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邁步於空間漩渦中,許久後,他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在那前方,是深邃到讓人感到恐懼的黑暗。

黑暗深處,盤踞着一道如淵如獄般的意志,那道意志散髮着一種連聖者都為之顫慄的威壓,那是如第三神一般的神威。

這正是聖神的一道意志。

這道意志侵染着蒼玄天,是蒼玄天這數萬載沒落的罪魁禍首。

之前周元曾經來到此處,但面對着那聖神扭曲的意志,他根本不敢踏足,因為他明白,即便只是聖神的一道意志,那也並非是什麼尋常聖者可以抗衡的,只要他敢進入,必然會被那道意志所侵蝕。

這種地方,就算是四位古尊,也未必敢深入其中。

不過此前畏懼,那是心有所依,如今的周元,卻是再無畏懼。

“聖神意志麽...”

周元喃喃自語,他盯着那深邃而扭曲的黑暗,在那其中,似乎是有着一道充滿着惡意的波動在漸漸的升起。

這是那道聖神意志感覺到了周元的戰意與決心。

周元眼中有森寒之意凝聚而起,旋即他手掌一抬,蘊含著絕神咒毒的黑色光球自掌心升起。

在那遠古時期,聖神欲要滅絕世間生靈,最終引得祖龍殘留意志蘇醒將其擊傷繼而陷入無盡黑暗中沉眠。

在那數萬載歲月的黑暗沉眠中,聖神飽受祖龍意志之力的摧殘,折磨,其中誕生了無盡的痛苦。

最後聖神熬了下來,祂將祖龍意志之力剝離而出,再將祂這數萬載所承受的扭曲,痛苦,惡念盡數的與之相融,於是,就形成了這一道絕神咒毒。

所以這道絕神咒毒中,不僅蘊含著祖龍意志之力,還有着聖神的諸多惡念,兩者融合,可謂是這世間亘古未有的第一毒。

此毒,可絕神。

“這是你的本體搗鼓出來的,也讓你這一道意志來嘗嘗味道吧。”周元淡笑一聲,旋即眼神變得決然起來。

他屈指一彈,黑色光球飛了出去,直接是落向了那扭曲的黑暗之中。

與此同時,他以天主的力量,將此處盡數的封閉,仿若黑暗囚牢,不可進不可出。

蘊含著絕神咒毒的黑色光球落入那扭曲黑暗中,這片空間仿佛都是在此時陡然的凝滯了下來。

數息後,周元感覺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扭曲惡毒力量如火山般的噴發出來,那股力量,即便他未曾踏入其中,也依舊是感覺到自身的神魂在震顫,那是一種出自本能,無法遏制的恐懼。

而此處因為聖神意志的侵染,本就陷入了一種極度的黑暗中,可隨着那絕神咒毒的爆發,這裡的黑暗更為的濃烈了,宛如是化不開的墨一般。

絕神咒毒爆發,首當其衝的便是盤踞於此的那一道聖神意志。

兩者接觸,那股深邃如淵般的聖神意志頓時爆發出了極大的震動,黑暗中,有一股蘊含著暴怒的波動散髮開來。

“螻蟻,爾敢!”

黑暗中,似是有一道充滿着惡念的目光投向了立於黑暗邊緣處的周元。

不過,周元未曾踏入黑暗中,聖神意志也受到了桎梏,無法對其出手,當然更重要的是,眼前那爆發的絕神咒毒,讓得這一道聖神意志感到了極為強烈的危機。

“這是何物?為何會有一股熟悉的力量?”

無盡黑暗中,有一張巨大的面目凝聚而現,祂註視着那爆發的絕神咒毒,發出了驚疑的低語聲。

不過這一道聖神意志早年就被分離,而聖神陷入沉眠,自然沒有信息傳來,所以祂也難以知曉,眼前這道絕神咒毒,竟是出自其本體之手。

但這並不妨礙這一道聖神意志感覺到了致命的危機,於是祂不敢有絲毫的懈怠,那巨大面目張開了巨嘴,下一刻有充滿着無窮惡念的粘稠洪流傾瀉而出,與那絕神咒毒相撞。

嗤嗤!

