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晶洪流自混沌虛空中貫穿而過,然後帶着轟鳴聲遠去,也不知道穿透了多麼遙遠的距離...

而諸天的聖者則是狂喜的望着這一幕,周元這般攻勢恐怖到極致,而那聖神也未能逃脫,如此重擊,應該是能夠對聖神造成不小的傷害吧?

無數道目光,匯聚於諸天之外。

只見得那裡的虛空呈現漆黑的痕跡,而一枚呈現黑白相間的橢圓光罩,靜靜的矗立,其上有諸多消融的痕跡,透過那些裂縫,可見聖神半張面孔隱於其中。

黑白光罩漸漸的收斂,最後化為黑白兩色,盡數的沒入到了聖神眉心間那黑白神瞳之內。

而聖神自身,卻並未見到有幾分的損傷。

諸天聖者眼中的狂喜,頓時如同被涼水當頭澆下,瞬間黯淡失望起來。

如此重擊,竟然都被聖神給接了下來...

周元的眉頭同樣是微微一皺,他這一擊,如果是未曾蛻變之前的聖神,定然是接不下來的,但顯然,他還是有些低估了蛻變後的聖神所擁有的力量。

“周元,你鬥不過吾的,你雖然晉入了神境,但你本質只是凡人而已,而吾身為先天神靈,擁有先天神物為根基,天然就擁有着鬥法優勢。”聖神淡淡的笑道。

周元眼神微沉,在晉入神境後,他當然明白所謂神物的厲害,如他手中的天元筆,如今算是跨入了神物之境,但聖神根腳曾是天地初開時的“混沌黑海”所化,此物乃是先天神物的範疇,其所擁有的力量與玄妙,也遠超天元筆。

之前天地間唯一能與混沌黑海媲美的,便是夭夭的九竅神石,可神石隨着她的身軀一起消融,化為了周元體內的神骨。

“周元,身為凡人之神的你,想要見識一下先天神物的真正力量嗎?”聖神輕笑,下一刻,其眉心那黑白神瞳輕輕一眨。

這一瞬,混沌虛空突然大變,周元發現,他已是身處於一汪黑白色的汪洋中,那黑白充斥着視野,攪動着乾坤。

而身處這黑白之海中,周元甚至發現,他體內的神力,都開始在漸漸的流逝,似是被黑白之海所吸收。

周元立即震動神力,身形化為億萬道身影,然後鋪天蓋地的對着四方暴射而出,欲要逃出這黑白之海。

然而,不論那億萬身影如何挪移,最終都是無法跨出海域。

最終,億萬身影合一,化為了周元的身形。

他註視着海面上,只見得那裡有聖神巨大的面孔浮現出來,後者發出轟鳴的笑聲:“周元,經過此前的蛻變,吾這混沌黑海同樣是進化了一層,現在或許可以將它稱為“混沌陰陽海”,陷入次海中,乾坤被遮蔽,陰陽被顛倒,你是逃不出去的。”

“你的神力會迅速被吸收,直到你的神體崩裂為止,周元,吾說過,你是鬥不過吾的!”

祂的笑聲傳遍諸天,落入諸天生靈的耳中,頓時引得無數生靈遍體生寒,眼露絕望。

蒼玄宗內,眾聖也是有些慌亂,誰都沒想到,這轉眼間,周元就被聖神困住了。

不過於那場神戰而言,他們的任何情緒,都是毫無作用,所以混沌虛空中,黑白之海繼續翻涌奔騰,肆虐天地。

周元立於海面,他感受着體內神力的流逝,神色凝重。

“周元,你若是願意奉吾為主,吾可留你性命,畢竟,你也這天源界中第一位以凡人之軀成神者。”海面上,聖神巨大的面孔發出聲音。

周元聞言,神色卻是不動,他沉默了數息,緩緩道:“先天神物的確強橫,但這世間,未必就沒有制衡你之物。”

聖神好奇的道:“看來你還有手段?九竅神石已消融,這天地間,你還能以何物來對抗吾的混沌陰陽海?”

