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道上,周元望着面前那將單手負於身後,眼神泛着冰冷望着他的陸風,眉頭皺了皺。

從陸風的眼神中,雖說並沒有多少極為明顯的不屑,但周元卻能夠感覺到一種仿佛超然於眾人的高高在上,而他看待旁人的目光,也是帶着俯視。

這種目光,其實比那種流露在錶面上的不屑,輕蔑還要更加的令人討厭,因為這代表着不管你做什麼,似乎他都覺得自身比你更高貴。

所以,面對着這陸風,周元緩緩的道:“首先,我跟你沒什麼瓜葛,至於踩到你頭上,我也沒什麼興趣……”

“因為我並不覺得踩你頭上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不怎麼惹麻煩,所以,也希望麻煩別來找上我,如果真有人自以為是的主動將頭伸出來,那我也不介意真的踩一下。”

“所以,讓開路,好嗎?”

他的眼睛,盯着陸風,隱隱泛着銳利的光。

陸風怔了怔,似乎他沒想到面對着他的時候,周元不僅沒有半點躲閃畏懼,反而直接是以更為直接鋒銳的方式正面撞擊過來。

“呵……”

陸風本就冰冷的眼神,涌上陰翳,他盯着周元,想了片刻,方纔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你有着這種錯覺敢這麼和我說話的?”

“是因為你在一場源術比試上,贏了一位內山弟子嗎?”

陸風緩步上前,站在了周元的面前,兩人間隔不過尺許,他冰寒的眼瞳中倒映着周元古井不波的年輕面龐,輕聲道:“周元,在你以前那小地方,你或許可以作威作福,盡享你那驕子的身份地位,可你真的需要認清一下,你現在站在什麼地方……”

“這裡是聖州大陸,蒼玄宗……”

“站在你面前的人,來自聖州陸家,我陸家在這聖州大陸,也算是名門望族……那種層次,你或許並不怎麼知曉。”

“我的一位長輩,乃是蒼玄宗劍來峰的長老,我的族姐,更是劍來峰峰主親傳弟子……”

陸風饒有興緻的盯着周元,從他的嘴中,吐出來的每一個字眼,仿佛都是帶着莫大的壓力,他顯然想要表露,他的背景,遠遠不是一無是處的周元能夠相比的。

若是尋常弟子在這裡,聽見他這番話,恐怕還真是會心中感到一些驚懼。

只是可惜,周元的眼神,始終平靜,不見波瀾。

陸風望着沒有動靜的周元,似是以為震懾住了他,當即嘴角輕輕的掀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伸出手掌,輕輕的拍向周元的臉龐。

“所以,請你離紅衣遠一些,行嗎?”

他的手掌,在距離周元臉龐還有寸許時,便是被周元的手掌握住了。

周元盯着陸風,眉頭皺了皺,道:“原本我以為你能夠被稱為外山弟子第一人,總應該是有些能耐,沒想到如此的不堪……”

“你說什麼?”陸風眼神沉了下來。

周元握住陸風的手掌,搖了搖頭,道:“如果你陸風說說自身的能耐,我還真能覺得你是個人物,結果卻跑來搬弄什麼背景,你陸家勢大又如何?能掌控蒼玄宗嗎?”

“若是能的話,你哪還需要與我這麼多廢話,早就將我踢出了蒼玄宗。”

“所以,你那些所謂的背景,對我毫無影響。”

周元望着面色冰冷的陸風,嘴角有着輕蔑緩緩的掀起,道:“陸風,顧紅衣在我這裡,只是修行化虛術而已,如果你能夠改變她的想法,那就儘管去找她。”

“至於我這裡,收了學費,只要她來,我就一定會教。”

“而你的想法,對我而言,我沒半點興趣。”

“你想要做什麼的話,直接出招就行了,不需要故作姿態三番四次的來警告,至於你那些背景,如果你真求得出來他們來對付我,那就儘管去好了……”

周元的話,每說出一句,陸風的面色就陰沉一分,待得他聲音落下時,眼前的陸風,那英俊的面龐早已有着風暴凝聚。

周元那毫不在意的話,讓得陸風感到了一種濃濃的羞辱。

他無法相信,一個毫無背景的小子,怎麼就敢這麼和他說話?!

“原本還不想用祝峰、祝岳他們那種俗人的手段來讓你知難而退,但現在看來,你這種人,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周元,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陸風的眼神,變得幽冷得可怕,下一瞬間,狂暴凶悍的源氣,猛然自其體內爆發開來。

“你看我今日在這裡將你打死,我能有什麼懲罰?”

轟!

腳下的地面,都是在此時龜裂開來。

陸風五指成拳,一拳便是轟出,眼前的空間都隱隱扭曲,雄渾的源氣涌動,宛如驚雷,一拳直轟周元胸前。

周元的眼神也是微凜,身軀瞬間虛化,宛如一道煙霧,飄飛而退。

陸風一拳雖然來得凶悍,但周元早有準備,化虛術運轉下,便是將其拳風盡數的避開。

轟!

不過依舊有着拳風穿透了空間涌來,周元嘴巴一張,便是有着一道金色源氣噴薄而出,將那拳風抵禦下來。

“今天我就讓知道,跑得再快,你也只是一隻兔子而已!”陸風面龐森冷,下一瞬,腳尖一點地面,速度也是陡然暴漲,直接是對着周元飛撲而去。

轟轟!

狂暴的源氣不斷的自其體內爆發開來,周圍的大樹,都是被攔腰震斷。

周元望着要施展全力的陸風,也是一聲冷哼,體內的源氣陡然爆發,金色源氣,自其天靈蓋衝起,隱隱間形成了金色巨蟒。

“陸風,你給我住手!”

不過,就在那陸風衝出的時候,忽然一道蘊含著怒意的叱喝聲響起,然後只見一道火紅鞭影衝天而降,對着陸風狠狠的扇去。

啪!

空氣被長鞭震裂,陸風身形一滯,飄然而退。

他抬起頭來,只見得不遠處的山石上,顧紅衣俏臉含煞的看來,手中赤紅長鞭猶如是燃燒着火焰,連地面都被融化開來。

顧紅衣厲聲道:“陸風,你若是再背着我搞這些手段,就算你我兩家交好,我也不會輕易放過你!”

陸風眉頭皺了皺,淡淡的道:“紅衣,這隻是我與他之間的恩怨罷了。”

“作為師兄,教教師弟如何做人,是我應做之事,不然的話,以周元師弟的性格,以後還會惹更多麻煩的。”

不過他搖了搖頭,知曉顧紅衣趕來,那今日也沒辦法再對周元做什麼了,當即周身源氣漸漸的收斂,眼神幽冷的看向周元,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道:“周元,她護得了你一時,護不了你長久的……”

“既然你這麼有骨氣……那我就和你好好玩玩,不過你要小心了,可別被我玩死了啊……”

聲音落下,陸風沒有再廢話,直接是轉身離去。

周元望着他離去的身影,雙目也是微眯着,眼中有着危險的光在閃爍,他喃喃自語。

“陸風……”

“我也沒和你開玩笑啊,如果你真要把頭伸過來的話……”

“那我,也真的會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