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着神性光澤的璀璨銀河橫隔混沌虛空之間,與那散髮着不祥,神秘的無盡黑海撞擊,每一個霎那間,都是億萬次的神力交鋒。

雙方顯露自身根腳鬥法,那種層次的博弈,已經超出了諸多聖者的想象。

而雙神鬥了這麼長的時間,但勝負依舊未明,這在很多人看來,這雙神之間想要分出勝敗是極為困難之事,因為祂們間或許有一些差距,但那種差距並不足以化為勝勢。

所以,當聖神那一句話說出時,諸天聖者心頭都是猛的一顫,一股濃濃的不安之意涌上了心頭,目光死死的盯着混沌虛空間的對峙。

“祂這話是什麼意思?”帝龍古尊沉聲問道。

“虛張聲勢罷了。”金羅古尊的聲音也是變得低沉了許多。

蒼淵沉默了一下,道:“先前雙神的交鋒中,第三神並未有絲毫被壓制的跡象,祂們的層次相同,力量也相同,那聖神說祂奈何得了第三神,我是不信的!”

其他聖者聞言,也是緩緩的點頭,蒼淵所說也的確有道理,如果聖神真能夠壓制第三神,那麼也不會拖這麼久。

只是雖然這般想着,但眾人心中還是有些忐忑不安,因為對於那聖神的恐怖,諸天生靈真的是再清楚不過。

那種陰影,自遠古流傳而下,仿佛已是深入諸天生靈的骨髓,難以抹除。

而當他們這裡蘊含著忐忑的交談間,那璀璨銀河中,第三神冷漠的聲音也是傳出:“看來你是打算鬥到底了。”

深邃的無盡黑海中,聖神那巨大面目波動着,有着聖神那蘊含著莫名之意的笑聲響起。

下一刻,無盡黑海陡然席卷,化為億萬道洪流奔騰而出,宛如黑龍破空,直接是與那璀璨銀河重重相撞。

兩道浩瀚磅礴的神性撞擊,頓時濺射出億萬道神性光輝,那等光芒,照亮了諸天每一個角落。

這一次的碰撞,比此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強烈,只見得銀河與黑海皆是衝進了對方之中,然後互相瘋狂侵蝕起來。

在這種侵蝕間,黑海中,突有一道黑影緩緩的浮現出來,化為聖神的身影,祂腳踏着黑水,迎着無數銀河光輝,漫步走向銀河的最深處。

而在那裡,銀光凝聚間,第三神纖細的倩影浮現出來,她雙眸冰冷至極的盯着走來的聖神。

“聖神,再往前走,便是彼此禁區了,你若是真要鬥下去,最終你我便是兩敗俱傷,盡數沉眠。”第三神淡淡的道。

聖神面帶笑意,腳步不停。

第三神搖了搖頭,不再說話,只是在其天靈蓋處,有一顆九竅神石緩緩的升起,下一瞬,九竅皆亮,化為九道光輝對着聖神斬下。

那九竅之光,可謂是天地間最為恐怖的力量之一,當其落下時,仿佛蒼穹都是在震顫,天地間的源氣畏懼顫抖,紛紛逃離。

其聲勢之強,乃至於連聖神的腳步都是在此時停了下來,在其眉心處,那一枚幽黑的豎眼中,有黑光暴射而出。

那一道黑光,蘊含著一種極致的黑暗,天地萬物與其接觸,皆是會被那種黑暗所侵染。

九竅之光與黑目之光相撞,倒並沒有驚天動地之聲,可那附近的混沌虛空,卻是在悄無聲息間化為了巨大的空洞。

聖神神色不變,依舊一步步的走向第三神,其眉心處的黑色神目刷出道道蘊含著極致侵蝕屬性的神力,將那來自後者的九竅之光抵禦。

最終,祂站在了第三神的身前。

雙神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那兩股互相碰撞的神威,引得這混沌虛空都是震蕩起來。

這種距離,對於雙神彼此而言,皆是充滿着危險性,因為在這裡,他們都能夠對對方的根腳之物產生威脅。

正常來說,先天神靈會本能的避免這種情況,但如今聖神咄咄逼人,硬生生的將雙方逼到了這種你死我活般的對立面。

第三神眸光淡漠,其中並不見任何的畏懼,因為神性的存在,這些所謂的負面情緒根本不可能影響到祂。

在祂看來,既然聖神要選擇這種極為危險的對決,那祂自然是會奉陪到底,反正最終結局,無非便是各自重創,最終繼續沉睡罷了。

“這是你的選擇。”

第三神淡淡開口,旋即祂玉手一握,只見得那九竅神石猶如是化為流光般的落下,最後在其手中化為了一柄宛如琉璃般的長劍,長劍之上,有序的排列着九道神印,宛如竅孔一般。

第三神手持神石長劍,抬手便是對着面前的筆直刺去。

這一劍,簡單到宛如柔弱女子揮劍般,輕飄飄的不具備着任何的力道,可當這一劍刺來時,即便是強如聖神,祂的面孔首次的變得有些凝重與忌憚起來。

但祂同樣沒有躲避,黑色液體自眉心黑色神目中流淌下來,在其掌心化為了一柄黑色三叉戟,然後直接捅向了面前的第三神。

劍與三叉戟交錯而過,以一種無比簡單的姿態,但卻又裹挾着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兩股力量,刺向了對方。

時間仿佛都是在這一刻凝滯了下來。

無數人屏息靜氣。

聖神的眼瞳中倒映着九竅之劍,而就在彼此將要被重創的那一刻,祂突然的笑了笑,輕聲道:“當年被祖龍意志重創那一瞬,吾短暫的看見了未來,同時,也看見了你的破綻所在。”

“第三神,吾為此所做的謀劃,你根本無法想象,所以...你又憑什麼說,吾奈何不得你?”

望着聖神那莫名而詭異的笑容,第三神眼神愈發的冷漠冰硬憾,祂不為所動,劍鋒暴刺而下。

而也就是在雙方劍戟即將刺中對方的那一霎那,聖神面龐上的詭異笑容變得更為的濃烈了。

因為他的身軀在此時開始蠕動,其面孔也是出現了變化。

霎那不到的時間中,他的模樣以及氣息,都徹徹底底的改變了,而且,那張面孔,熟悉到讓人感到恐懼。

那...赫然是周元的面龐!

“夭夭...”祂面帶着那與周元如出一轍的笑容,輕聲呼喚。

噗!

劍與戟,刺進了雙方的神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