周元沒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掌,對着諸天所在,輕輕按下。

然後,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

諸天聖者也是驚疑的望着這一幕,不知道周元在做什麼。

不過他們的疑惑並未持續多久,因為他們突然見到,那籠罩於諸天之外的混元誅聖大陣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

緊接着,那保護了諸天萬千載不被聖族入侵的大陣,竟是在漸漸的崩裂。

大陣破碎,無數諸天生靈條件反射般的感到不安,畢竟在那以往的歲月中,正是這座大陣的存在,方纔讓得諸天能夠殘存至今。

而眼下,周元是打算將其毀掉嗎?

蒼玄宗內,蒼淵,金羅四位古尊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這一幕,不過他們倒並沒有過於的驚慌,反而若有所思。

“不知道你們可曾還記得這混元誅聖大陣是如何出現的?”金羅古尊緩緩的道。

帝龍古尊面露沉思,道:“當年祖龍意志驚醒,重創了聖神,之後便有一股力量突兀的出現於諸天外,那就是混元誅聖大陣的雛形,之後我諸天聖者經過無數的努力,漸漸的將其改造成瞭如今的混元誅聖大陣。”

金羅古尊眼神深邃,道:“但我記得,當年最初那股力量出現時,其內隱有一物,那股力量極為的強大,超越了我們的認知,諸天也曾有聖者試圖與其接觸,但卻始終無法發覺行跡所在。”

“此後隨着混元誅聖大陣的成形,那一物就徹底的消失了,久而久之下,所有人都是將其遺忘。”

“但在那諸天聖寶錄中,位列第一之物,始終空懸,而那個位置,無物可以取代,因為那就是留給混元誅聖大陣中的那神秘之物。”

“那是真正的諸天最強之物。”

聽着資歷最為古老的金羅古尊敘敘述來,周圍眾聖方纔恍然,原來在那混元誅聖大陣中,竟然還藏有這等隱秘。

蒼淵聽完,眼中則是有着欣喜涌現而出:“如此看來,眼下,周元是能夠與那神秘之物形成共鳴了?”

金羅古尊點了點頭,蒼老面龐上有一縷笑意浮現出來。

轟!

而在他們說話間,那座混元誅聖大陣已是徹底的破碎,而就在其破碎的那一霎那,突有一道巨大無比的光柱衝天而起,那光柱之中,有原始而古老的龍吟聲,陡然響徹於這天源界的每一個角落。

光柱之中,有一物飛出,直指混沌虛空之中。

那一物散髮着原始神光,即便是聖者都不敢直視,而蒼淵,金羅這些古尊拼盡全力,雙目刺痛得流出了鮮血,方纔隱隱窺見,那其中,似是一截約莫丈許左右的金色骨骼,那骨骼散髮着濃厚的原始古老之意,當其出現時,整個世界仿佛都是響起了一道傳自天地初開時的一道龍吟之聲。

混沌陰陽海中,聖神巨大的面孔上也是有着一抹震驚之意浮現出來,旋即有低吼響起:“那是...祖龍金骨?!”

咻!

金骨一閃之下,直接穿透了混沌陰陽海,出現在了周元的前方,後者註視着那一根古老金骨,手中的天元筆投擲而去,兩者迅速融合。

天元筆的筆身,漸漸的化為了純金色彩,宛如黃金所鑄,其內隱隱有血絲若隱若現,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自天元筆中涌現而出。

這一刻,天元筆再度被提升了。

在融合了祖龍金骨後,其層次,直接是跨入到了先天神物的範疇,並不再弱於聖神的混沌陰陽海。

周元手掌一握,金色天元筆落在其手中,旋即輕輕的對着面前一斬。

嘩!

仿佛天地都被斬開了,而那困住周元的混沌陰陽海,更是從中間一分為二,有無盡海流對着四方傾瀉而開。

轟!

轟鳴聲中,混沌陰陽海消失,聖神的身影顯露虛空間,祂的面色第一次的變得陰沉下來,其眉心的黑白神瞳中,有一絲鮮血緩緩的流淌下來。

祂,竟然受傷了!

