的通天玄蟒氣所化,質量上比他要高許多。”

“只是不知,此次如果成功突破到四重天,氣府內的源氣底蘊,將會增長多少?”

周元心緒涌動,最後深吸一口氣,將諸多雜念盡數的排除,然後他手掌一握,一道玉盒出現在了手中,玉盒之內,一顆圓潤如龍眼般的青玉丹藥顯露出來。

幽香散髮,整個洞府深處的霧氣,似乎都是變得更為的濃郁。

青玉般的丹藥緩緩的升起,最後懸浮在周元的嘴旁,被他一口吞入嘴中。

轟!

源星丹一入嘴中,便是化為一道磅礴的暖流陡然間爆發開來,熾熱的氣息如岩漿般的流淌而下,瞬間就如同咆哮的怒龍,肆虐在了周元四肢百骸。

那股磅礴精純的源氣,令得周元的身軀仿佛都是在此時膨脹了數圈,體內的骨骼,都是發出了吱吱的聲音,猶如受到了重壓。

周元的面龐,也是在此時變得極為的凝重,立即運轉“祖龍經”,收攏着那些狂暴而熾熱的精純源氣,順着經脈流淌運轉。

一絲絲的源氣在經過祖龍經的煉化後,漸漸的落入氣府之內,如漩渦一般的凝聚起來,最後漩渦深處,有着一枚光點成形,越來越明亮,直到徹底的化為一顆嶄新的源氣星辰,漂浮於氣府之內。

感受着氣府內一顆顆嶄新的源氣星辰逐漸的成形,周元的心中也是掠過歡欣之意,不過旋即便是按耐下喜意,凝聚心神,煉化着體內磅礴精純的丹藥之力……

洞府深處,瀰漫的丹香之味,越來越濃郁。

而隨着時間的流逝,那盤坐在青石上的周元周身的源氣波動,也是開始在節節攀升,周圍的空氣受到震動,隱隱的發出低嘯之聲。

顯然這一切,都是在表明着周元體內的源氣底蘊在迅速的增強着。

只是,當周元沉浸在體內源氣增長的快感中時,他卻並沒有察覺到,在其掌心處,一團盤踞的血紅之色,在此時猶如受到了某種引動,緩緩的蠕動起來。

血光微微的綻放,猶如是沉睡許久的毒龍,睜開了猙獰的龍目。

洞府之外。

一片花圃之中,青絲輓成團髪的夭夭,正專心致志的照料着她栽植的鮮艷花朵,忽然間,她握住花身的玉指微微一抖。

指尖被花刺戳破,有着一絲殷紅浮現。

夭夭柳眉微蹙,玉指放入紅潤小嘴中,輕輕抿着,然後她直起身來,空靈的眸子投向洞府深處。

在先前的那一瞬間,她似乎是隱隱的感應到了一道怨毒的龍吟聲。

她美目微凝,旋即輕嘆了一聲。

“果然還是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