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紋殿前,嘩然不斷,諸多弟子都是猶如沸騰了一般,而周元與夭夭的身影,則是在那萬眾矚目間,分外的耀眼。

顯然這最後的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那座結界,算是靈紋峰諸多弟子聯手所佈置,而且還有着白眉峰主的暗中指點,從某種意義而言,算是靈紋峰弟子層次中的巔峰之作。

然而誰都沒想到,這種巔峰之作,最後竟然會被周元與夭夭聯手所破。

這豈非是說,周元與夭夭在這一次,幾乎是抗衡了靈紋峰所有的弟子,並且取勝?

這是何等的成就?

那無數道目光,看向兩人時,都是有了一點敬畏,當然,更多的敬畏是對着夭夭而去的,因為所有人都清楚,破陣的主力還是夭夭,畢竟她牽制了結界近乎八成的力量。

而在那萬眾矚目間,夭夭眸子看了一眼葉歌,冷淡的道:“結界已破,這靈紋殿可以進了嗎?”

感覺到夭夭言語間的那種冷淡,葉歌苦笑一聲,點點頭。

“此次破陣,是我二人,周元應該也有着進入靈紋殿的資格吧?”夭夭又是問道。

一旁的周元聞言心頭倒是微動,這靈紋殿乃是靈紋峰的底蘊所在,其中收藏着眾多古老源紋,若是能夠進入其中翻閱的話,對於他的源紋造詣也會有着極大的提升。

如今他神魂有所突破,踏入了實境中期,正好可以在這靈紋殿中學習一下。

葉歌怔了怔,旋即灑然一笑,道:“這是自然,從今日起,夭夭師妹與周元師弟只要想的話,可以隨時進入靈紋殿,其中除了某些隱秘之地外,都可隨意翻閱。”

他也算是大氣,沒有因為這場比試輸了就惱怒,那般風度,倒是引得不少弟子微微點頭,這葉歌能夠成為十大聖子,的確也非常人。

不過他的這種風度,夭夭卻是無動於衷,眸子冷淡,因為在她看來,若非是因為葉歌的話,她根本就沒必要在這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手。

喜好安靜的她,對於出風頭,沒任何的想法。

那些各種各樣的目光,皆是讓得她不喜。

“走吧。”

夭夭對着周元說了一聲,然後便是轉身走向後方的靈紋殿,周元見狀,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在那靈紋殿前,金章與夏雨也是望着走來的兩人。

金章對着夭夭抱了抱拳,神色中倒是有些佩服的味道,想必結界中的一番較量,讓得他知曉了夭夭的手段。

而夏雨,則是有些怯生生的躲在金章身後,大眼睛偷偷的看了周元一眼,她那白皙的額頭間,此時有些通紅,顯然是先前被周元一頭撞擊所導致。

在沒有以源紋對戰的時候,她沒有了那種凌厲感,就像一個柔柔弱弱的少女。

周元見狀,也是衝著夏雨帶着一絲歉意的笑了笑。

少女碰觸到他的目光,則是小臉有些羞紅,大眼睛中還殘留着一絲之前神魂碰撞的懼意,當即如小鹿般的趕緊縮回了頭。

嘎吱。

而當周元兩人來到靈紋殿前時,大殿那緊閉的殿門,也是在此時自動的開啟,其內仿佛是有着古樸的氣息涌出來,有些滄桑之感。

夭夭腳步沒有停留,直接是邁入而進,周元跟隨着她,漸漸的兩人便是消失在了那無數道視線的註視之下。

望着消失在靈紋殿中的兩道身影,靈紋殿前,諸多弟子感嘆着,眼中還帶着濃濃的意猶未盡。

不過可想可知,當今日過後,夭夭的名氣將會達到蒼玄宗諸多弟子最頂尖的層次,足以媲美十大聖子。

因為今日她展現出來的實力,表明着她擁有着成為十大聖子的資格。

這可真是讓人感到震撼啊。

葉歌還站在原地,望着靈紋殿中,神色有些惆悵。

李卿嬋來到他的身旁,看了他一眼,道:“你就別再有什麼心思了,到時候萬一真把她惹火了,我覺得你怕是承擔不起。”

葉歌笑道:“遇見心動的人,難道還不能努力一下啊?”

