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與夭夭跟隨着穆無極出了屋舍,後者轉頭衝著兩人一笑,道:“接下來我也要去交還任務了,未來三個月,你們就要留在這裡。”

“多謝穆師叔萬里迢迢接引。”周元面色鄭重的對着穆無極行了一個禮,後者雖然前往蒼茫大陸是因為宗門中的任務,但說實在的,這也算是一份恩情。

而且,在面對着那聖宮使者咄咄逼人時,也是穆無極站了出來。

所以對於這位有些不修邊幅的赤腳大叔,周元心中也是充滿着好感。

一旁的夭夭,也是微微垂首,雖然她與穆無極沒什麼交流,但也能夠感覺得出來後者為人還算是豁達,對這些新來的弟子也沒什麼傲氣,總得說來,這人還不錯。

穆無極擺了擺手,笑道:“我在蒼玄峰修行,以後若是有什麼麻煩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

他瞧了一眼屋舍內,低聲道:“那個陳猿跟我不是很對頭,這次讓他吐了兩個一等弟子名額出來,那家伙怕是心頭不爽。”

“雖然他也不敢做什麼過分的事,但新弟子之間的競爭的確極為激烈,你們也得註意一點,能夠從那些大陸被挑選到這裡的人,都不會是省油的燈。”

“所以以往不乏一些一等弟子被人奪走了身份……”

“不過你們也不要因此就束手束腳,有人找麻煩也不用客氣,只要在規矩之內,你有這令牌,就算是鬧到了掌教那裡,也要給這令牌的主人一份面子。”穆無極告誡道。

周元點頭受教。

穆無極又說了一些,然後便是衝著兩人瀟灑的擺了擺手,腳踏青煙騰空而起,眨眼便是消失在了重重巨山之間。

望着他離去的身影,周元也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他望着這陌生的環境,知曉這裡就是未來或許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停留的地方。

因為這裡,能夠讓他變得更強大。

“走吧,一個蒼玄宗,也沒什麼好怕的地方……”夭夭輕輕撫摸着懷中的吞吞,紅唇微啟,道:“至少,還有我和吞吞呢。”

吞吞也是睜開獸目,看了看周元,伸出爪子拍了拍周元的手臂,仿佛是在說放心啦,有我罩着你。

周元忍不住的一笑,不過心頭也是有着一道暖意流淌,回頭想想,似乎不知不覺間,夭夭與吞吞已經陪伴了他快兩年的時間了……

只不過,當時初遇時,他還不過只是一個連八脈都無法開啟的孱弱少年,然而如今,他卻已經走出了蒼茫大陸,並且進入到蒼玄宗這種龐大宗門之中……

兩年時間,倒是改變了許多的東西。

不過,周元也知曉,真正的挑戰,或許現在才剛剛開始,想要在這龐大的宗門中立足下來,怕是要比想象中更加困難。

但好在的是,他也並非是一人。

正如夭夭所說,他還有着她和吞吞呢……

周元仰起頭,天光照耀下來,落在那年輕的臉龐上,他展顏笑了起來,笑容中有着自信般的光彩。

蒼玄宗能如何……

競爭激烈又能如何……

當年那般絕望的時刻,他都熬了過來,更何況現在?

“走吧。”

周元對着夭夭說道,然後率先邁步對着前方沸騰的巨大廣場走去。

……

巨大的廣場上,早已是人山人海,放眼望去,皆是年輕的身影,個個神采飛揚,展露着朝氣,沸騰瀰漫。

這裡匯聚着蒼玄天中諸多大陸上的驕子,不過顯然,這些驕子放在這裡,依舊是顯露着涇渭分明般的圈子。

最引人註目的,莫過於廣場最前方的位置,在那裡,有着大大小小的圈子,而相同的是,在那些圈子中心,都是有着一名神態透露着傲氣的少年或者少女……

他們周身散髮着強大的源氣波動,遠勝旁人。

“小元哥,這裡!”

