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鎮!”

那雷洪濤等人也是大驚失色,顯然沒想到這才一個照面,秦鎮就直接被周元施展手段給鎮壓了下去。

他們一咬牙,皆是暴射而出,想要幫忙。

嗤啦!

不過就在他們靠近秦鎮周身丈許範圍的時候,忽然地面上有着光紋升騰起來,猶如一道熾熱無比的火罩,直接是將秦鎮隔離。

那顯然又是一道源紋!

雷洪濤等人瘋狂的攻擊着火罩,火罩劇烈的顫抖,雖說看上去撐不了多久,但那其中的秦鎮,更是狼狽,苦苦堅持……

“現在可服了?”周元望着那苦苦堅持的秦鎮,淡淡的道。

秦鎮面龐扭曲,傾盡全力的抵禦着源氣大山的鎮壓,渾身在顫抖,汗水淋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那一側,宋婉溪,趙鯤等人望着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他們顯然都沒想到,實力強橫的秦鎮,竟然會在周元的手中如此的狼狽……

雖說這也有着秦鎮措手不及的原因,但周元的源紋造詣,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他們看向周元,倒是隱隱的感覺到後者有些深不可測的味道。

於是,不僅他們,就連其他的那些弟子,看向周元,都是顯得有些敬畏了。

“周元,給我放開他!”

而就在秦鎮越來越無法熬下去的時候,陸風終於是忍不住的厲聲喝道,他原本是想要秦鎮等人出面,令得周元難堪,如此一來,周元所組成的那個脆弱聯盟,自然就直接破碎。

但他沒想到,周元的出手也是如此的果斷。

眼下不僅沒有打擊到周元的聲望,反而還成就了他。

若是再讓得秦鎮在他的眼前被周元鎮壓,那丟的不僅是秦鎮的臉,連帶着他陸風的威望,都會受到波及。

不過,面對着他的厲聲,周元沒有絲毫的反應。

“周元,你放肆!”

陸風的眼中,寒意掠過,再不猶豫,袖袍猛然一抖,只見得一道數十丈的源氣洪流直接是席卷而出,對着那座源氣大山轟擊而去。

他終於是出手了。

周元眼光一閃,手中的天元筆,猛然一抖。

天元筆瞬間膨脹,雪白毫毛化為匹練呼嘯而出,金色源氣纏繞其上,與那源氣洪流硬憾在一起。

轟!

狂暴的源氣橫掃開來。

雪白毫毛破散開來,最後盡數的縮回筆尖。

不過,就在這一瞬,周元伸出手掌,輕輕一壓。

轟!

源氣大山震動,猛然鎮壓而下。

啊!

秦鎮的慘叫聲傳出,源氣大山重重的落在地面上,而他整個人都是被狠狠的壓進地面,狼狽之極。

“我服了!服了!”

他慘叫着,再也忍受不住。

轟!

源氣洪流狂暴的轟在了源氣大山上,將其轟得粉碎。

漫天光點飄舞。

源山上下一片死寂,無數道視線都是望向了陸風,此時的後者,英俊的面龐一片鐵青,他陰沉沉的目光看向周元,有着一股恐怖的氣勢自他體內升騰而起。

下一刻,森寒的聲音,從其嘴中緩緩的響起。

“周元,你找死!”

當陸風那冰冷徹骨的聲音響起的時候,一股驚人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陡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

其腳下的地面,都是在崩裂出一道道的裂紋。

周圍眾多弟子都是微微色變,有些承受不住那種源氣壓迫,忍不住的後退。

趙鯤,宋婉溪,喬修等人看向陸風的眼中,都是掠過一絲懼色,想來也都明白他們與後者之間的差距。

身為貨真價實的外山弟子第一人,他們對陸風,顯然是又畏又懼。

周圍的弟子,紛紛退後。

倒唯有周元,依舊盤坐於修煉臺上,眼神冷冽如刀一般的盯着陸風。

“怎麼?終於坐不住了?”周元寒聲道,在其體內,通天玄蟒氣嘶嘯出聲,自其天靈蓋呼嘯而出,隱隱間有着巨蟒成形,俯視着陸風。

陸風眼神陰沉,蘊含著一絲震怒。

今日秦鎮他們針對周元,顯然是他的示意,原本他是想要藉此將周元打壓下去,讓得他在那些非聖州弟子的心中威望盡失。

但他沒想到周元的出手如此的凌厲果決,而且,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周元展現出源紋造詣。

雖說周元源氣修為只是太初境一重天,但卻是能夠刻畫四品源紋,那種級別的源紋,就算是一般太初境三重天的人都有些難以抵禦。

總得說來,擁有着源紋相助的周元,一般的三重天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而眼下,周元借助着源紋雷霆出手,直接是讓得秦鎮措手不及,直接一個照面就被鎮壓,這無疑是讓得陸風丟盡了顏面。

而反觀周元,則是威望大漲。

這般結果,與陸風所想背道而馳,所以眼下,自然是忍耐不住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原本想要留你到那選山大典上再來收拾,但眼下你這麼急不可耐的跳出來,那我今日就讓你知曉,你在我的眼中,不過只是一個跳梁小丑而已!”陸風冰寒聲音響起。

而其體內,雄渾的源氣越發的狂暴,源氣化為狂風呼嘯在其周身,竟是形成了無數道青色風刃,風刃嘶嘯,連虛空都被撕裂開來。

聲勢駭人。

“我也早就想要領教一下,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當這所謂的外山第一人!”周元眼神凌冽,衣袍震動,通天玄蟒氣長嘯出聲。

兩人的氣勢,皆是凶悍,彼此衝撞,頓時間源山上氣氛劍拔弩張。

所有弟子望着這一幕,都是暗暗咂舌,誰都沒想到,即便是面對着陸風這等人物,周元依舊是針尖對麥芒,絲毫不讓。

而今日,難道這兩位最近在外山中風頭最盛的兩人,就要在這裡直接對碰了嗎?