這無數年間,除了祖龍能夠對祂造成傷害,現在,竟然又多了一個...而且還是一位凡人之神?!

聖神的眼中,有暴怒升騰而起,這一瞬,整個世界的溫度仿佛都是在驟然降低,宛如陷入了寒冬。

轟!

聖神含怒出手,浩瀚神力碾壓虛空,世界都化為了黑白之色,滾滾神力,碾碎一切的對着周元所在碾壓而去。

周元手持金色天元筆,筆尖震動間,也是撩潑出了漫天神力,宛如是億萬星辰當空,迎上聖神。

轟轟!

恐怖的戰鬥瘋狂的爆發,驚雷之聲,傳遍天源界的每一個角落,混沌虛空間,不知多少如一座座大陸般的隕石被擊碎,即便是混沌風暴,都被生生的撕碎,難以靠近。

這一刻,不論是諸天還是聖族,都是抱着驚懼的在等待着那場毀天滅地的神戰出現結果。

誰都看得出來,眼下的這兩神,都是打出了真火,已是再無任何的保留。

混沌虛空中的神力衝撞,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直到某一刻,神力碰撞間,兩道身影皆是被震得倒飛出了百萬里。

不過轉眼,他們的身影就已跨越那遙遠的距離,再度出現於戰場上。

聖神面目陰沉,此前的交手,已是讓得祂明白,現在的周元,論起神力並不會比他弱多少。

想要分出勝負,尋常手段已是無用。

“既然如此...”

聖神眼神森冷,他伸出手指,對着眉心黑白神瞳陡然的摳了下來,神血激射間,祂竟是生生的將這顆神瞳給挖了出來。

祂面無表情,將那黑白神瞳,緩緩的送入了嘴中。

咔嚓!

伴隨着一道神瞳破碎的細微聲音響起,只見得聖神的身軀在此時陡然間膨脹起來,數息之後,一個看不見盡頭的巨人,出現於虛空間,俯瞰着五大天域。

在那巨大的體形下,即便是五大天域,都是在此時變得有些迷你精緻。

當然,隨之增長的,還有着那浩瀚無盡的神力威壓,在這種威壓下,諸天都是在劇烈的顫抖起來。

但這卻並未結束,因為聖神那巨大無比的身軀,突然在此時燃燒起來,那火焰呈現黑白二色。

嘩啦啦!

伴隨着聖神身軀的燃燒,這方世界中,突然有着水流般的聲音響起,再接着,諸天的聖者便是驚駭欲絕的發現,似乎視野所及的範圍內,都是遍佈了黑白色的洪水。

那黑白洪水的規模,比此前的混沌陰陽海,還要來得更為的龐大。

洪水席卷了混沌虛空,逼近了五大天域。

而周元則是立於五大天域之外,形成了兩者間最後的一層防線。

他的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極為的凝重,聖神如此攻勢,已是傾盡一切,祂甚至不惜傷及自身根腳神物,都要用那暴漲的神力,將這場戰鬥分出勝負。

而且,這一次,他在那滔天的黑白洪水之中,察覺到了一縷極為恐怖的神力,那一縷神力給人一種至高無上般的感覺,仿佛諸多神力,都是要弱其一籌,難以正面相抗。

“這是...一道至高神力?!”

周元心頭一震,這道傳說中的神力,乃是號稱祖龍之力,同時這也是聖神覬覦了無數年的力量,沒想到此時的聖神,竟然已是能夠強行的凝煉出一道來。

傳聞祖龍之力乃是天源界至高之力,任何力量在其面前,都唯有退縮。

“周元,若是知曉厲害,那就退開吧,讓我將你身後的諸天生靈,盡數的消融吞食!”充斥視野的浩瀚黑白洪水中,有聖神冷漠的聲音傳出。

周元沉默不語,但卻用行動回答了聖神,只見得他的身軀在此時同樣膨脹起來,最後化為神力巨影,將諸天護在了身後。

“不知死活,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吧。”

聖神冷笑出聲,而後那黑白洪流陡然傾瀉而出,與那神力巨影轟然相撞。

轟隆隆!

