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虛空中,戰鬥突然間的停止了。

原本肆虐狂暴的神力風暴也是漸漸的平息,那種突兀的安寧,讓得遠去的諸天大軍一時間都有些不太適應起來。

“戰鬥結束了?!”有諸天聖者驚疑不定的問道。

金羅,蒼淵等古尊目光穿透虛空,望着那遙遠之處,然後他們便是見到了那懸浮於虛空中,釋放着億萬道的神光的神晶巨蛋。

而在巨蛋的遠處,周元的身影靜靜的立於虛空,頭顱低垂,沒有任何的動靜。

“聖神進入到蛻變期了。”金羅古尊開口說道,神情複雜,眼下聖神進入蛻變期,倒是沒時間再來追殺他們,可一旦等祂結束蛻變期,其實力將會變得更為的強大,那個時候諸天的結局似乎依舊是沒有什麼變化。

“周元那裡怎麼回事?”蒼淵有些疑惑,眼下聖神進入蛻變期,周元則是沒有半點的動靜,這似乎是顯得有些不對勁。

諸聖也是疑惑的搖頭。

“需要去看看嗎?如今他是我們諸天唯一的一位神境,眼下聖神進入蛻變期,從某種意義來說,也是一個機會。”赤姬古尊問道。

其他人眼睛倒是一亮,現在的聖神被那神力結晶覆蓋,如果能夠破壞祂的蛻變,或許會對祂造成不小的傷害。

不過從那神力結晶巨蛋散髮的神力光輝來看,他們這些聖者只要靠近,就會被神光磨滅,所以也唯有周元這等擁有着神力的存在,才有可能破壞那神力結晶。

“暫且等等吧,他先前發出的那道警告聲,也讓我感覺到一些不安。”但最終金羅古尊謹慎的搖搖頭,說道。

眾人聞言,也是點點頭,神色有些嚴肅,先前周元的最後一句警告他們聽得清楚,而且周元也不會無的放矢,他給予這般警告,必然是有原因的。

所以眼下先等一等看看情況,倒是最為的理智。

於是,諸天大軍停留於遠處,遙遙的關註着周元這邊的動靜。

不過這種情景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諸天大軍突然發現周元那垂首不動許久的身影,突然在此時顫動了起來。

然後,他緩緩的抬頭,目光轉向了諸天大軍所在的方向。

當看見周元的目光那一刻,諸天的所有強者都是宛如感覺到一股寒意自心底涌出來,讓得他們通體冰寒,滿臉的驚駭。

因為此時周元的那一對眼瞳中,充滿着混亂以及癲狂,其中再也看不見曾經絲毫的冷靜與智慧。

現在的周元,仿佛是一頭沒有神智的野獸,讓人不寒而慄。

吼!

周元張開嘴巴,爆發出一道嘶吼聲,有涎水自嘴角流淌下來,面目猙獰可怖,雙目混亂而癲狂。

轟!

他突然身影如電般的暴射而出,直撲諸天大軍而來。

蒼淵,金羅等人遍體生寒,旋即嘶聲力竭的咆哮道:“快退!快退!”

此時的周元,顯然沒有任何的理智,若是讓得他沖了過來,必然會展開一場毫不留情的殺戮。

蒼淵他們不知道周元為何會突然變成這樣,但這顯然是聖神的手筆!

諸天大軍瘋狂的撤退,道道流光四散而逃。

然而周元的速度比想象的還要恐怖,他一步之下,宛如是跨過星河般,直接是出現在了諸天大軍後方,然後一掌拍出,滾滾神力席卷,震碎星空。

金羅,蒼淵,帝龍,赤姬四位古尊毫不猶豫的爆發全力,四道聖者偉力洪流迎了上去,試圖為大軍的撤退爭取一些時間。

轟!

碰撞的霎那,四道浩瀚的聖者偉力瞬間崩潰,而四位古尊也是受到反震,身影狼狽的倒射而出,鮮血狂噴。

四人聯手,竟都是難以阻擋周元片刻。

面目猙獰的周元雙目赤紅,其中滿是混亂,癲狂,神力化為巨掌,便是要對着四位吐血而退的古尊狠狠拍下。

砰!

不過就在其巨掌將要拍下時,一頭紫金巨獸猛然撞破虛空而來,狠狠的衝撞在周元身軀上,將其撞飛了上萬里。

吼!

吞吞對着周元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試圖將其喚醒。

唰!

然而此時的周元顯然已是理智全失,他赤紅雙目盯着吞吞,腳步一跨,便是邁過萬里虛空,裹挾着滾滾神力,一拳洞穿虛空,砸向吞吞。

這一拳之神威,即便是吞吞都是感覺到了致命般的威脅。

不過它並沒有躲避,而是頑固的不斷衝著周元發出咆哮聲。

而就在神拳即將轟下時,夭夭纖細的身影出現在吞吞頭顱上,她望着那雙目充斥着混亂,癲狂的周元,美目也是變得通紅起來,大聲喊道:“周元,你醒醒啊!”

轟!

裹挾着強橫神力的神拳,於吞吞上方凝滯下來,那神拳距離夭夭,也不過百來丈的距離,恐怖的拳風宛如是颶風般的橫掃,震蕩虛空。

虛空上,那雙目赤紅的周元望着吞吞頭顱上那道倩影,眼中的混亂,癲狂一時間有些閃爍掙扎起來。

夭夭美目通紅,聲音前所未有的柔軟:“周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有解決方法的,相信我,所以,請你清醒一點!”

周元眼中的混亂,癲狂閃爍的越來越激烈了,滔天的殺意在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那懸停在虛空上的神拳,竟然又是有着動搖的跡象。

最終,周元爆發出咆哮聲,然後掉頭就對着混沌虛空深處逃竄而去。

“吞吞,快跟上他!”夭夭見狀,銀牙一咬,催促道。

吞吞立即應下,然後化為光影暴射而出,對着遠去的周元追逐而去。

在那後方,驚惶未定的諸天強者望着遠去的周元,都是癱坐下來,大口的喘氣,面色蒼白。

金羅,蒼淵,帝龍,赤姬四位古尊回到一起,他們對視一眼,皆是神情苦澀,誰能想到,作為最後希望的周元,眼下也變成了這個模樣。

“看樣子周元此次的突破,後遺症很多...之前那聖神又對他做了手腳,所以逼得他現在陷入了混亂,失去了理智。”蒼淵苦笑道。

“現在怎麼辦?”赤姬古尊嘆了一聲,道。

金羅古尊蒼老的面龐上滿是疲倦,這來回的變故,連他都是有些承受不了,最後,他只能聲音低沉的道:“先將諸天大軍帶回去吧,夭夭去追周元了,我們也管不了,只能希望她能夠喚醒周元,否則...”

他沒有再說下去,因為誰都明白其言下之意,如果周元不能回覆清醒,那諸天最後的希望也沒了,到時候,也就只能等着聖神蛻變完成,然後來將這諸天生靈滅絕吧。

諸天強者默然的望着周元遁逃的方向,最終士氣低落的盡數撤退。

這片經歷了驚天大戰的混沌虛空,則是再度的變得寂靜下來,唯有着遙遠處那神力結晶所化的巨蛋,噴灑着磅礴的神光,令得這方冰冷死寂的混沌虛空,變得格外的絢麗,璀璨。

仿佛,毀滅之前所綻放的最後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