諸多弟子,睜大着眼睛,竟是有着一絲好奇與期待。

“都給我住手!”

不過,就在周元與陸風的眼神越來越森冷的時候,忽然間,一道暴喝聲陡然響徹,聲如驚雷,攜帶着磅礴源氣,橫掃下來時,直接就將周元與陸風的源氣壓制了下來。

無數弟子抬頭,只見得一朵源氣雲彩飄來,陳猿站於上方,在其身旁,還立着一道紅衣倩影,正是顧紅衣。

陳猿目光俯視下來,盯着周元,陸風二人,皺眉道:“選山大典即將來臨,有何恩怨,都去那上面解決,休要私下爭鬥。”

其實他早就知曉了今日將會發生何事,所以故意未曾來到源山,畢竟對於周元,他也是看不順眼,自然樂得陸風去收拾收拾。

不過他卻沒想到顧紅衣找上門來,這讓得他只能無奈的出面趕來,畢竟顧紅衣的背景極大,他也是不想得罪。

陳猿的露面,便是顯示着周元與陸風的爭鬥沒有了結果。

兩人眼神冷冽的對視一眼,然後都只能收回了周身涌動的源氣。

“周元,好好珍惜這些時間吧,等到選山大典的那一天,我會親手將你打入深淵,到時候你就會知曉,在我陸風眼中,你根本什麼都算不上。”陸風負手而立,眼神森冷的直視周元。

他與周元最開始的恩怨,起於顧紅衣,然而到瞭如今,就算沒有顧紅衣,恐怕他也會視周元如敵。

因為陸風已經感覺到,周元對他的地位開始產生了威脅。

以前的在他的眼中,周元不過一個螻蟻而已,根本沒心思過多的關註,但後來,陸風卻是察覺到,周元在外山弟子中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崛起,那隱隱的鋒芒,也是再也遮掩不住的冒了出來。

陸風開始察覺到威脅,他不能容忍一個來自其他大陸的弟子,來挑釁他的地位以及威嚴。

對於這一代外山弟子之首,他勢在必得,因為這也會決定未來他在蒼玄宗的前途以及地位。

所以,他必須摧毀周元。

周元能夠感受到陸風眼中濃濃的寒意,不過卻並不在意,淡笑一聲,道:“這句話也送給你吧,希望到時候你別輸得太難看,不然的話,着實無趣。”

“你也配?”陸風面無表情,嘴角有着輕蔑浮現。

周元卻是沒有再理會他,抬起頭,對着站在陳猿身旁的顧紅衣笑了笑,他知曉這陳猿多半是顧紅衣搬來的,想來她也知道陸風他們今日將會發難。

至於那陳猿,他只是錶面式的拱了拱手,神色淡漠。

往日的源山修行,都是由陳猿主持的,偏偏今日這個家伙藉口沒來,顯然就是故意為之,說不定連秦鎮他們今日要對他發難的事都早已知曉。

所以,按照周元的猜測,這陳猿,顯然是故意為之,在給秦鎮他們創造機會。

鑒於此,他自然對陳猿沒多少好表情。

而陳猿同樣看出了周元的敷衍,當即暗哼一聲,但到底沒有發怒,上次宗冥長老突然出面幫了周元,顯然是讓他心生忌憚,不敢再如同以往一般,隨意的找周元麻煩。

“走吧。”

周元對着宋婉溪,趙鯤,喬修等人說了一聲,然後便是轉身對着山腳而去。

宋婉溪,趙鯤等一眾弟子望着周元的背影,眼中倒是流露出一絲敬畏之色,今日周元翻手間鎮壓秦鎮,正面硬抗陸風,顯然也是徹底的鎮服了他們這些平日里桀驁的弟子。

他們之前不敢與聖州本土弟子爭鋒,無非便是因為有一個陸風在壓制,而如今,他們這邊,也是出了一個周元。

如此一來,對於陸風,他們倒是少了一些懼意。

想到此處,他們對視一眼,然後紛紛跟了上去,簇擁在周元的身後。

而有了他們的帶頭,更多的非聖州弟子也是如潮水般的涌來,一時間,竟然是形成了人潮,黑壓壓的下山而去。

那種聲勢,看得諸多聖州本土的弟子面色都是有些不太自然,顯然是第一次察覺到這些鄉巴佬竟然也是有些不好惹了。

陸風望着這種陣仗,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了抽,眼神惱怒,周元這種威望,從某種意義而言,是踩着他們的臉上去的。

他沒想到,今日不僅沒打垮周元,反而成全了他,從而令得這些鄉巴佬弟子有了一個主心骨。

陸風深吸一口氣,五指緩緩的握攏,盯着周元背影的雙目中滿是冷冽的寒光。

“你就得意吧,選山大典上,我會親自出手,再把你給踩下去!”

“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爬得高,摔得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