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周元因為在那極致的絕望中突然找尋到了一絲曙光時,那聖族天域界壁外,諸天聖者則是因為那自聖神嘴中吐出的兩個字而變得戰慄起來。

神戰!

那位聖神,打算與第三神開啟神戰了!

天源界誕生至今,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神戰,遠古時期那場滅界之戰,雖說祖龍意志出現了,但祂終歸不算是真正存在的先天神靈。

所以真要說起來,接下來的這場神戰,才是天源界破天荒的第一次。

只是,對於這種第一次,蒼淵,金羅等人其實並不太想要見證,因為他們無法承受失敗的結果。

但眼前的局面,顯然不是他們能夠掌控的,他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成為旁觀者,見證這一場前所未有的歷史。

在那無數生靈的目光註視下,第三神那絕美如白玉的容顏上,倒是依舊毫無波瀾,她深邃如星空般的眼瞳凝聚在聖神的身上,片刻後,緩緩開口。

“如你所願。”

雙神的目光對碰在這一起,這一刻,這片混沌虛空都開始在震蕩起來,有無邊雷霆,狂風,暴雨憑空而現,肆虐四方。

諸天大軍慌忙後退,不敢靠近這片區域。

而當他們退後的同時,只見得兩道神光漣漪以第三神與聖神為源頭陡然間擴散,片刻間,便是將這片混沌虛空所覆蓋。

遠遠看去,仿佛是兩座巨型法域在相撞。

只不過所有人都明白,那種力量已經超越了法域不知多少個層次,或者換個名稱,可以稱之為神域。

兩座神域撞擊,這一刻,有震耳欲聾聲響徹,聲波穿透了無垠的混沌虛空,諸天生靈皆是清晰可聞,於是心中升起無邊恐懼。

聖神望着那碰撞的神域,淡淡一笑,袖袍一揮。

只見得那神域內,突然有着無數黑光落下,四周泥土滾動而來,轉眼間,便是化為了一支黑甲大軍。

這些黑甲戰士,身軀魁梧約十丈,手持黑杖,他們一齣現便是爆發出驚天咆哮,眼中充斥着狂熱與虔誠。

“為了吾神!”

黑色洪流奔騰,毀滅一切。

在那遙遠處,金羅,蒼淵等人望着那些黑甲戰士,則是面色忍不住的有些變化,因為在他們的感知中,那些黑甲戰士個個都擁有着聖者之力,如此匯聚成大軍,沖殺之下,簡直足以橫掃諸天。

金羅古尊蒼老面龐佈滿着凝重,道:“這是黑甲神士,乃是聖神以神性所點化,其神智與我們一般無二,不畏死亡,只是他們只能存在於神域之中,遠古那場大戰,不知有多少聖者死於其手。”

蒼淵,帝龍,赤姬三位古尊面色也是有些晦暗,似是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這就是神靈的力量,聖者偉力與其相比,宛如螢火與皓月。”蒼淵苦澀的道。

遠古那場滅界之戰,雖然看似很慘烈,但其實更多的是那位聖神在戲耍而已,如果那個時候他願意的話,整個諸天的力量加起來都不夠他玩。

若非最後聖神殺戮太盛,引得祖龍意志蘇醒,恐怕諸天早就慘慘落敗。

當他們在這裡苦澀暗嘆間,那第三神也是有了動作,只見得其纖細玉指落下,琉璃之光傾灑。

頓時大地上有無數銀甲人影浮現而出,這些銀甲人影身軀纖細,窈窕,手持長劍,臉頰處覆有面具。

只不過在她們的身上,也皆是升騰着浩瀚強悍的氣息,不亞於聖者。

顯然,聖神這般手段,第三神也會。

於是,兩支黑白神士大軍咆哮而過,宛如兩股涇渭分明的洪流,在那兩座神域之間沖殺,碰撞而起。

黑白洪流撞擊,那最前方的黑甲白甲神士,直接是在瞬間被衝垮,支離破碎,那一幕看得雙方的聖者皆是眼皮子急跳,畢竟要知道,那些神士所擁有的力量,並不遜色於聖者,然而眼下在這裡,卻只不過是炮灰而已。

這就是神戰,酷烈無比。

而當黑白洪流衝撞的同時,那兩座神域中,一方有黑色大日升騰而起,然後燃燒着黑色神炎,轟然而墜,而另外一方,則是虛空被撕裂,一艘艘銀甲光舟破空而出,裹挾着攪動混沌虛空的神力,與那黑色大日相撞。

轟轟!