當周元與夭夭走回廣場上時,有着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只見得沈萬金那圓滾滾的身材極為的醒目,對着他招手。

周元便是走了過去。

在沈萬金身後,還跟着數道身影,正是包括蕭天玄在內的一眾蒼茫大陸的驕子。

只不過此時,他們這些在蒼茫大陸上名聲顯赫的驕子,到了這裡,卻是開始顯得有點不自然,那是因為他們察覺到自身原本引以為傲的優勢在這裡變得蕩然無存。

他們幾乎是從所謂的驕子,變成了普通人。

正是因為這種患得患失般的心態,所以當他們在見到周元時,都是不由自主的靠過來。

那蕭天玄面色複雜,跟在人群最後,目光不敢與周元對碰。

“小元哥,這蒼玄宗的確是了不得啊,這裡的新弟子,人數上萬,全部都是來自各個大陸的驕子……”沈萬金驚嘆的望着四周。

“我剛纔已經打聽過了,據說這次新弟子中,應該會有一百多位一等弟子。”

周元心頭也是微驚,一百多位一等弟子?這豈不是說,這些人,都是擁有着將近太初境三重天的實力?

“真是大開眼界。”周元暗嘆一聲,果然是只有在這種地方纔能夠見到如此盛況。

不過對於沈萬金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就搞到這種信息,周元也有些驚訝,這家伙,笑眯眯的,的確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

“這一百多位裡面,應該就有小元哥你和夭夭姐了!”沈萬金笑嘻嘻的道:“以後大哥大姐頭可要多罩着小弟。”

周元聞言,也是忍不住的一笑,不過,就在他剛要說話的時候,一旁忽有着一道突兀的聲音插入進來:“呵呵,準太初境怎麼可能成為一等弟子,你們也太將此事當做兒戲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得一群人都是一愣,目光一轉,然後便是見到了不遠處一道人影望着他們。

那是一名面目略顯俊朗的青年,他面帶笑容,在其身旁,也是簇擁着一群人,猶如眾星捧月般。

這青年體內,有着源氣波動散髮出來,竟是達到了太初境二重天的實力。

那青年見到周元他們看過來,臉龐上頓時浮現出瀟灑的笑容,不過誰都看得出來,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是聚焦在夭夭的身上。

“在下羅松,來自天青大陸……”青年含笑抱拳,道:“大家以後也算是師兄弟了,可以互相照應一下。”

他似是不在意的提起:“我此次應該能夠評為二等弟子,未來若是加把勁,倒是能夠爭取一下看看能否成為那一等弟子。”

在那青年身旁,數人也是出聲捧場:“呵呵,能夠認識羅哥,也算是你們的緣分。”

他們當然看得出來,羅松完全就是衝著夭夭去的,畢竟這個女孩長得太美了,自從一齣現後,不少人都在暗中打聽。

然而面對着那羅松微顯熾熱的目光,夭夭卻至始至終都未曾看他一眼,只是逗弄着懷中的吞吞。

周元也是暗自一笑,這羅松看上去溫和,但那言語間的高人一等根本掩飾不住,所以他笑着搖了搖頭,道:“我們來自蒼茫大陸,照應的話就不必了。”

聽到周元竟然拒絕了他的提議,那羅松顯然是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這群人竟然會拒絕他,於是面色便是有點僵硬。

而他身旁的人,則是直接皺眉出聲:“好個不識抬舉的小子。”

“能夠得到羅哥的賞識是你的福氣,休要不知好歹。”

跟着他們的幾個有着幾分姿色的少女,也是不屑的看了周元一眼,顯然是覺得他這種行為,很是不識趣,畢竟一個準太初,實在太不起眼了,根本就沒資格擺譜。

羅松乾笑一聲,在美人面前,風度總要的,所以他擺了擺手,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道:“這位朋友,這裡可不再是你們以前所在的大陸,所以,做人還是得實在一點好,免得吃虧……”

“呵呵,之後若是你們改變了主意的話,可以繼續來找我。”

周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瞧着夭夭,低聲道:“這才剛來,你就開始招蜂引蝶了,要不繼續扮男裝?”

夭夭白了他一眼,道:“不扮了,萬一又惹來像青魚那樣的,更頭疼。”

那羅松見到周元與夭夭親密的低語,根本不曾理會他,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怒意,剛欲說話,忽的廣場上有着鐘聲響起。

再然後,他們便是見到,在那廣場的高臺上,那陳猿緩步走了上來,淡淡的聲音,響徹全場。

“都安靜下來,接下來,我要公佈新弟子的等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