巨聲迴蕩天地,諸天無數生靈仰頭便是能夠見到,在那天穹之外,一道巨影獨自抵抗着那浩蕩黑白洪水,只是那黑白洪水中似是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所以在這種沖刷下,那道神力巨影竟然在漸漸的縮小着。

顯然是有些獨木難支。

而一旦那道神力巨影被破,那滅世的黑白洪水涌入諸天,必然是諸天皆滅的結果。

面對着這種絕境,諸天生靈沒有任何的辦法,他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跪伏在地,虔誠而拜。

諸天生靈的跪拜,卻並沒有讓得周元的情況變得樂觀,因為那滅世的黑白洪水內所蘊含的那一道至高力量,在不斷的消磨着周元的神力。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持續下去的話,他這神力巨影,恐怕真的會被消融殆盡。

這一道至高神力,顯然才是聖神的真正底牌。

只是讓得周元有些疑惑的是,這一道至高神力,聖神究竟是怎麼搞出來的?這種力量,唯有在真正的成為天源界第一神後,方纔有可能掌控。

即便如今的聖神完成了一次蛻變,實力前所未有的大精進,但這距離那真正的第一神,顯然還差一步。

周元在身受那一道至高神力的消磨時,也是在暗中不斷的推演,直到某一刻,他腦海中靈光一閃,終於是從那一道至高神力中,推演出了一絲似曾相識的波動。

那是...祖龍經?!

對了,聖神也曾經得到過祖龍經,還做過一些改變,給予聖族的一些天驕修煉,顯然,對於祖龍經,聖神也是極為的熟悉!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與聖神,都修煉了祖龍經!

眼下來看,聖神在祖龍經上面的造詣,比周元更深半步。

如今的周元,祖龍經同樣是修煉到了極為精深的地步,但他卻感覺自身的神力始終難以完成那最後一層的變化。

他明明有着感覺,那一步就在咫尺之間,但不論他如何的嘗試,祖龍經都無法踏入那最後的境界。

仿佛,此時的他,並不完整一般。

“不完整?”

周元陷入了無邊的思索,同時探測體內的每一處地方,他實在不明白,為何會有着這種冥冥之感。

當周元苦思冥想間,神力巨影的守護已是出現了破綻,頓時有黑白洪水在此時消融了諸天的界壁。

於是這一刻,諸天生靈皆是驚駭欲絕的見到,天穹開始破碎,黑白洪水傾瀉而下,所過之處,一切生靈,連神魂都被抹除。

無數凄厲的慘叫聲,響徹而起。

而這凄厲慘叫,也將茫然思索中的周元陡然驚醒。

他發現自己此時滿身都是冷汗,不過他的眼中,卻是多了一絲驚疑。

因為這一刻,他突然間有些明悟。

他明白那所謂的不完整感的來源了。

周元緩緩的抬起手掌,他註視着掌心,那裡明明空無一物,但卻是在他的血肉以及神魂的最深處,看見了一團黑斑。

黑斑蠕動着,似是擁有着某種獨特的生命力。

望着這黑斑,周元的眼神一時間變得極為複雜起來。

因為這黑斑,正是伴隨着周元剛出生時,聖龍之氣被剝離,其體內因此而誕生的...怨龍毒。

以往怨龍毒被周元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所消滅以及封印,之後怨龍毒似乎就沒有再出現過,然以前的周元卻並不知曉,怨龍毒是不可能被消除的,因為從某種意義而言,它也是他自身的一部分。

“我明白了...”周元輕聲自語。

聖龍氣運,本就是一部分祖龍之意所化,只是聖龍氣運想要蛻變成為祖龍之氣,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古往今來,聖龍氣運雖然罕見,但卻並非是周元獨有,可此前的那些聖龍氣運擁有者,雖然也是一時天驕,可最終皆是黯然隕落。