“夭夭和周元雖然關係比較親密,不過看得出來,他們應該並不是情侶……所以,我覺得我未必是沒有機會。”

李卿嬋淡淡的道:“身為女人的直覺,我覺得夭夭似乎是有些看不上你。”

葉歌眉頭微皺了一下,能夠成為蒼玄宗的聖子,他的天賦無疑是極為的卓越,而他錶面灑脫,但內心顯然也是極為驕傲的,而李卿嬋此言,讓得他有點難以接受。

“別白費力氣了……你們也就歇了這些心思吧,不然小心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

她若有深意的道,那不僅是對着葉歌而去,還有着其身後的那位白眉峰主,那一位顯然是真心的想要夭夭留在他們靈紋峰,但這次的舉動,卻是有些不太妥當。

以夭夭的聰慧,怕是不難有所猜測,到時候就怕性子一起,直接徹底斷了和靈紋峰的所有關聯,讓得白眉峰主為自己的自作主張欲哭無淚。

李卿嬋說完,便是直接轉身而去。

葉歌望着她的倩影,猶豫了一下,最終只能嘆了一口氣。

從夭夭對他的那種冷淡來看,似乎對他還真是沒半點的興趣。

靈紋殿前,那人山人海般的弟子,也是漸漸的散去,不過想必當他們將此地的消息帶回去後,必然會引起整個蒼玄宗的轟動。

顧紅衣伸了一個懶腰,顯露出動人的曲線,她滿足微眯着雙眸,衝著蘇婉笑吟吟的道:“蘇婉師姐,怎麼樣?”

瞧得她那副得意的樣子,蘇婉沒好氣的道:“你得意個什麼勁,人和你又沒什麼關係。”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顧紅衣,促狹的道:“雖然你這小妮子姿色也不差,不過有那周小夭在,就怕周元不為所動哦。”

顧紅衣俏臉一紅,瞪了蘇婉一眼,羞惱的道:“胡說什麼呢,我跟周元只是朋友而已。”

“是麽?”蘇婉一副不信的表情。

顧紅衣銀牙一咬,也不理會她,轉身便是對着靈紋峰下而去。

“嘻嘻,小丫頭害羞了?”而蘇婉則是帶着一眾女弟子,笑嘻嘻的追了上去,嬉鬧間,引得不少弟子註目。

在那靈紋殿另外的方向,陸玄音俏臉陰沉的望着靈紋殿。

“這個周小夭,真的有些可怕啊。”徐炎也是嘆了一口氣,眼神中滿是忌憚。

他轉頭看向陸玄音,笑道:“不過你也別擔心,對付她沒啥手段,不過我們的目標,主要還是那個周元……這個小子,就沒那麼難對付了。”

“不過從這次他展現出來的源紋造詣來看,我們也得將他危險繫數提高一些了,回頭我多安排一下,務必要在紫帶選拔上,讓玄音師妹你好好的將這口惡氣給出了。”

“如今他在這裡又是大出風頭,反而讓得眾多弟子對他提高了期望,甚至覺得他也有爭奪魁首的資格,既然如此,到時候率先將他淘汰,讓他連前十都進不去,想來能讓他摔疼一下吧?”

“呵呵,我倒是想要試試,是他周元的頭鐵,還是我劍來峰的劍利?”

陸玄音聞言,也是輕輕點頭,眸子中有着一抹快意與期待,她的確是有些小瞧了這個周元,不過這一次出手的,將會是他們劍來峰金帶中最為精銳的一批弟子。

陸玄音深吸了一口氣,冷冷的看了一眼靈紋殿,然後轉身而去。

她就不信,面對着這種陣容,他周元,還能翻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