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羅,帝龍,赤姬三位古尊趕到這座狼藉的空間所在時,已是數日之後。

“見過第三神!”

琉璃山頂,三位古尊先是看了一眼那被鎮殺凝固於山中的掌雷古聖,然後不敢怠慢,面色鄭重的對着眼前那位白裙第三神行禮。

他們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眼前之人與此前的變化。

以往的夭夭,雖然性格也是有些淡泊清冷,但終歸還是有一種人的感覺,然而眼前這位,卻只讓人覺得不敢接近的恐懼。

這般存在,似熊熊烈日,又似無底黑洞,只要靠近,都將會將自身所融化,吞噬。

就算是金羅古尊他們這等閱歷的巔峰強者,都是第一次如此的接近一位先天神靈,而只有接近了,他們才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雙方之間那種如鴻溝般的差距。

這讓得三人對視一眼,皆是有些苦澀,原來,先天神靈竟然真的強到這種根本連觸及都難以達到的程度嗎?

金羅古尊心中暗嘆,旋即他的目光瞟了一眼不遠處,在那裡是周元的身影,不過此時的後者如石像般的坐在那裡,那股黯然之感,即便是隔着遠遠的都能夠感覺到。

對此,金羅古尊只能一聲嘆息,對於周元,他倒是極為的看好,這位年輕人的潛力非同凡響,未來必然能夠達到與他們相同的地步,可沒辦法,諸天需要第三神...

也只有第三神,才能夠拯救諸天無數生靈。

白裙飄動的第三神,淡漠的眼瞳掃了一眼面前的三位古尊,突然目光停留在了帝龍古尊身上,緩緩道:“是你曾有煉化我的念頭?”

帝龍古尊聞言,面色頓時一變,他倒是沒想到眼前這一位竟然連那久遠之事都知曉,不過面對着那漠然俯瞰的目光,他不敢否認,只能恭敬的道:“以往是我目光短淺,若是第三神有責怪之處,我願一力承擔。”

如今第三神已經完全覺醒,她就是諸天的希望,如果此時她要翻這些舊賬,那麼帝龍古尊就準備盡數的抗下來,哪怕真的被其一掌滅殺,只要能夠換得她去對付聖族,那他就死得有價值。

金羅古尊與赤姬古尊眼中掠過一絲焦急,但這個時候,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免得激怒第三神,當即只能垂首。

第三神淡漠的目光盯着帝龍古尊,那如白玉般的小手,緩緩的抬起,看似不帶絲毫煙火氣,可卻瞬間令得眼前三位古尊都心驚肉跳起來。

不過好在讓得三位古尊最懼怕的事情並未發生,那第三神玉手落在了一旁祖饕的鱗甲上,道:“命先留着吧,吾秉承祖龍意志而生,但祖龍的守護之意,跟吾卻沒什麼關係。”

聽到此話,三位古尊心頭頓時一沉,這一位,莫非不願為了諸天去與聖神抗衡嗎?若是如此,諸天還有什麼希望?

“不過吾自會與聖神交手,倒不是因為你這諸天生靈,而是當祂蘇醒後,為了晉升第一序列,必然會與我為敵,吾與祂之間,本就不能共存。”

而就在三位古尊驚慌間,那第三神下一句話,倒是讓得他們如釋重負,不管第三神是因為什麼原因出手,只要能夠去對付聖神,那就是最好的事!

“我諸天生靈,定會全力支持第三神!”金羅古尊不顧背上驚出的冷汗,趕緊表態。

赤姬古尊則是小心的問道:“如今第三神先聖神一步蘇醒,我等要不趁此先反攻聖族天域?剪除其羽翼?”

第三神淡淡點頭。

三位古尊見狀,頓時大喜,眼中甚至有些激動浮現出來,多少年了,諸天被聖族壓制了多少年?然而如今,諸天竟然還有機會反攻聖族天域,這當真是以往不可想象之事。

雖所這有些狐假虎威,但只要能夠解決聖族這個巨大威脅,他們可不在乎這一點。

“我等立即去做安排,爭取在最快的時間展開反攻。”金羅古尊連忙道。

第三神再度頷首,旋即她玉手抬起,突然有着一顆黑色光球自掌心間緩緩升起,那光球之內,有一種極為扭曲,惡毒的力量在散髮出來。

三位古尊感受到那種扭曲力量,紛紛退後了一步,面色有些駭然,因為在那一刻,他們感覺自身的聖者偉力仿佛是有着消融的跡象。

眼前這黑色光球內,顯然充斥着一種恐怖到極致的扭曲,邪惡之力。

“第三神,這是...”三人不敢接近,皆是小心問道。

“此為絕神咒毒,之前聖神以此來侵蝕我,倒是加快了我的覺醒速度,如今此毒被我驅逐,但想要化解,卻是需要不短的時日。”

“而想要化解此毒,還需一方真正隔絕天地之處,否則此毒一旦爆發,整個天域都得被其侵蝕毀滅。”

第三神言語淡漠,旋即盯着三位古尊,道:“你們找個適合的地方,先將此毒封閉,待以後吾再來將其化解。”

金羅古尊三人聞言,頓時面露難色,眼前這絕神咒毒連第三神都感到有些棘手,顯然是個燙手山芋,這若是在封閉的時候出了什麼意外,那無疑會是一場天大的災難。

可如今在第三神那淡漠的目光下,他們也不能不接,一時間不由得有些進退兩難。

不過,就在他們有些不知如何應對時,突然有聲音突兀的插來:“這絕神咒毒,交給我來安置吧。”

金羅古尊三人有些驚愕的轉頭,只見得那周元不知何時出現,面容平靜的望着他們以及第三神。

“周元,你要將此物安置到何處去?”後面趕來的蒼淵連忙問道。

“蒼玄天天域最深處,那裡本就被聖神污染,有其一縷意志殘存,我打算將絕神咒毒安置進去,順便借助咒毒的力量,將聖神那侵染蒼玄天的一縷意志抹除。”周元說道。

金羅古尊等人聞言,若有所思,他們倒是知曉蒼玄天的缺陷所在,如果真能借助咒毒的歷練將其解決,倒是皆大歡喜。

不過蒼淵卻是面色凝重的道:“周元,你這是在玩火,不論是那聖神意志還是絕神咒毒,稍稍有些脫離掌控,你就首當其衝,必死無疑。”

金羅古尊三人默然,那絕神咒毒連第三神一時半會都無法解決,而他們更是不敢接手,可見其危險性,眼下周元突然主動接過,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存了死志?

是因為,夭夭的離去以及第三神的蘇醒嗎?

周元迎着他們的目光,道:“諸位,我的提議,是解決這絕神咒毒的最好辦法。”

他的聲音雖然平靜,但其中所蘊含的堅決,卻是讓得蒼淵都是無法再開口勸說。

於是,他們的目光,最後只能投向了第三神。

而此時,第三神那漠然的眼瞳在盯着周元,後者也是眼神平靜如一汪沒有生機的幽潭般與其對視。

半晌後,第三神玉手一抬,蘊含著絕神咒毒的黑色光球飄向了周元,淡漠嗓音響起。

“給你。”

一旁的蒼淵眼露悲意,而金羅古尊三人也是暗自嘆了一口氣,這第三神沒有絲毫的猶豫,顯然,即便是對着周元這個曾經最親密的人,她也是不再具備哪怕一絲一毫的情感。

如今他們算是徹底的確定,眼前之人,是真正的第三神,與以往的那個夭夭,再無任何的關係。