混沌虛空都是在這種程度的交戰下開始碎裂,這一刻諸天所有生靈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間的源氣變得極為的暴躁起來。

神靈之戰,舉手投足,都是真正的毀天滅地。

這等戰鬥,看得蒼淵,金羅等人倒是緊張萬分,可那身為主角的聖神與第三神,則是神色淡漠,仿佛只是一道開胃小菜而已。

“第三神雖然蘇醒不久,但這神力倒是掌控得不錯。”聖神望着兩座碰撞的神域,然後贊嘆出聲。

“你也不差,不愧是第二神。”第三神言語淡漠。

聖神含笑,下一刻,祂的身軀在此時開始分解,化為無數黑色的光流升起,熟悉之間,黑色洪流奔騰於天地,宛如無盡黑海,足以吞沒世間一切物質。

“第三神,要玩,就玩大點吧,想要護住這諸天生靈,還得看你繼承了祖龍幾分本事!”黑海自混沌間翻滾,而其中顯露出了一張巨大的漠然面孔,正是聖神。

第三神望着那座翻滾黑海,紅唇微啟,緩緩道:“無盡黑海。”

在那天地未開時,有一先天神靈物質,其於混沌間顯化出一片沒有盡頭的黑海,黑海翻涌,擁有着吞沒一切物質之力。

而聖神的跟腳所在,便是那座無盡黑海。

如今聖神顯化黑海,這顯然不是打算隨意的試探,而是要真正的開啟神靈的手段。

第三神那纖細玲瓏的嬌軀,在此時開始漸漸的散髮出璀璨銀光,銀色的粒子升騰起來,最後仿佛是化為了一條橫跨天域的浩瀚銀河。

而在那銀河的最中央處,則是可見一顆身有九竅,顯得晶瑩剔透的神石若隱若現,釋放着無盡神力。

金羅等人望着這一幕,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了一種顫慄感於神魂深處涌現而出,那仿佛是一種低層次生物對高層次生物的一種本能畏懼。

這一刻,諸天大軍再度慌忙撤退。

而那聖族天域內,太彌等古聖也是面色凝重,因為他們更為的清楚,聖神顯露根腳鬥法,這是在傾盡全力,畢竟上一次聖神顯露根腳,還是在面對着那祖龍意志的時候。

對於這位第三神,聖神顯然未曾輕視。

黑海與銀河盤踞混沌虛空間,下一瞬,雙方也未曾言語,直接是滾滾席卷而出,碾碎虛空,轟然相撞。

狂暴的氣浪橫掃,穿透無垠虛空,直接是在諸天中引起了風暴肆虐。

諸天的氣象都在此時被攪亂了。

黑海與銀河在那瞬息間,交碰了億萬次,那是神性之間的碰撞,畢竟唯有神性,方可磨滅神性。

雙方此時鬥法,皆是在以神性對抗神性,其中凶險與激烈,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轟!

橫跨百萬里的黑海與銀河在某次的撞擊下,突然盡數的破碎開來,進而分化為億萬道流光,直接是灑向了無垠的混沌虛空以及諸天之中。

轟轟!

而這些黑銀色的流光落進無數小空間以及諸天內,頓時化為聖神與第三神的身影,然後攪動着磅礴神力,激戰在一起。

這一瞬,諸天以及混沌虛空的各處,都是有着雙神戰鬥的身影。

分化萬千!

如此手段,看得諸天與聖族的聖者都是有些瞠目結舌,這種層次的戰鬥,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雙神的交鋒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似是一瞬,又似是數月。

只是那響徹諸天的轟鳴聲,卻沒有一刻停歇過。

“這種戰鬥,將會持續多久?”最終,蒼淵忍不住的開口問道,這種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在這裡乾等着結果的舉動,實在是折磨人。

金羅古尊蒼老面龐上的皺紋如山丘般的起伏,緩緩道:“如果我猜測不差的話,眼下的神戰,雙神都是在不斷的試探中,逐漸的接近對方的本命物質。”

帝龍,赤姬古尊眼神皆是一閃,所謂的本命物質,恐怕就是指第三神的那九竅神石以及聖神那一汪無盡黑海了。

“至於孰勝孰敗,這真不是我們這種層次能夠窺探的,所以不用多想了,靜待結果吧,如果第三神真是不敵,那隻能說是我諸天氣運已盡。”金羅古尊嘆了一聲,道。

其他聖者只能苦笑,然後點頭。

不過,就在雙方的聖者皆是在苦等着結果時,那混沌虛空中,忽有浩瀚銀光與黑光閃現而出,下一瞬,銀河與黑海撞擊在一起,互相侵蝕,蠶食。

銀河中,有第三神淡漠冷冽的聲音傳出:“聖神,雖然你執掌第二序列之力,神力比吾更強一分,但你想要滅我,卻是過於的異想天開了。”

“你我之戰,真要鬥下去,恐怕就算是糾纏百年,都難有勝負。”

那黑海之中,聖神巨大的面目顯露而出,祂笑着回道:“第三神想要說什麼?”

“你我各自都奈何不得,那就罷手吧,你也收斂你那妄圖晉升第一序列的野心,這天源界,諸天與聖族,依舊各行其道吧。”第三神漠然回道。

諸天的聖者聞言,一時間面色也是有些複雜,但更多的人還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如果真能夠維持這種局面的話,倒也算是一個結果了。

最起碼諸天有了第三神守護,倒不用再如以往那般懼怕聖族。

無盡黑海在翻滾,捲起滔天巨浪,而其中,則是陷入了短暫的寂靜,之後,那黑海上的聖神面目,突然發出了一聲輕笑。

那聖神面目註視着浩瀚銀河,祂似是看見了最深處的那九竅神石,深邃幽黑的神瞳中,流露處了一絲詭異的笑意。

下一刻,祂的聲音,於這諸天中響起。

“第三神,有一句話,你可能說錯了...”

“你覺得吾,真的奈何不得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