黑暗之中,兩大恐怖之物對碰在了一起,卻並沒有任何驚天巨聲,唯有一種互相侵蝕的細微聲音在黑暗中傳開。

而正是這種無聲間的侵蝕,消磨,方纔顯得尤為的恐怖。

周元感受着黑暗深處的兩股力量互相侵蝕,不過他並未急着插入這兩大恐怖之物間的戰鬥,而是於黑暗邊緣盤坐下來。

現在兩股力量都處於全盛時期,以他這實力此時闖了進去,頃刻間就會被消融,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等待兩股力量在互相的消耗中變得疲弱下來,那時候,他才有可能找尋到那可貴的一線生機。

...

而當周元如獵人般於黑暗邊緣處盤坐,耐心的靜待着時機來到時,那由第三神所率領的諸天大軍,也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虛空穿行後,抵達到了聖族四大天域的界壁之外。

不過不出所料,此時四大天域的界壁皆是閉攏,隱約可見四面巨大的黑色旗幟,旗幟遮天蔽日,仿佛是四面浩瀚黑幕,將四大天域的界壁所覆蓋。

而若是仔細看去的話,則是能夠見到,在那四面旗幟之上,似乎是有着一道看不清模樣,但卻給人一種無限恐懼之感的人影。

那道人影端坐於黑金色的王座上,面龐模糊,可那一對睥睨漠然的眼神,裹挾着滔滔神威,肆虐天地。

金羅古尊等諸多聖者望着那四面黑色旗幟,皆是眼中有着驚懼之色涌動,從那旗幟上面的神威來看,這顯然是出自聖神之手。

顯然,那位聖神雖然未曾蘇醒,但卻同樣是留了一些後手。

金羅古尊上前,望着面前那道時刻都散髮着浩瀚神威的倩影,恭聲道:“第三神大人,看來聖族是早有準備啊。”

第三神淡漠如星空般的眼瞳凝視着那四面古老旗幟,道:“四面沾染了聖神之血的神旗,那聖神倒是捨得,這是想要盡可能的拖延一些時間吧。”

她搖了搖頭,也未曾多說什麼,只是伸出芊芊玉指,指尖似有神光綻放,下一瞬,有四道火苗自指尖落下。

那四道火苗,色澤皆是不同,呈現赤,黑,白,金四色,火苗迎風暴漲,便是化為四條火龍從天而降,直接是落向了那四面神旗所在。

此為四色神火。

呼呼!

四道神火之龍降落,天地間的一切都在被焚滅,而那四面神旗也是震動起來,滾動間噴吐出滾滾黑光,遮天蔽日,與神火之龍糾纏。

那所引起的源氣震蕩,直接波及諸天。

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那神火之龍有第三神源源不斷的浩瀚神力支撐,而那神旗則是無本之源,所以隨着時間的推移,神旗之上那道散髮着神威的模糊神影,也是有着淡化的跡象。

顯然,這被徹底焚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而當第三神在逐步的破壞四面神旗時,在那聖祖天內,聖山之巔。

如今聖族僅存的四位古聖,皆是面色凝重的抬頭望着虛空外,他們能夠見到四面神旗在節節敗退。

“神旗恐怕堅持不了太久的時間。”天斬古聖聲音低沉,宛如雷鳴。

南冥古聖,天獸古聖的目光投向了前方的太彌古聖,道:“太彌,該下決斷了。”

太彌古聖雙目微閉,沉默了十數息,然後睜開雙眼,道:“都準備好了嗎?”

其他三位古聖皆是點頭。

呼。

太彌古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眼中掠過決然之色,森寒之聲響起,帶起了濃郁到近乎粘稠的血腥之氣。

“那就動手吧,獻祭聖冥天,聖靈天內的所有族人,令其血氣歸祖,召喚吾神,徹底蘇醒!”

“我相信為了吾族的未來,他們定然是願意犧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