他們倚仗聖龍氣運,修煉順風順水,可如此反而缺少了磨練,而周元身懷聖龍氣運,出生就被剝離,甚至因此誕生了怨龍毒,受盡萬般折磨。

但他並未放棄,反而是一步步的將丟失的聖龍氣運再度的奪回,這種失而復得的聖龍氣運,在種種磨練下,遠超了前者,這也是他為何能夠成為古往今來第一個以凡人之軀成神者。

當年的那些痛苦磨難,如今來看,卻是一場最為難得的機緣。

可即便如此,聖龍氣運想要進化成為祖龍之氣,依舊還不夠。

因為,還缺少怨龍之力。

唯有聖龍與怨龍真正的結合,那個鴻溝,方纔能夠被真正的跨越!

那時候的祖龍經,才能夠修到最後的境界。

呼。

周元重重的吐了一口氣,他註視着掌心的蠕動的黑斑,然後他感覺到了周身天地開始變化,四周一切都變得黑暗下來。

他的腳下,仿佛是一面黑色的鏡子。

周元低頭,他望着鏡子中的倒映,然而詭異的是,鏡子中的倒影,竟然是一位黑衫人影,那人影有着與周元一模一樣的面孔...

“你終於記起我了麽?”鏡子中的黑衣周元,淡漠的註視着周元,語氣有些嘲弄。

周元平靜的道:“真沒想到,曾經將我折磨到痛不欲生的怨龍毒,竟然也算是我的一部分。”

“現在來說什麼一部分?不就是想要我幫你一把嗎?你難道忘記曾經的你,是想盡了多少辦法來抹除我嗎?”黑衣周元譏笑道。

“我真要死在聖神手中,你也就消失了。”周元淡淡道。

黑衣周元不置可否的道:“你以為我這種形態的生命,會在乎這些嗎?”

周元沉默。

沉默持續了片刻,黑衣周元漠然的道:“給我一個足夠的理由吧。”

周元盯着鏡子中的黑衣周元,緩緩的道:“我的理由,不是想要請你幫我去拯救諸天的生靈,而是我想請你幫我打敗聖神,因為只有如此,我才能將夭夭找回來。”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一部分,與我有着共同的情感,那麼我相信,這個理由,你不會拒絕。”

“因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周元伸出了手掌:“怨龍,我需要你。”

沉默這一次持續了許久。

整個空間仿佛都是一片死寂。

直到某一刻,腳下的黑鏡波動起來,黑色的影子緩緩的鑽出來,最後站在了周元的面前。

黑衣周元盯着周元伸出來的手掌,那充斥着冷漠,暴虐的眼瞳中,也是漸漸的變得平和。

最終,他緩緩伸出手掌,與周元握在了一起。

“將她找回來,這是你對我的承諾,記住了。”

兩人同時的走出一步,然後宛如液體般,緩緩的撞在了一起。

吼!

這一刻,黑暗中,有無盡之光爆發,龍吟聲轟然響徹,只見得兩頭古老的巨龍纏繞在一起。

兩條巨龍,一白一黑,白龍古老正統,黑龍暴虐凶狠,仿佛是雲集着世間的一切對立面。

可此時,兩者相合,最終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

而也就是在這同一瞬間,那傾瀉着滅世洪水的聖神,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不安之意,涌現心間。

那種感覺,似是滅頂之災,將要降臨。

如此預感,當年祖龍意志蘇醒時,祂曾出現過,可這一次...那種預感,似乎比之前那一次,還要來得強烈與恐怖!

混沌虛空中,那被黑白洪流消磨得已是僅有百丈左右的神力巨影中,周元緊閉的雙目,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了。

他周身原本浩瀚的神力,仿佛是在此時盡數消失一般,可他不僅沒有半點的驚慌,反而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神力巨影悄然的崩碎,前方有滅世的黑白洪水咆哮而至,在那其中,一道至高神力,蓄勢待發,欲要將周元徹底的重創。

而迎着那黑白洪水,周元面帶微笑的踏出一步,這一刻,有一道似歌吟般的洪亮聲音,於這世界間響徹而起,引得無數生靈震撼而望。

“吾有一口玄黃氣,可吞天地日月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